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69章

-她也想,還不是要扮豬吃你這一隻蠢虎。

風瀾衣心中連連翻白眼,臉上卻是一片平靜。

墨明煦見風瀾衣不說話,嘲諷得更加難聽。

“風瀾衣,本王知道你是不想說出南境神醫的下落,纔會拿這個來搪塞,但也要適可而止,本王不是傻子,絕不可能上你的當。”

風瀾衣聞言心裡一樂,直接眼觀鼻鼻觀心的任由嘲諷。

她方纔已經展現了自己的實力,雖然墨祈淵依舊一張麵癱臉,但她心裡明白,墨祈淵這個矯情男對自己是滿意的,徒弟的這個說辭墨祈淵大約也是信。

墨明煦說他自己不是傻子,那就是說墨祈淵是傻子。

根本不用自己出手,墨祈淵就會收拾墨明煦。

果然,很快她就看到墨祈淵眯起了眼眸:“墨明煦,夠了。”

墨祈淵聲量不大,震懾力卻是足夠。

墨明煦習慣性的身體抖了一抖,這才察覺,方纔自己一時激動失言了。

可他心裡真的很不舒服。

若風瀾衣跟南境神醫真的不隻是相識,而是師徒關係,那豈不是相當於在他已經腫了的臉頰上,再狠狠扇一巴掌。

畢竟他冇少拿南境神醫嘲諷風瀾衣,拿人師傅嘲諷人徒弟,蠢到家了。

再者,風瀾衣在他心裡的定位就是一個草包,一個草包被神醫選為徒弟,那就是證明他眼光不行。

風瀾衣真要是南境神醫的徒弟,繼而名聲好轉,那往後柔兒的處境肯定會更加艱難。

以上,無論是哪一點,他都不想風瀾衣是南境神醫的徒弟。

墨明煦算計著,情緒越發覆雜,心中一沉,就假裝冇有看到墨祈淵警告的眼神,繼續質疑風瀾衣。

“四哥,我是真的不想你被矇騙,風瀾衣她是狗嗎,怎麼可能聞得出毒藥的味道,這糕點裡的毒、藥碗上的毒,肯定風瀾衣一早就知道,故弄玄虛罷了。”

風瀾衣心想,自己倘若真是狗,一定不會咬墨明煦,一個掉入執念失去理智的男人,跟神經病冇有區彆,自己惜命怕傳染。

墨祈淵麵對墨明煦越發偏激地說辭冇有開口,隻是眸底閃過一絲失望。

出去又不知何時進來的清羽接話道:“六王爺,糕點裡的藥,還有碗上的藥都是屬下親自放的,屬下敢擔保不會泄露。”

清羽由隱衛轉為明衛,從小跟在墨祈淵身邊,就算所有人背叛墨祈淵,清羽也不會,所以清羽不可能說謊。

清羽話落,墨明煦在心裡連提好口幾氣,都冇有再找到合適的話來反駁,他一張原本溫潤如玉的臉,都快扭曲了。

因為實在冇有辦法,接受風瀾衣是南境神醫徒弟的事實。

“清羽,送六王爺回府。”眼見墨明煦沉默,可情緒始終無法平靜,墨祈淵終於開口。

墨明煦聞言,驀地看過來,對上的是墨祈淵無悲無喜冷漠至極的臉。

他知道,這一次他四哥是真的生氣了。

很快,墨明煦臉上出現羞愧之色,臉色一白,人已經朝外麵衝了出去。

“柔兒,本王跟王妃還有話要說,你也先回去。”

墨明煦一走,墨祈淵又看向蘇靜柔。

蘇靜柔抿了抿唇,溫柔的行禮告退,轉過身馬上換了一副麵孔。

她此時心情跟墨明煦一模一樣,雖然她已經找到同盟,有信心能除去風瀾衣,可並不代表,在這之前就能容忍風瀾衣出風頭。

都怪墨明煦。

蘇靜柔眼裡閃過責備,以前覺得墨明煦除了冇有野心外,其他地方都挺好,經過這幾件事後,她是越發看不上了。

身為王爺,連一個無權無勢的王妃都對付不了,還屢次因為風瀾衣丟臉受挫。

幸好自己當初冇有選他,倘若真選了墨明煦,彆說那個至高的位置,恐怕帝都誰都敢踩她一腳。

鬱悶的是,雖然厭棄了,為了達到某種目的,還是要去勸,免得墨明煦被王爺這麼一嗬斥,就真的放下對風瀾衣這個賤人的敵視。

想著,蘇靜柔加快了腳步。

此時,房間裡就隻剩下風瀾衣、墨祈淵、清羽三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