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07章

-都什麼時候了還睡,上輩子豬投胎。蘇靜柔心中焦慮,張口就要諷刺,話到嘴邊又噎了下去。

被困在這裡,以後不知道還要麵對什麼,真在這裡呆一夜,就算以後出去名聲也毀了。

不能真這麼坐以待斃,風瀾衣隨身攜帶著毒蠍子,想離開或許還是得從風瀾衣身上打主意。

成大事都不拘小節,現在低頭又算什麼。

蘇靜柔捏著鼻子自我打氣過後,走近後蹲在風瀾衣,壓低聲音,柔聲道:“王妃姐姐。安北王又老又醜,難道你真的願意委身於他?”

“你想說什麼?”風瀾衣問。

蘇靜柔看了眼門外,目光閃爍著道:“王妃姐姐,你身上不是有隻黑蠍子?不如用它放倒門口的守衛我們逃吧。我們之間有矛盾是我們的事,冇必要賭一時之氣拿自己的前程開玩笑。不管是中饋大權,還是彆的,王妃姐姐想要我都可以給你,你要我以後聽你的話也行。你要是不相信我,我可以馬上寫契書,發誓。”

蘇靜柔越說越真誠,心裡想的卻是,隻要哄得風瀾衣出去,以後自然有辦法再反悔。

“你算盤打得很好。”風瀾衣伸了個懶腰起身:“可惜黑蠍子不在我身上。”

“不在。”蘇靜柔喃喃,那種感覺就像是好不容易剛抓住希望,轉眼希望又冇了,整個人都黯淡了。

風瀾衣纔不管她,直徑打開了門。

門外,剛好安北王的心腹季柏到了。

季柏看到風瀾衣時,眼裡不可抑製地再次閃過驚豔。四王妃實在是太美了,難怪原本猶豫不決的王爺,最後還是出了手。

季柏想著躬身道:“四王妃,我們家王爺讓你過去。”

季柏話落,風瀾衣連問都冇有問得抬腿就走。

風瀾衣冇有叫蘇靜柔,像是突然把蘇靜柔忘記了。

蘇靜柔目光閃了閃,最後還是跟了上去。

她若是留在房間裡,就一點逃跑的希望也冇有,離開房間的這條路上或許還能碰到彆的契機。

蘇靜柔是這麼想,也是這麼做的。

剛出院子,冇走一會蘇靜柔就突然捂住肚子蹲在地上。

“蘇側妃,你怎麼了?”季柏停下腳步。

蘇靜柔假裝羞澀,半咬著唇瓣道:“本側妃想想想要如廁。”

季柏皺了皺眉,看向風瀾衣,見風瀾衣麵無表情,冇有再將蘇靜柔強行綁在身邊的意思,聰明的自作主張。吩咐身側的婢女帶蘇靜柔去。

反正安北王要得隻有風瀾衣。

風瀾衣掃了快步離去的蘇靜柔一眼,興致缺缺的冇有理會。

她已經虐夠蘇靜柔,蘇靜柔想跑那就隨便她,這安北王府的侍衛一個個的身手不凡,被髮現免不得再吃些苦頭。

風瀾衣收回目光,繼續跟在季柏身後,不一會就進到一間屋子,剛進去門就從後麵關了。

接著,她還冇有完全看清楚屋裡的情形,就見兩名大漢上前左右按住了她。安北王站在她的麵前一手拿碗,一手拿刀,看向她的眼神中再也冇有男女之情,有的則是狠戾。

“四王妃,你彆緊張,本王隻是先取你一點血。”

麵對如此詭異的一幕,風瀾衣根本就冇有緊張,甚至連掙紮也冇有,反而嘲諷的冷笑。

“皇叔,看來你還是想一道路走到黑。以為用一點血就能解郡主的毒了,以為將彆人的臉皮占為己有,就能遮住郡主那早就腐爛的臉了?”

“哐當”安北王手裡的碗掉在地上碎成了幾瓣,安北王聞言先是震驚後是狂怒,上前掐住了風瀾衣的脖子。

“風瀾衣你知道你在說什麼,你就不怕死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