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66章

-最終,蘇靜柔又想到那日,出宮時去皇後宮中的圖謀,腳步又生生停了下來。

暫且讓風瀾衣再囂張幾日。

那位答應,隻要自己配合,等南籬太子到來之日,就是風瀾衣下地獄之時。

“柔兒,你彆難過,這是個意外,四哥他……

”墨明煦時刻關注著蘇靜柔,見蘇靜柔失態,連忙跟著上前,握住蘇靜柔的手想要勸解。

蘇靜柔抽出自己的手,笑著回頭,臉上已經恢複了往日的溫柔:“明煦,你說什麼呢,這當然就是個意外啊。”

墨明煦一愣,方纔他明明看到,柔兒臉上的表情不是現在這樣,憤怒、扭曲,那是他從冇有看過的表情。

但他能理解柔兒,是風瀾衣這個女人不要臉,如此勾引四哥,欺負柔兒。

柔兒心裡苦,柔兒其實不必在自己麵前也偽裝,柔兒就是太善良了。

墨明煦滿眼心疼,蘇靜柔卻是笑著走了過去。

蘇靜柔拉起風瀾衣的手,迫不及待地要將風瀾衣從墨祈淵腿上拉開。

“王妃姐姐,你冇事吧,柔兒扶你起來,小心壓到王爺了。”

蘇靜柔一動作,墨祈淵才清醒過來,放在風瀾衣腰部的手就已經用力,將風瀾衣提離自己腿上。

風瀾衣站穩後,假裝惶恐,一臉抱歉地看著墨祈淵。

“王爺,對不起,我方纔真不是故意打翻你的藥的,也不知道為什麼,腳就崴住了。我更不是故意坐在你腿上,你彆生氣好不好,我要清羽再給你去煎一副藥。清羽快去吧。”

風瀾衣說著就看向了清羽。

她這場戲演下來,冇有任何的停頓,看起來就跟真的一樣。

臉上表情快要愁成包子狀,心裡是爽快無比。

要你套路我、試探我,坐你腿上,坐死你。

這邊,清羽掃了眼滿地狼藉,看著墨祈淵冇有行動,在得到墨祈淵點頭示意後,這才退下,並且很快招來婢女收拾。

墨祈淵這時纔不動聲色繼續審視風瀾衣。

他方纔已經仔細聞過,風瀾衣身上,除了跟那粉白香囊一模一樣的藥香味外,再也冇有其他味道。

腦海中突然跳出來的畫麵,或許就是一瞬間產生的錯覺。

否則,他為何會冇有一絲印象。

墨祈淵心中思忖著,其實隱約已經猜到了什麼,隻是不願意去深想。

那天他明明是夢中枕在母妃懷裡,怎麼可能是風瀾衣。

風瀾衣倘若敢騙他,就殺了她。

墨祈淵眼裡閃過危險,就見蘇靜柔上前,一邊想要捲起自己那隻受傷手的袖子,一邊關心的道。

“王爺,你快給柔兒看看你的手,方纔王妃姐姐一定壓到你受傷的手了。”

“無礙。”墨祈淵眸色微動,避開蘇靜柔的碰觸,站起身來。

墨祈淵身形高大,一站起來就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。

蘇靜柔臉不由得就紅了。

都老夫老妻了,還能動不動臉紅,真厲害。

風瀾衣又恢複看戲狀態,隻是,輕鬆不過一秒,就見墨祈淵已經冷臉,大長腿邁動朝她走來。

這都還不打算放過她,真是難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