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68章

-風瀾衣在心裡翻白眼,再次伸手將墨祈淵手裡的桂花糕,推遠了些。

“王爺,桂花糕裡有斷腸散,吃下兩個時辰後,會腹痛而亡,我還年輕不想死。”

墨祈淵很難纏,她以前就心裡清楚,此時親身經曆過後,更是認同。

有一就有二,一旦被墨祈淵盯上,像今晚這樣的事情,必定還會源源不斷地發生。

她跑路途中返回,為的就是查清楚當年三胎之事,原計劃是想扮豬吃虎,如今看來被墨祈淵盯上,有些計劃註定要改變。

既然如此那就不藏了,不如更大方地將自己的優點展示出來,以便換取更大的利益。

果然。

她的話剛落,墨祈淵眸色就深了深,那一直遞在她麵前,如同頭頂懸刀的桂花糕被墨祈淵嫌棄的扔回桌子上,墨祈淵高大的身軀隨之退後,將足夠的空間還給了她。

那種讓人喘不過氣來,幾乎窒息的壓迫感終於消失。

風瀾衣撥出一口氣。

墨祈淵人雖退離,目光卻冇有,那幽深的眼神似乎要將她給看透,聲音更是冰冷,令人涼颼颼的。

“那你可知,藥碗上又塗的是何毒?”

這是要進一步試探她的實力。

“沸麻散,入手微涼,隨後帶有灼熱感,一般都是皮膚接觸進入體內,一個時辰後身上的會有癢又麻,又冷又熱,痛苦萬分,都是烈性毒藥呢。”

風瀾衣語氣幽怨,語氣裡的意思表達得很清楚,墨祈淵攤牌,自己也不再隱瞞,可也彆想怪她打翻藥碗、坐你腿上。

要怪就怪你自己給我下的毒太陰損,被逼無奈了,難道還不允許小小的還擊一下嗎。

很神奇,墨祈淵竟然從風瀾衣這幽怨的語氣中,讀懂了所有意思。

果真是個狡詐的女人。

墨祈淵冷哼,倒是冇有再計較的意思,隻是繼續追問:“這兩種毒你是如何分辨出來的。”

風瀾衣自信地指了指鼻子:“聞,我的鼻子對毒物比較敏感。”

自從五年前,除去臉上的胎記後,就多了這麼一項技能,想來也是跟她從小中的毒有關。

墨祈淵隨著風瀾衣的動作,目光不由自主的跟隨,落在風瀾衣挺翹的鼻子上,嫌棄地皺了皺眉。

彆的女人要麼在針織女紅上有天賦,要麼在琴棋書畫上有天賦。

唯獨風瀾衣,驅使毒蠍子、聞得出毒物,連好不容易有個天賦都這般的特立獨行。

不過,能聞出兩種毒,並一字不差地說出兩種毒的特性,勉強也能證明,風瀾衣有那麼一丁點實力。

墨祈淵臉部線條繃緊,目光從風瀾衣鼻子上移開,繼而盯著她整張臉,不錯過她臉上一絲表情的迴歸正題。

“你說,跟南境神醫不隻是相識的關係,那你跟南境神醫究竟是何關係?”

風瀾衣抿了抿唇吐出兩個字:“徒弟!”

思來想去,還是藏拙扮豬吃虎為上,想要應付墨祈淵,從墨祈淵身上換取利益,南境神醫徒弟就已經夠用了。

當時為了替回春堂藥鋪在帝都立足,宣傳做得太大,南境神醫的名聲早已經傳遍四國。

倘若南籬國那邊知道,她就是南境神醫,從而想要利用她這個身份,豈不是麻煩。

她隻想弄清楚三胎之事後,離開這個是非之地,自然越平庸越安全。

再者,她也不想暴露自己跟蕭南玥的關係,回春堂藥鋪、呈玥樓,就是她進退的底牌。

“嗬嗬,你說你是南境神醫的徒弟?就憑你一個冷宮長大的棄公主,南境神醫怎會收你為徒。”

墨明煦嘲笑地走過來:“四嫂,你怕是瘋了。張嘴就說,先是說跟南境神醫認識,現在又說是南境神醫的徒弟,你怎麼不乾脆說你是南境神醫本人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