暖姝小說 >  秦君臨蘇韻 >   第15章

-老人麵色慘白,臉上的皺紋就像是枯樹皮一般乾枯褶皺,他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,雙目渙散,氣息微弱。

秦君臨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。

他的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那個和藹可親的老人。

每次來蘇家的時候,蘇老爺子都會滿臉笑意的看著他,逢年過節都會給秦君臨報個大.大的紅包。

秦君臨來到蘇老爺子的身前,輕聲喚道:“蘇爺爺......”

蘇老爺子冇有任何反應,依舊是雙目渙散的盯著天花板。

秦君臨又叫了幾聲,蘇老爺子有了反應,他艱難的轉過身,看向秦君臨,呆滯的眼神中浮現出些許色彩。

“君......君臨?”

“你......你回來了?”

蘇老爺子聲音沙啞的說道。

秦君臨緊握蘇老爺子的手,回答道:“是我,我回來了。”

蘇老爺子張了張嘴,冇有說出話來,眼神又開始變的渙散起來。

蘇韻滿臉悲傷,詢問道:“君臨,你能救救我爺爺嗎?”

秦君臨點了點頭,四下環顧,最後將視線放在一個香爐上。

他眉頭一皺,來到那個香爐前,然後拿起聞了聞。

秦君臨瞬間明白了蘇老爺子因何犯病。

“這個香爐是誰送的?”

秦君臨拿起香爐問道。

蘇文臨一愣,回答道:“這個香爐是我在老爺子壽辰時送的,君臨,這香爐是有什麼問題嗎?”

秦君臨點頭說道:“蘇爺爺之所以會患病,和這個香爐脫不開乾係。”

“這個香爐中所焚之香,含有劇毒,但是並不會立刻發作,長時間吸入,毒素會在體內積累,最後癱瘓在床,癡傻失憶。”

蘇文臨瞬間楞在了原地。

“我怎麼可能會害我爸啊!君臨,你是不是搞錯了?”

秦君臨將香爐放在桌子上,說道:“蘇叔叔,你被人算計了,問題所在不是香爐,而是香爐所焚之香。”

就在這個時候,秦君臨突然轉過身,將視線停留在窗戶處。

有人在那裡偷聽!

秦君臨嘴角揚起一抹冷笑,並未打草驚蛇。

他漫不經心的衝著蘇文臨說道:“蘇叔叔,當務之急,是要將蘇爺爺治好,至於是誰暗中作祟,等蘇爺爺醒後自然會知曉。”

秦君臨從口袋中拿出隨身攜帶的銀針,剛想施展鍼灸之法,蘇文成就帶著蘇家人趕了進來。

“住手!你在做什麼!”

蘇文成連忙上前阻止秦君臨施針。

蘇韻連忙爛在蘇文成麵前,說道:“大伯!君臨正在給爺爺治病!”

蘇文成一把將蘇韻推到一邊。

蘇韻一個趔趄摔倒在地。

秦君臨將手上最後銀針輕輕插在蘇老爺子的身上,然後緩緩轉過身,冰冷的眸子在蘇文成身上閃過。

蘇文成心中一寒,一股不好的預感從他心底浮現。

秦君臨來到蘇文成麵前。

蘇文成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你......你想要乾什麼?”

秦君臨冇有任何猶豫抬起手,一巴掌狠狠的扇在蘇文成的臉上。

隻聽啪的一聲,蘇文成竟然被這一巴掌扇的倒飛了出去。

蘇文成隻感覺大腦嗡嗡的,耳邊聽不到任何聲音,除吃之外,他感覺喉嚨一陣腥甜,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唾沫。

隻見,鮮血混雜著牙齒被他吐了出來。

下一刻,蘇文成的七竅竟然緩緩往外躺著猩紅的鮮血。

“若不是看在你是韻兒大伯的份上,你早就已經是一句屍體了。”

秦君臨冷漠轉身,將蘇韻兒輕輕扶起,柔聲問道:“韻兒,你冇事吧?”

蘇韻衝著秦君臨搖了搖頭。

她知道,秦君臨剛剛是為自己出頭。

蘇文成癱倒在地半晌才站起身來,直到現在,他還是眼冒金星。

他看向秦君臨所在的方向,眼神中充滿了惡毒之色。

然後在其他人的攙扶下離開了這裡。

秦君臨來到蘇老爺子身前,將他身上的銀針取下。

冇過一會,蘇老爺子緩緩睜開了眼睛。

他那原本呆滯的眼神充滿了神采,慘白的臉色也漸漸紅潤起來。

很快,蘇老爺子就徹底甦醒了過來。

他有些茫然的環顧四周。

蘇韻情緒激動一頭栽入蘇老爺子懷中,聲音有些哽咽的喊道:“爺爺!”

蘇老爺子顫抖的伸出手,輕輕撫摸蘇韻的秀髮,長時間的臥床,讓他的肌肉有些萎縮。

他將視線放在秦君臨眼神。

蘇老爺子的眼神開始發生變化,從一開始的茫然,到疑惑,再到震驚。

他用著顫抖的聲音說道:“你......你是小臨?!”

秦君臨微微一笑,說道:“蘇爺爺,是我。”

蘇老爺子滿臉震驚的看著秦君臨,驚聲說道:“你......你冇死?”

秦君臨搖了搖頭,回答道:“冇有,蘇爺爺,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”

蘇老爺子這才發現自己能動了。

“我的病好了?”

蘇韻起身衝著蘇老爺子說道:“對啊!爺爺,是君臨救了你!”

片刻後,蘇老爺子已經能夠坐起來說話了。

秦君臨向蘇老爺子講述他患病的原因,當他得知有人暗算他,他顯得非常憤怒。

“這蘇家,到底是誰要害我!”

蘇文臨見自己父親恢複也是滿心歡喜。

“爸,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。”

因為香爐是蘇文臨買回來的,所以,第一個懷疑對象一定是他。

蘇老爺子十分憤怒的說道:“我知道不是你,你什麼品性,我這個做爸的再清楚不過了!”

“這件事多虧小臨了,要不是他的話,恐怕我這把老骨頭就......”

秦君臨擺了擺手,說道:“蘇爺爺,你我之間就不要說什麼謝不謝的了。”

“至於是誰下的毒,我心裡已經有了個大概。”

“不過,現在還不是對他動手的時候。”

蘇老爺子詢問道:“是誰?”

秦君臨將自己心中的猜測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蘇老爺子。

蘇老爺子聽罷,勃然大怒。

“我還真是養了一頭狼在身邊!文臨,你現在去把你哥哥叫來!”

秦君臨連忙製止道:“蘇爺爺,這件事情不能著急,凡事要講個證據,等我們有切確的證據之後在找他算賬也不遲。”

“而且,我懷疑,這件事情不止有蘇文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