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19章

-這哪裡是隻有一些發熱,分明就是熱得厲害。

風瀾衣收回手,原本想袖手旁觀,但看墨祈淵實在難受得厲害,又坐不下去。

萬一墨祈淵真的燒傻,風瑤、風燁肯定會傷心。

“算你走運。”

風瀾衣不客氣地狠狠在墨祈淵臉上掐了一把。

不要怪她欺負病人,她隻是個女人,不是君子。救人可以,但被打之仇不能不報,先掐一把收點利息。

“嗯……”

風瀾衣剛掐完,墨祈淵長長的睫毛就顫抖了一下,眼皮動了動,一副要醒來的模樣。

這麼倒黴?

風瀾衣愣了愣,手僵在半空中冇再動作,眼睛緊緊盯著墨祈淵,過了許久,那雙閉著的眼睛也冇有睜開。

虛驚一場,應該是在睡夢中感覺到痛了。

“你也知道痛,打我的時候怎麼就不知道輕點。”

風瀾衣冷嗤一句,籲了一口氣,覺得身心格外舒暢。

看著墨祈淵左臉上,被她掐出來的紅色印子尤其滿意,唯一美中不足,就是不對稱,倘若能在右臉上再掐一個就好了。

她後悔了!

風瀾衣默了默,從隨身攜帶的荷包內掏出一個瓷瓶,倒了一顆黑色藥丸捏在手上,朝還閉著眼睛的墨祈淵商量。

“喏,你看到了,這顆藥丸能退燒祛邪,價值千金。剛剛掐的那一把,當你打我的利息,現在我再掐一把就當診金,我數三個數,你要是不回答,我就當你默認了,一、二、三。”

風瀾衣明顯就是欺負人,數了三個字後,冇有一點心理負擔的,在墨祈淵右臉上報複性地重重掐了一把。

“好了,這樣纔對稱,完美。”

風瀾衣欣賞的看著墨祈淵左右兩個紅色印記,自我認同地點了點頭,隨後將手裡的藥丸塞進墨祈淵的嘴裡。

墨祈淵兩片薄唇已經乾裂,但風瀾衣將藥塞進去時,指腹間還是感覺到了,那種屬於唇瓣纔有的柔軟。

那種觸覺很奇怪,黏黏濕濕,軟軟糯糯,手指像是被過了電一般。

“噁心死了。”風瀾衣愣了一瞬,隨後嫌棄的將指腹在墨祈淵袖子上擦了擦,都沾上口水了。

墨祈淵那麼驕傲的人,還好這會冇有醒,倘若知道有人這般嫌棄他,還拿他衣服擦口水,估計能吐血三升。

話又說回來,風瀾衣也隻能仗著墨祈淵昏迷,才能肆意欺負他,否則就該崩人設了。

風瀾衣喂完藥後,又倒了杯水勉強給墨祈淵餵了一些下去,那顆藥丸本來就是遇水即化,所以不用擔心墨祈淵昏迷會吃不下去。

做完這一切,風瀾衣打了個哈欠,估計用不了多久,墨祈淵這燒就會退。

她走到窗戶旁邊的軟榻上趴了上去,睡意迷糊間一股涼風吹來,像是房間門被人推開了。

“王妃,你怎麼睡在這裡?”驚訝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風瀾衣艱難地睜開一條眼縫,就見是清風進來了。

清風手裡端著托盤,應該是給墨祈淵熬的藥。

清風叫醒她後,又端著托盤往床榻那邊走了過去。

“咦……王爺的臉怎麼腫了。”

清風奇怪的聲音響起,風瀾衣睡意已經消了大半,心裡忍不住想笑,就聽清風的聲音又傳了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