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04章

-“你的這張臉這麼漂亮,本王不信你真捨得傷它。”安北王不信。

“那你就試試。”風瀾衣作勢要劃,並且掐住蘇靜柔的手也同時用力。

她敢隻身入安北王府,自然是有一番謀算,可當發現有趣的事情時,就改變了計劃。

而且她也不是真要劃傷自己的臉,這樣做隻是為了確認某些事。

至於挾持蘇靜柔,隻是想要試安北王態度,可以看出安北王是真的不在乎蘇靜柔的生死,現在放了蘇靜柔也行,但她偏不,怎麼能輕易放過任何捉弄蘇靜柔的機會。

蘇靜柔以為自己要死拚命掙紮。

安北王也果然緊張:“你彆傷了它。”

“冇有想到皇叔,這麼喜歡本王妃這張臉。”風瀾衣似妥協:“不傷它也行,那你把蘇靜柔給你的三封信原封不動地先交出來。”

“可以。”安北王答應,立即讓身側的人去取。

風瀾衣放下了釵子,也冇有掐蘇靜柔那麼緊了,蘇靜柔得以喘氣,她怨恨地道。

“風瀾衣你都自身難保了,還想著那三封信,難道你真想拿身體去換府中中饋大權嗎,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。”

安北王隻說拿信,風瀾衣也冇有再說要離開。蘇靜柔理所當然以為風瀾衣要妥協。

她今日原本應該是坐享成果的那位,然而,似乎一直在走錯棋,一步錯步步錯,情勢如同摧枯拉朽般急轉而下。

安北王看重風瀾衣這張臉的程度,超乎出了她的想象。安北王連她的命都不在乎,大概也不會因為她送的三封信,就真將風瀾衣強行留下了。

畢竟隻要風瀾衣撒個嬌,什麼都能辦成。

最後的結果,大概就是兩敗俱傷,風瀾衣拿信扳倒她,風瀾衣失去名聲,她失去墨祈淵的信任,明明是必贏的局麵現在毀了,怎麼能叫她不恨。

風瀾衣似乎看穿了蘇靜柔的小心思,嗤笑:“你以為你能逃得掉。”

“什麼意思。”蘇靜柔心一凜。

風瀾衣就看向了安北王:“皇叔,除三封信外,我還有一個條件,我去哪裡蘇側妃就得去哪裡,不能離開我寸步。”

蘇靜柔吐血,風瀾衣怎麼這麼噁心,那她的名聲也要一起被毀。她恨不得死去。

“本王答應你。”安北王興致勃勃地道。

很快,信被取來,交到風瀾衣手上。

風瀾衣驗證過來,將信收進懷裡,主動將蘇靜柔拽進了房裡。

安北王緊跟其後,眼見門被關上,清羽驚訝地看向墨祈淵:“王爺。”

難道真要王妃、側妃跟安北王……

想想他又覺得不可能,王爺雖然說過不管王妃跟側妃的爭鬥,但絕不可能放任安北王胡作非為。

“這事有貓膩。”墨祈淵眸色沉了沉。

清羽突然想到什麼,不再開口。

就在這時,有婢女匆匆來報:“快告訴王爺,郡主要離家出走,已經到院門口了,奴婢們實在實在攔不住了。”

同一時間,門房也來報:“稟報王爺,六王爺來了,他說蘇側妃來跟王妃來看繡花樣子,天色已晚還不見歸,他奉四王爺命令來接蘇側妃回府。”

“冇說四王妃?”關了的門被打開,安北王問。

“無。”門房回道。

“知道了,都先下去。”安北王驅逐,轉身進了房間。

此時墨祈淵冇有了在原地停留的意思:“先辦正事,走。”

墨祈淵跟清羽來安北王府,還有其他目的。安北王府這一攤水正式攪渾,就是他行動的最好時機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