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秦君臨蘇韻 >   第7章

-如果秦君臨冇有記錯的話,這個米瑤是一個美女總裁。

不得不說,他師父們的眼光還是挺毒到的。

米瑤在說這話的時候,低垂眼眸,緊握玉手。

剛剛秦君臨殺人的場景不斷在她腦海中浮現。

她長這麼大,還從未見過如此冷酷殘忍之人。

可是為了家族,為了爺爺,她必須要這麼做,哪怕是今天秦君臨對她做什麼,她也是不會拒絕的。

秦君臨看著米瑤,說道:“我可以救你爺爺,至於你我之間的婚約,能推則推。”

大師父說了,這七門婚事對他來說至關重要。

他大師父可是夏國國師,通曉古今,對於未發生的事情也是未雨綢繆。

再說了,他的七位師父對秦君臨來說就是他的再生父母。

他不可能去忤逆師父所交代的事情和話。

米瑤驚訝的抬起頭,不可置信的看著秦君臨。

她原本以為秦君臨會當場同意於她成婚......畢竟以她的容貌和身材那可是無數男人惦記的存在!

可現在......

“多謝秦先生了。”

秦君臨微微點頭,冇有再說什麼。

很快,秦君臨來到帝居,開了一個新的房間,小心翼翼的抱著秦夢璿進入其中,然後輕輕的將其放在床上。

看著自己妹妹臉上猩紅的手掌印,秦君臨眼神中儘是憤怒之色。

從小到大,妹妹就是掌上明珠,何曾受過如此委屈!

哪怕是殺了王麟將王銘豪削成人彘他也不解氣。

米瑤安靜的站在一邊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秦君臨緩緩伸出手,輕輕在秦夢璿的臉上輕輕撫摸,眼眸中流露出溫柔之色。

這一幕,被米瑤看在眼裡。

她看不透這個長相清秀的男人,冷漠柔情,這兩種反差的性格都在他的身上體現。

秦君臨吩咐下人好生照料秦夢璿,然後起身衝著米瑤說道:“你等我一下,我去去就回。”

米瑤連連點頭。

......

秦君臨來到蘇韻房門前,緩緩推開,偌大豪華的房間內,蘇韻安靜的躺在床上,聽到有人開門,她猛然驚醒,見到是秦君臨之後長長舒了一口氣。

“君臨,你回來了。”

秦君臨點了點頭,坐在蘇韻旁邊。

蘇韻低垂眼眸,不敢去看秦君臨,這個時候帝居的服務員敲響房門。

“進來。”

服務員推著一輛餐車進入房間。

秦君臨滿目柔情看著蘇韻,說道:“韻兒,你餓了吧?我準備了一些飯菜,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。”

說著拿起餐具,親手餵給蘇韻吃。

蘇韻被秦君臨溫柔所感動。

十年過去了,秦君臨依舊是那個寵她,疼她的秦君臨。

秦君臨一勺一勺的喂著,蘇韻小口小口的吃著,畫麵溫馨有愛。

“韻兒,這些年委屈你了。”

蘇韻微微搖了搖頭,回答道:“不委屈,隻要君臨你能活著,哪怕是讓我去死我也願意。”

秦君臨伸出修長的食指,輕輕抵在蘇韻的朱唇上。

“傻丫頭,不要說這樣的話。”

蘇韻滿心甜蜜,輕聲嗯了一聲,她又問道:“君臨......蘇家......”

秦君臨衝著她微微一笑,說道:“有我在。”

這三個字帶給了蘇韻極大的安全感。

就在這個時候,房門突然被推開,米瑤匆匆的趕了進來,眼眸含淚,俏臉上僅是驚慌之色。

“秦先生,我爺爺......我爺爺快不行了。”

秦君臨手上動作一滯,將餐具放在餐車上,然後站起身。

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蘇韻點了點頭。

秦君臨和米瑤並肩走出了房間。

蘇韻看著兩個人離開的背影,美眸中僅是落寞之色。

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臉上的繃帶。

......

“米小姐,你爺爺現在在什麼地方?”

秦君臨問道。

“長陵市第一醫院。”

通過詢問得知,米瑤家族的根是長陵的,但是家族發展太過迅速,所以就舉族前往了帝都。

這次回來,也是米老爺子的意思,他希望死後也能落葉歸根。

此刻,米瑤梨花帶雨,楚楚可憐。

秦君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說道:“彆著急,有我在,你爺爺不會出事的。”

米瑤點了點頭,她其實也是抱著病急亂投醫來尋找秦君臨的。

因為,她爺爺曾經和她說過,秦君臨的師父是有大本事的人,能夠讓人起死回生。

於此同時,長陵市第一醫院。

一間手術室內,七八個人圍在手術檯前,滿臉焦急的看著躺在床上的老者。

老者帶著呼吸罩,麵色慘白,氣息進少出多,奄奄一息,一邊的心電圖也是起起伏伏。

醫生衝著老者的家屬,歎了一口氣,然後微微搖了搖頭。

“你們有什麼話,就儘快對老爺子說吧。”

此話一出,周圍所有人哭成一團。

一箇中年男人連忙上前,緊緊的握著老者的手,說道:“爸!你不能就這麼走了啊!米家還需要你啊!”

老者艱難的睜開眼睛,環顧四周,在人群中尋找著米瑤的身影。

中年男人猛地站起身,來到另一個男人麵前一把薅住對方脖領,厲聲說道:“要不是米瑤非要帶爸來長陵的話,爸最少能夠堅持幾個月!”

說話的中年男人名叫米仲陽是米瑤的二叔。

而被米仲陽薅著脖領的則是米瑤的父親,米鴻文。

米鴻文滿臉痛苦,悔不當初。

米仲陽還在一邊嚷嚷道:“你們就仗著老爺子寵愛米瑤!如此折騰他老人家!簡直是不孝!”

米鴻文冇有說話,米仲陽惡狠狠的看了一眼米鴻文,然後鬆開衣領,憤怒的離開手術室。

米仲陽剛剛出來,一個二十左右歲的公子哥就迎了上來。

“爸,爺爺他怎麼樣了?”

米仲陽冷哼一聲,說道:“放心,神仙來了都救不了那個糟老頭子。”

米寧傑麵露喜色,連忙問道:“那......那家主之位......”

米仲陽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,說道:“兒子,你放心,這家主之位一定是你爸我的,米瑤那個小丫頭怎麼能夠鬥得過我們?”

“我已經聯絡了長陵孫家,有了他們的幫忙,米瑤的生意定然會一落千丈!”

話音一落,一箇中年男人朝著兩人走來。

“說曹操,曹操到。”

米仲陽連忙相迎,“孫老弟!您來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