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65章

-風瀾衣心裡有了主意,上前一步,恰好擋在蘇靜柔麵前,然後回頭側看著蘇靜柔,同樣深情款款。

“蘇側妃對王爺的深情,真是讓本王妃佩服。但本王妃對王爺的情意,恰好比你多一點點。”

“王爺既然願意把這表達情意的機會給本王妃,自然也是更認可本王妃的情意。本王妃仔細想了一下,不能辜負王爺對本王妃的一片心意,這苦就不勞煩蘇側妃吃了。”

墨祈淵看著說的煞有其事的風瀾衣,幽深的眸底微不可察的閃過一抹呆愣。

若不是清楚自己這樣做,是為了試探風瀾衣懂不懂毒術,怕是連他自己都要信了風瀾衣,自己真的要給風瀾衣表達情意的機會了。

顛倒是非,巧舌如簧的女人。

蘇靜柔也是僵了僵,雖然直覺風瀾衣說這樣的話,是為了反擊、氣她,但還是情不自禁地變了臉色。

自從風瀾衣麵具摘下,自己就變得越來越不自信。

蘇靜柔控製不住地去看墨祈淵,想要從墨祈淵的臉上分辨出,風瀾衣所說是真是假。

蘇靜柔在真的動作了時,才意識到自己蠢了。

若是讓王爺知道自己懷疑他……

想著,蘇靜柔連忙收回目光,緊咬住唇瓣。

風瀾衣餘光一直關注意著蘇靜柔的動作,見蘇靜柔如此模樣,就明白自己這番挑撥的話,蘇靜柔聽進去了。

有意思,墨祈淵明明什麼事都在維護蘇靜柔,蘇靜柔對墨祈淵卻冇有一點信任。

風瀾衣斂眉,見蘇靜柔吃癟,自己被墨祈淵逼著設計的氣,也就消了大半。

她的手往托盤伸去,故意放慢動作,伸到一半抬頭看向清羽。

清羽緊張地抿著唇,她又看向墨祈淵。

墨祈淵這會卻是在慢條斯理地整理袖子,根本就冇有看她。

很好。

風瀾衣冷笑,眸底閃過惡作劇的光芒,假裝腳下突然一崴,伸向藥碗的手轉變方向,重重打在托盤上,人往一邊倒去。

她計算著穩穩地,重重地坐在了墨祈淵的雙腿上。

心機男,坐死你。

女人入懷帶著一股獨特的藥香,墨祈淵心中閃過一種奇異的感覺,本能地排斥,臉上表情冷到極致,大手落在風瀾衣的腰間,本能地要把風瀾衣扔出去。

千鈞一髮之間,墨祈淵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麵。

雙眼發紅,表情如同稚子的自己,枕在風瀾衣的手臂上。

荒唐。

自己怎麼可能會枕在風瀾衣手臂上,墨祈淵眼角抖動,感覺受到了侮辱,本能地震怒。

但那個畫麵又是如此的清晰,就像是他親身經曆過一樣。

風瀾衣身上有各種藥,會不會是她身上的藥影響了自己。

墨祈淵思忖著,那雙還落在風瀾衣腰上的手,就有所遲疑。

托盤落地,藥汁瓷碗灑了一地。

蘇靜柔被故意倒向墨祈淵的風瀾衣推開,差點摔倒,幸好墨明煦扶住她,纔沒有事。

此時鎮定心神看過去,整個人都呆愣住了。

風瀾衣竟然坐在了王爺身上,王爺竟然冇有立即將風瀾衣推開,大手反而放在風瀾衣腰上。

風瀾衣這個賤人,當著她的麵都敢如此不要臉的勾引王爺,背後還不知道如何噁心下作。

風瀾衣一個剋死母親,父親不疼的災星,一個粗俗的鄉野婦人,怎麼配坐在王爺身上,這是自己的位置。

一股壓抑不住的怒火在胸腔裡不停叫囂,蘇靜柔想要上前將風瀾衣撕碎。

蘇靜柔已經踏出一隻腳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