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8章

-院內,風瀾衣看著蘇靜柔匆匆離去的背影,就知道蘇靜柔這下是終於沉不住氣了,接下來就看蘇靜柔怎麼絆住墨祈淵了。

風瀾衣想著,回頭就見小鎖一臉歡喜地看著自己。

“王妃,今晚的宴席您準備做些什麼菜,您列個單子,小鎖這就去準備。”

風瀾衣扶額,她終於明白,為什麼之前自己等了那麼久,小鎖都冇有把水送進來了,原來這小丫頭跟風瑤風燁是一夥的。

她掃了眼大樹那邊,同樣伸著小耳朵,也在等她回答的兄妹倆,皮笑肉不笑地反問:“你覺得呢?”

小鎖單純的抓了抓腦袋:“奴婢不知啊,您知道奴婢不擅長廚藝!”

“你也知道你不擅長啊!”風瀾衣雙眼一眯,笑容頓時一收,表情嚴肅起來:“小鎖,我們回府的目的,看來你都忘記了?”

小鎖臉一白,垂下了眼睫,認錯道:“王妃,奴婢不敢忘記,奴婢隻是覺得如果您能跟王爺和好,對您跟小郡主、小世子,都是一件皆大歡喜的好事。”

風瀾衣歎了口氣,封建古董思想根深蒂固,這也不能完全怪小鎖。

但是,如果不跟他們說清楚必須離開王府的重要性,在未來逃跑的路上,還會拖她的後腿。

風瀾衣想著,就把小鎖往房間裡一推:“你覺得我還能跟墨祈淵和好是吧,行,那你自己看!”

小鎖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,當看清楚房間裡的景象後,整個人都呆住了。

隻見屏風歪斜,浴桶裡的水散出來大半,地上落滿了床簾的碎片,一隻枕頭掉在地上,床榻更是淩亂不堪。

“王妃,你剛剛跟王爺在房間裡做什麼了?”小鎖艱難地嚥了咽口水。

就在這時,風瀾衣身後又探進來兩個小腦袋。

“小鎖姨,孃親跟爹爹做什麼了啊?”風瑤好奇地問道,當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也是一愣。

風燁更是表情複雜。

風瀾衣腹黑的在心裡冷笑,現在知道吃驚了,剛剛聯合起來坑她的時候,不是都很高興?

風瀾衣雙手一伸,將風燁風瑤都徹底拎進了房間。

她故作嚴肅,一字一頓地道:“也冇做什麼,就是王爺、你們的爹、墨祈淵剛剛在房間裡跟我打了一架,差點把房間拆了。”

這是一個皇權至上的時代,留下肯定會涉及權謀、宮鬥,她能預感,隻要留下以後就會有無窮無儘的麻煩。

原諒她,必須把事情說得越嚴重,才能讓風燁、風瑤心甘情願跟她一起走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小鎖被風瀾衣的話驚到了,立即關心地問:“那王妃,您有冇有受傷?”

“孃親,給瑤瑤看看!”風瑤也緊張地攥住了風瀾衣的衣袖。

風燁麵癱的小臉上,雖然仍舊冇有表情,但一雙眼睛卻是緊緊盯住了她。

“一點內傷,不是很礙事。”風瀾衣無所謂的擺了擺手,假裝虛弱地捂住了胸口。

如願看到三人變了臉色,她鬆了口氣,這三個人合夥坑她,但起碼還是關心她的。

現在賣慘成功,就要趁熱打鐵了。

風瀾衣反手關上房間的門,蹲在了風瑤、風燁麵前,開始分析離開王府的利弊。

“燁兒、瑤兒,孃親知道你們很聰明,但大人的世界是很複雜的。孃親跟你們爹爹的關係,不是一朝一夕能緩和的,留在王府以後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,他們今天可能對你好,明天就會害你。”

“像我們以前在莊子裡就不同了,大家都很和善,關鍵是冇有任何拘束,自由自在,乖,今晚跟孃親離開王府,好不好?”

風燁和風瑤對視了一眼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