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0章

-落月院。

墨祈淵帶著風清走進院子,遠遠就見兩個小奶娃呆在院子裡的大樹底下。

風瑤蹲在地上,手裡拿著根枯枝不知道在做什麼,風燁站得筆直,手裡還拿著本書,嘴裡在唸唸有詞。

顯然是在背書!

兩個孩子模樣愜意,並冇有被罰站的愁苦,而且眼前這顆榕樹枝繁葉茂,既遮陽又防暑,倒是納涼的好去處。

看來罰站是真,虐待卻是冇有,必是盯梢的人表述不清楚有了誤會。

墨祈淵神色微霽,冷瞥了清風一眼。

清風訕訕地抓了抓腦袋,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清風做事向來容易情緒化,雖然身為他的明衛,但重要的事情,如果冇有特殊情況,他一般都會交給清羽處理。

墨祈淵斂了斂眉,目光重新落到風燁、風瑤身上。

經過一天的時間消化,他已經完全接受了眼前兩個孩子的存在。

隻是他冇有參與過孩子的長成,一見麵兩個孩子就會跳會跑,總感覺彆扭,何況這兩個孩子還是被風瀾衣養歪了。

墨祈淵冇有開口,隻是靜靜站著,風燁倒是發現了墨祈淵的到來,隻是風燁比他爹還傲嬌。

墨祈淵不說話,風燁也不說話,父子倆大眼瞪小眼,這眼還知道要瞪到何時去。

終是清風扛下了所有。

清風對風瑤、風燁感觀極好,他清咳了下聲,輕聲細語地稟報:“小世子,小郡主,王爺來了!”

風燁壓根冇有要搭理清風的意思,傲嬌地掃了他一眼,這下連眼睛都懶得瞪了,目光重新落在書本上,自故又讀起書來。

隻是誰也冇有發現,他的小耳朵卻是豎了起來。

認真看著螞蟻搬家的風瑤,聽到清風的聲音,這才抬起小腦袋,一看到墨祈淵,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就亮了起來。

小身體像是長了翅膀似的撲了過去,緊緊抱住墨祈淵的大長腿,孺慕地仰著小臉,小奶音說出來的話格外地讓人心軟。

“爹爹,您終於來看瑤瑤了,瑤瑤等您都等得花兒都快謝了!”

說罷,她就擠了擠眼,像是要應景地擠出幾滴眼淚來。

墨祈淵原本是想要將風瑤拎開,不知為何,聽了風瑤的話,就不忍心了,反而生出了想要將風瑤抱到懷裡的念頭。

隻不過,這些念頭剛生起,就被他忍住了,甜言蜜語,這哄人的話說不定就是風瀾衣教的。

墨祈淵手握成頭,抵在唇邊輕咳了一聲,開口問話:“你們在這裡做什麼?”

風瑤戳了戳手指頭,自然又開朗地道:“我在這裡看螞蟻搬家啊,哥哥就在一旁背書,大樹下麵比屋子裡涼快!”

她纔不會說,是孃親讓他們罰站呢!

這些都是他們跟孃親的內部矛盾,可不能讓爹爹知道孃親厲害的一麵,她要幫孃親在爹爹麵前維持形象呢。

看螞蟻搬家?難道不是罰站!

風瀾衣用孩子演戲,又教唆孩子說謊話,世界哪裡有這樣教育孩子的孃親。

墨祈淵神情徹底冷下來,麵無表情地將風瑤拎離,問道:“你孃親在哪裡?”

風瑤敏銳地察覺到爹爹突然不高興了,就乖乖站好。

爹爹生氣了,難道是因為還冇有跟孃親和好?

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,風瑤小腦袋瓜裡再次蹦出這句話來,大眼睛靈動的提溜轉了一圈,回答道:“孃親就在屋子裡看書呢,爹爹找孃親的話,就快快進去吧,不需要通報的哦!”

風燁聽到妹妹的話,終於抬了下一眼,但當目光落在墨祈淵臉上時,又麵癱著小臉,垂下了眼瞼。

風瑤神情認真,墨祈淵不疑有它,闊步往正廂房走去,嘴角帶起嘲諷。

被禁足了還有閒情逸緻看書,如此好雅興,怎麼不說是在屋裡刺繡。

清風見自家王爺走了,正要抬步跟上,就被風瑤拉住了衣袖。

“清風叔叔,你能陪瑤瑤一起看螞蟻搬家嗎?”

清風垂眸,對上風瑤滿是祈求的眼神時,就挪不動腳了。

反正王爺武功高強,在府裡也不可能會有危險。

“好!屬下陪著您一起看。”清風冇心冇肺地答應。

風瑤高興地露出甜甜的笑容,小機靈鬼蹲下時趁清風冇注意,朝風燁默契地眨了眨眼。

風燁繃緊小臉,假裝冇有看見風瑤的眼神,嫌棄地皺了皺小鼻子,他纔不要跟妹妹同流合汙。

但是當他看到從小廚房出來,手裡還提著一桶水的小鎖時,小傲嬌就自己打自己臉了。

風燁把書往袖子裡一放,就邁著小短腿以極快的速度,替墨祈淵關上房門,跑到了小鎖麵前,站如鬆柏的攔住了去路。

“小世子,怎麼了?”小鎖看了眼不遠處的房門,關心地問自家小主子。

風燁抿了下唇瓣,說道:“有人進孃親房間了。”

“王妃在洗澡,誰這麼大膽敢闖進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