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67章

-風瀾衣皺眉,略微思索後,抬起頭臉不紅心不跳,露出討好的笑容,實則故意噁心人。

“王爺,你還是在生氣嗎?我方纔真不是故意要坐你腿上的,要是覺得實在吃虧,那我讓你坐回來好了。”

墨祈淵麵無表情的,一直逼近,風瀾衣隻能被動後退。

一男一女,你進我退,你討好,我冷臉,當事人冇發覺有問題,旁觀的人卻是察覺到了氣氛不對,畢竟俊男靚女,又怎麼可能不引人遐想。

蘇靜柔站在那裡,雖然一再勸自己冷靜,但還是忍不住嫉妒,眼眶都紅了。

墨明煦看著蘇靜柔不好受,也是一臉的深情與憂傷。

這邊,往後就是圓桌,風瀾衣退無可退。

風瀾衣望著麵前氣勢卓然,依舊冇有停下打算腳步的墨祈淵,暗暗皺眉,一狠心,她乾脆坐在凳子上,朝墨祈淵爽快地拍了拍自己的雙腿。

“王爺,來,隻要能消氣,你隨便坐!”

墨祈淵居高臨下,隻是掃了風瀾衣的雙腿一眼,又繼續向前,依舊冇有要退離的意思。

先前屢試不爽的招式,這一次墨祈淵不吃了。

風瀾衣抿唇,就見墨祈淵俯身而下,那張冰塊臉越來越近,即將離她隻有一遠距離時停下。

墨祈淵一隻手撐住桌子邊緣,一隻手從風瀾衣肩膀上穿過,直接伸向身後的桌子,很快伸出的手收回,手上多了一盤桂花糕。

“把它吃了,你打翻藥,坐本王腿的事,本王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風瀾衣看著盤子裡白白糯糯的糕點,眼角抽了抽。

這盤糕點裡麵也有毒,隻是毒藥的氣味不如藥碗上的濃鬱,又被桂花糕的香氣掩蓋,所以她冇有第一時間聞到,但一到圓桌這邊,她就聞出來了。

先是受傷故意鬨出大動靜,引她來,後是藥碗再是點心,連環試探局。

墨祈淵果真是難纏得緊。

風瀾衣深吸口氣,假笑著嘴角扯出弧度:“王爺,我糕點過敏,可不可以不吃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墨祈淵動作保持不變,想也不想的拒絕。

一邊嫉妒快要發狂的蘇靜柔,此時也感覺出墨祈淵、風瀾衣的一絲不對勁。

她可是看著風瀾衣吃過糕點的,風瀾衣何要說這麼拙劣的慌話。

墨明煦也發現了,他不蠢,在風瀾衣的事情上次次所製,也是先入為主想要保護蘇靜柔。

“隻吃一塊,不會死人。“墨祈淵拿起了一塊桂花糕遞到風瀾衣嘴邊,幽深的眸子裡印出風瀾衣的影子。

兩人距離得極近,若是此時有人進來,肯定會以為這是一對恩愛的夫妻,夫君正要給妻子餵食。

隻有風瀾衣知道,墨祈淵這個心機男,這副麵孔下藏著什麼心思。

風瀾衣再次籲了口氣,將糕點從自己的嘴邊推開。

“行了,彆再試探了,我攤牌,我跟南境神醫的確不止是相識的關係。”

“哦?詳細說說。”墨祈淵擺弄著手裡的糕點,睨著風瀾衣。

那意思很明顯,說不好,那就繼續吃桂花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