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無道神情焦急,連忙解釋道:“皎月仙大人,當時的情勢很複雜,我也有難言之隱,並非是我對南心冷漠。”

皎月仙如星般的眸中閃過一抹厭惡與煩躁,淡淡道:“儘管我也猜到了,武皇對你有所算計,但是你都冇有太猶豫,就突然朝南心出手的事情,也實在是令我感到卑鄙。”

“從這件事上,可以看得出來,你不愛南心,不是真心,既然不是真心,那又何必繼續欺騙她的善良,騙她的感情?當我不存在嗎?”

葉無道無奈道:“她是我師妹,何談什麼感情,唯有親情。”

“既是親情,那你還是回去吧。”皎月仙道:“南心在我這裡好好的,你不要再來傷她的心,她最近一直沉悶不已,情緒低落。”

隨即,她不再理會葉無道,看向冰舞,她緩緩道:“舞仙,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,前提是……”

“什麼我都能答應!”冰舞從悲傷的神情中,瞬間變得驚喜起來。

皎月仙微微一笑,柔和道:“我的分身和你是朋友,我和你其實也算是朋友,你當年為我分神尋了許多天材地寶,為其穩固修為,我很珍視這段情誼。”

“所以,隻要不過分的條件,我都能答應你,幫你去做,但是你需要和葉無道,撇清關係,我平生最討厭這樣的傢夥,言而無信,花言巧語。”

“用你世俗的話來說,兩個字,渣男。”

葉無道嘴角抽搐了兩下,本以為冰舞會猶豫一下,但是誰曾想,皎月仙話音剛落,身旁的冰舞就有了迴應。

“我答應!”

隨即,她朝葉無道移開了幾步。

葉無道摸了摸鼻子,雖然覺得有些尷尬,不過這也不見得是壞事,畢竟皎月仙做出了承諾,會答應冰舞一件事,而那件事,肯定是去救兒子。

而皎月仙也很是欣慰的笑了笑,問道:“你想要什麼?”

“我兒子。”冰舞道:“我兒子被魔界魔尊抓走了,我請您幫忙,救他出來。”

皎月仙稍顯錯愕:“這個……”

冰舞急忙道:“皎月,你說了,我們是朋友,雖然這是你本體,記憶更多,有些不同,但是感情不可能也淡了吧?”

“你說出的話,字字如金,我相信你有辦法!”

皎月仙笑了笑:“要不我還是收回之前的話,雖然葉無道是渣男,但畢竟現在也傷害不到我女兒。”

冰舞搖頭,正色道:“不見得,他花言巧語,可會騙人了。”

皎月仙眯了眯美眸。

“既然冰舞你都這麼說了,我直接除掉他,不是更好嗎?”

冰舞頷首:“我的想法也是這樣的,但是……”

“但是什麼?你捨不得?”

“不是捨不得,而是我要羞辱他折磨他,他欺騙了我的感情,我一定要……”

“等等!”葉無道有些急眼,連忙道:“我什麼時候欺騙了你感情?不是你一直追著我不放嗎?而且我也不喜歡花言巧語,你在胡說什麼,冰舞?”

冰舞美眸掃來,警告了葉無道一眼,然後繼續對皎月仙說道:“殺人很容易,但是有什麼效果嗎?而且你若是猜不出什麼端倪,不會一開始就動手嗎?”

皎月仙微笑:“說的不錯,的確對此事我倍感疑惑,但我相信我女兒的話,其他人的話,包括那個姓武的傢夥,我都不信。”

“你可知道,我花了多大的代價,才把武皇擊敗,將女兒重新帶到我天宮之中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