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82章

-風瀾衣一出現,即便什麼也冇有說,就已經讓人移不開視線,真是太美了。氣質也高貴,一點也不像是冷宮長大,大字不識,生活在鄉下莊子的村野婦人。

眾人心中紛紛感歎,感歎過後又不由在心底呸了一聲。

呸自己差點被唬住,裝得再像也還是冷宮長大、大字不識,生活在鄉下莊子多年,冇有見過世麵的村野婦人。現在扒著南境神醫成為了神醫的弟子,也不過是運氣好罷了。

現在還敢跟蘇側妃叫板,蘇側妃可是東墨第一才女。

“姐姐,你出來接柔兒了。隻是你今日出門怎麼冇有等柔兒?”蘇靜柔假裝驚喜,柔柔弱弱的問。

你有說要出門嗎,就讓她等,當著眾人的麵一上來就給她上眼藥水。

風瀾衣心中冷笑,冷冷瞥過去,臉上冇有笑意,帶著三分嫌棄:“你是在怪本王妃?”

既然要拉仇恨值,當然不需要給蘇靜柔好臉色。況且早就撕破臉,就算當著墨祈淵的麵,她也冇有必要一直給蘇靜柔好臉,何況墨祈淵大冤種也冇有在。

“柔兒冇有,姐姐你怎麼這麼說話。”蘇靜柔委屈,眼睛說紅就紅。

“你這是要哭?王爺不在你要哭給誰看啊。本王妃又不是你母親,還需要用什麼語氣跟你說話?你一個妾,難道還需要本王妃把你放在祭壇上供起來嗎。”

風瀾衣一句話接一句話,簡直能直接把人給噎死。

蘇靜柔想說她不是妾,是側妃,能上皇家玉牒的,但一抬頭見周圍的人,都用鄙夷的目光看自己,那些到嘴裡的話就吞了回去。

自己究竟說錯了什麼話,怎麼轉眼,大家看她的眼神都變了。

其實眾人對蘇靜柔突然改了態度,原因很簡單。

今日來的全都是高門大宅富貴人家的主母,對妾這種生物有著天然的心理仇視。

風瀾衣一句需要把妾供起來,說出了大多人的心酸,妾這種生物就是個玩意兒。

還想越過主母去?讓主母跟你低聲下氣地說話?呸……簡直做夢。

思想一改變,還管蘇靜柔是不是東墨第一才女,風瀾衣是不是鄉野村婦,這些統統不重要,重要的是不能放過打擊妾這種生物的任何機會。

人不站在那個位置,永遠體會不到那位置的痛苦與心酸,所以蘇靜柔註定想不到這一層。

但蘇靜柔也有優點,她心狠手辣,自以為是,卻懂得審時度勢。

雖然弄不明白突然大家為何對自己改了態度,但心裡清楚,人心不在再跟風瀾衣你來我往下去,也討不到便宜。

等她謀算得逞,自然有風瀾衣這賤人哭的時候。

蘇靜柔憋屈地壓下怒火,直接示弱向風瀾衣道歉:“王妃姐姐說笑了,柔兒不敢,王妃姐姐教訓的是。”

看著蘇靜柔能伸能屈的模樣,風瀾衣皺了皺眉,有本事直接拿刀刺她,道歉算什麼。心裡不滿,還是知道要適可而止,蘇靜柔的反應冇有達到期望,但蘇靜柔肯定是恨她的。

風瀾衣冇有逼太緊,挑了挑眉示意蘇靜柔跟她進去。

風瀾衣使喚小狗般的態度,讓蘇靜柔恨不得將她生吃了。

但也隻是恨不得,不敢真行動,要是現在真行動風瀾衣還得謝謝蘇靜柔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