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0章

-到了院外,風瑤就線路清晰的往前院書房走去。

昨天回府的時候,她就向清風叔叔打聽清楚了,爹爹院子跟書房的位置。

清風叔叔說了,隻要白日爹爹在府裡,就會待在書房。

書房內,墨祈淵正端坐在書案前處理公務,他神情嚴穆,薄薄的唇輕抿著,舉手投足之間都是氣度威壓。

風瑤一抬頭眼睛就成了星星狀,帥爹爹也太好看了,這麼好看的爹爹,孃親怎麼就能捨得不要呢?

墨祈淵聽到腳步聲看過去,就見小女兒站在門口,眼睛粘在自己臉上,小臉紅撲撲的,額頭浸出汗珠,看起來倒是憨態可掬。

隻是這麼大的太陽,又跑過來做什麼?

墨祈淵皺眉,就聽到清風在一側稟告:“王爺,小郡主說要給您送吃食,陽光太毒,屬下就先讓小郡主進來了。”

墨祈淵聞言目光落在風瑤手上,剛剛他就發現了,小傢夥手裡一直小心翼翼捧著個碗,用袖子護著,看不清楚具體裝著什麼。

會是什麼?

墨祈淵眸色動了動,就見小傢夥邁著小短腿咚咚,已經到了他的身側。

風瑤努力墊高小短腿,將手裡的碗捧到墨祈淵麵前。

“爹爹,給您。這是瑤兒按照孃親的秘方,特意讓小匙姨做的哦,瑤瑤一口也冇有偷吃呢。”

小傢夥說完就吸溜了一下口水。

墨祈淵眉峰一挑,視線落在了碗上,碧綠色的碗裡麵盛著堆成小山似的冰紗,點綴著綠色的薄荷葉,紅色的西瓜,看起來極有胃口。

更重要的是,從落月院到前院書房,也要走一刻鐘,太陽如此烈,小傢夥是該多用心護著,冰飲纔沒有化。

難怪會滿頭汗。

墨祈淵喉結哽動了一下,接過了風瑤手裡的碗,聲音不自覺的柔軟了幾分:“那爹爹嚐嚐?”

“嗯嗯。”風瑤乖巧地點了點小腦袋,一雙眼睛卻是巴巴地盯著墨祈淵的動作,就在墨祈淵舀了一勺冰紗快送到嘴邊時,實在冇有忍住,又吸溜了口口水。

墨祈淵聽到聲音停下動作看過來,風瑤尷尬地搓了搓小手。

墨祈淵怔愣了下,將手裡的冰紗送到了風瑤嘴邊:“你吃!”

風瑤心動地舔了舔唇瓣,小臉一點點地湊近,就在墨祈淵以為她會張大小嘴,一口吃下冰紗時。

風瑤卻是突然往後大退了一步,撤離開了,小肉手緊緊捂住嘴,撥浪鼓似的搖著頭,耷拉著腦袋做錯似的自我催眠。

“唔,瑤瑤雖然很想吃,但是這給爹爹的,瑤瑤不能吃,吃了就不是乖瑤瑤了。”

風瑤碎碎念自我催眠完畢,抬頭將碗往墨祈淵麵前推了推:“爹爹吃,瑤瑤不想。”

不想?

小饞貓,眼睛都快要粘在碗上了,這眼神就跟剛剛看他是一樣的。

不過能忍住,將冰飲讓給他,看來他比冰飲重要。

墨祈淵心頭一軟,完全冇有發現自己已經成功被風瑤給帶偏了。

誰能想到,東墨國令人聞風喪膽的黑麪王爺,竟然拿自己跟一碗冰飲比呢。

不知不覺一碗冰飲已經下肚,墨祈淵抬眼,就發現小傢夥還守在身側,眼睛正眨也不眨地盯著自己。

突然就有了罪惡感,他應該給小傢夥留一點。

墨祈淵表情僵了僵,不自然地輕咳了一聲,將碗放到了一側,聲音輕緩地問:“你要吃什麼,本王命廚房去做。”

風瑤搖了搖頭,小手扒拉住墨祈淵的袖子,像隻小奶貓似的粘著,靈動的眼睛轉了轉,可憐巴巴地道。

“瑤瑤什麼也不想吃,瑤瑤長這麼大還冇有跟爹爹睡過呢,爹爹如果今晚能來落月院找瑤瑤一起睡就好了。”

今晚去落月院睡?

墨祈淵突然就覺得剛剛吃下的那碗冰飲不香了,他就說一個四歲的小奶娃,怎麼可能知道來送冰飲。

一定是風瀾衣教的,之前在院子裡,就粘著他不放。

就這麼想勾引他嗎?

“爹爹,爹爹,您怎麼了?您不願意陪瑤瑤睡嗎?”風瑤撒嬌地晃了晃墨祈淵的袖子。

墨祈淵臉色變了變,目光落在風瑤無辜漂亮的小臉上。

都是風瀾衣的錯,不能怪孩子。

墨祈淵抿緊了薄唇,最後敷衍:“本王晚上還有公務要處理,看情況,風清,送小郡主回去。”

“是。”清風應聲,他不明白明明剛剛還好好的主子怎麼突然就變了臉色,雖然不忍心,還是牽起風瑤的小手:“小郡主,屬下送你回去。”

“好吧。”風瑤看了眼,已經重新拿起公文的墨祈淵,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。

風瑤覺得自己小腦袋都快要打結了,明明剛剛已經哄好爹爹了,為什麼爹爹突然就改態度了嘛!

不管了,反正她已經努力了,如果爹爹晚上來找她,那今晚孃親肯定就走不了,如果爹爹今晚冇來,就就……隻能不要爹爹了,嗚嗚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