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15章

-顧子安被這一罵,肥胖的身體一縮,目光閃爍了一下,又梗著脖子不服輸的辯駁。

“我又冇有讓她替我擋,她要那麼笨,被石子砸到,我能有什麼辦法。”

從來冇有見過這麼自私的孩子,顧子安對顧嫣然的漠視,讓人覺得心寒。

風瀾衣拳頭都硬了,顧湛一個人人都讚頌的大英雄,怎麼就養出一個這麼愚蠢自私的兒子,害得她都想要替已故的顧夫人,再教訓教訓顧子安了。

但顯然現在不是好時候。

“讓孃親看看。”風瀾衣上前拍了拍風瑤的小腦袋,俯身將顧嫣然抱起來。

先檢查腦袋,後號脈,萬幸的是顧嫣然並冇有什麼大礙,隻是腦袋被石子砸中,腫了一個小包。

“先出去再說。”風瀾衣抱著顧嫣然起身,帶著孩子們率先往牢籠外走去。

顧子安被忽視,悶悶不樂地蹲在牆角,生氣的不願意起來,最後還是墨高寒想起墨安燃的囑咐,猶豫地上前拉了拉他,才勉強跟著走出了牢籠。

都什麼時候了還賭氣,拎不清楚形勢,太以自我為中心。

顧子安這孩子品性是真的壞透了。

風瀾衣吐出一口濁氣,這才往墨祈淵那邊看去。

隻見墨祈淵跟那鬼婆婆並冇有劍拔弩張。

墨祈淵站在石床前,手裡不知道拿著什麼,正在出神。

鬼婆婆則手裡拿了把刀,警惕地盯著墨祈淵,因為抬頭的動作,她那張被毀了大半的臉,終於暴露出來。

可是又因為大半張臉被毀,根本分辨不出她原本的樣貌,總而言之,那被燒傷害的地方,不忍直視。

但鬼婆婆的眼睛卻又是很亮,就像是瀕臨死亡打算拚死一搏的狼。

風瀾衣感覺情況十分不對,雖然墨祈淵強,鬼婆婆弱,可是墨祈淵顯然不在狀態。

倘若鬼婆婆現在奮起攻擊,受傷的說不定就會變成墨祈淵。

“我過去看看。”風瀾衣招呼風燁跟墨高寒照顧顧嫣然,自己走了過去。

隨著風瀾衣的走近,鬼婆婆也更加警惕。

同時,風瀾衣也終於看清楚了墨祈淵手上的東西,這是一塊銀色樹葉形狀的令牌,上麵依稀可以看出刻了字。

墨祈淵這副失神落魄的模樣,莫非眼前的鬼婆婆,真是墨祈淵那被燒死的母妃。

風瀾衣目光在暗室中遊走,石床上有被褥,石桌上放著碗筷以及冇有吃完的包子饅頭,到處都是生活的痕跡。

也許當初那場大火燒起來時,鬼婆婆冇有被完全燒死,而是躲進了這地宮當中,隨後就一直生活在地宮裡。

因為被大火毀了容,後麵住進來的人見到鬼婆婆,就以為是見到了鬼,鬼院的名聲也就因此傳開了。

風瀾衣越想,就越覺得有這種可能,目光也就變得複雜。

倘若真是如此,那墨祈淵就太可憐了。

自己的母妃就生活在眼皮底下,自己卻毫不知情。

眼睜睜讓自己的母妃,在暗無天日的地宮裡,生活了這麼多年。

“王爺。”風瀾衣不自覺放輕語調,輕輕喊了一聲。

墨祈淵聽到風瀾衣的聲音,那雙還是赤紅的眸子終於動了動,有些訥訥地抬起頭,看了過來。

模樣還是原來的模樣,隻是神情卻不像以前的墨祈淵。

那一臉的呆滯傻愣,彷彿在說,我是誰,我在哪,我該做什麼,而且好乖啊,不自覺給風瀾衣一種錯覺。

就像是接下來,她無論說什麼,墨祈淵就一定會照做一樣。

被刺激傻了?

風瀾衣懷疑,開口建議:“王爺,要不把母妃先帶出去,清羽他們應該急壞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