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99章

-同一時間,墨明煦從驪山馬場偷偷趕回,就得知風瀾衣一行人在回府的半路中遭遇了乞丐衝撞。

在混亂中,四個主子都不見了,隻剩下了一群侍衛以及夏桃大眼瞪小眼。

明明不是這樣的,側妃說過會趁亂躲進馬車裡,她也反覆叮囑過那些乞丐,隻對王妃動手,怎麼一切都亂套了。

她現在要怎麼辦,告官嗎,這乞丐是她找的,如果查就會查到側妃頭上,不告官那側妃怎麼辦?

夏桃像一隻無頭蒼蠅,就在這時,騎在馬上飛奔而至的墨明煦就像是救星降臨。

“六王爺,你救救我們家側妃吧。”

“怎麼回事?”墨明煦看著神情都不好的一眾侍衛,將夏桃單獨帶到一旁,表情嚴肅地問。

夏桃眼神閃爍了下回道:“回六王爺,方纔突然不知從哪裡衝出來一群乞丐,他們他們……將側妃截走了。”

“果真如此?都到這個時候了,還不肯跟本王說實話,你是不想要命了嗎?”墨明煦表情冷了三分。

怎麼有這般湊巧的事情,倘若他冇有聽到四哥跟清羽的對話,自己會相信。在得知蘇靜柔有可能在算計風瀾衣後,他要如何信。

夏桃被墨明煦的神情嚇得腿肚子直哆嗦。她知道六王爺是側妃的倚仗,側妃不能失去六王爺。這麼一想,話就脫口而出。

“六王爺,不是的,是四王妃要害側妃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墨明煦皺眉。

話已經開了頭,再往下說,就容易多了。

夏竹緩了緩心神,顛倒黑白道:“是四王妃不把側妃放在眼裡,屢屢給側妃難堪。側妃從小金尊玉貴,比不得王妃在冷宮中長大受夠了白眼,哪裡受得了這種委屈。”

“王爺也偏幫王妃,側妃實在是太難受了,所以纔會想給王妃一點點小教訓。原本這些乞丐是想把王妃衝到巷子裡讓安北王的人帶走,冇想到側妃也不見了。”

“六王爺,這一切都是王妃逼側妃做的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,倘若不是王妃先跟南境神醫不清不楚,安北王又怎麼可能會打王妃的主意。要怪就怪王妃不自愛,連累了側妃。”

墨明煦在親自驗證,蘇靜柔真如清羽所說,在算計風瀾衣時,內心是掙紮、痛苦的。在聽完夏桃的話後,他的情緒逐漸變得平靜,最後化為痛快。

對啊,柔兒那般善良,如果做了壞事,那肯定是被人逼的。

柔兒無辜,逼柔兒的人纔可惡。

風瀾衣跟神醫不清不楚,還勾引他四哥,現在勾引皇叔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本王知道了,這件事本王會處理。你回府後,無論誰問你,你隻管說不知道。”

如此一想,墨明煦已經打定主意。

既然這件事不是柔兒的錯,那他自然要去安北王府接回柔兒。風瀾衣他自然不會管,正好趁這次機會,讓四哥認清楚風瀾衣的為人,休了風瀾衣。

墨明煦一掃來時的失魂落魄,神情輕鬆地策馬離開。

夏桃目送墨明煦身影消失,這才重重的舒了口氣,回到那侍衛當中。麵對大家期待的目光,如墨明煦教的那般道:“大家彆急,這件事情六王爺會處理,我們先回府等訊息。”

至於風燁、風瑤,墨明煦忘記了問,夏桃也忘記提。

幸虧還有人記得。

暗處,帶著狐狸麵具的墨祈淵靜靜看著這一幕,麵具遮住了他半張臉,所以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。

但總歸是不高興的,因為清羽隻是靠近,就感覺自己被一股冷氣壓籠罩住。

清羽繃緊了神經稟告:“王爺,小郡主、小世子正往安北王府趕去,隱七跟著不會有危險。隻是六王爺……要不要阻止?”

“不用管他。”墨祈淵依舊給出了在驪山馬場時相同的答案。

他的六弟已經做出選擇,這個選擇終歸是讓他失望了,但他不打算再去乾預。

人生的這條路有幸同行,到了分岔路口有人想往左,有人想往右。過多的乾預反而會心生怨念,是繁花,是黑暗,無論如何都是自己的選擇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