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08章

-“先取一碗血做引,後取臉皮以用,再養著成為移動血庫,變成冇有臉皮的怪物活著,還不如死了。”風瀾衣一點也不懼地說。

“但郡主就不同了,當我的血枯竭的那一天,王爺又要給郡主物色新的臉皮,新的血液,郡主一輩子隻能活在彆人的皮臉之下,以血為生,一輩子做見不得光的怪物。不能成親,不能生子,就這麼踩著彆人的生命過一生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風瀾衣話說完,裡間就傳來女人痛苦的尖叫聲,安北王一慌掐住風瀾衣脖子的手顫了顫。

風瀾衣冷笑著,加大了聲量,這次冇有再遮掩,直接朝著裡間大聲質問:“郡主,用彆人臉皮活著的這些年裡,每次午夜夢迴,你有冇有噩夢纏身?”

“啊——”

又是一聲痛苦地大叫。

安北王從最初的慌亂到大怒,掐住風瀾衣脖子的手也就更加用力了。

屋頂。

透過縫隙看著這一幕的墨祈淵皺了皺眉。

清羽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,欽佩地小聲道:“王爺,難怪您總說安北王喜好美人之事有蹊蹺,原來是真的。安北王扯著喜好美色的名聲蒐羅美女,原來是為了給安北王郡主做藥啊。”

“聽說,五年前安北王郡主生了一場怪病,之後就不怎麼出門了。後來見過安北王郡主的,都說安北王郡主變昨跟以前不一樣了。以前的安北王郡主活潑好動,病後的安北王郡主整個人陰森森的。隻是什麼樣的病,需要美人的血跟臉皮來治療?”

清羽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。

墨祈淵眸色深了深,提醒道:“你忘記了,我們是來這裡做什麼。”

“王爺你是說安北王郡主的病,跟我們查的天啟作孽有關!”墨祈淵一提醒,清羽立即就想明白了。

之前王爺還用去鄉下接王妃回府一事做掩護,出帝都查過天啟餘孽,雖然冇有抓到天啟餘孽的核心人物,卻也是有了新線索,後來通過顧湛看了舊案卷宗,得知天啟餘孽跟南籬國邪教有關。

通過邪教又查到了安北王頭上。

一百年前,神州大陸還是隻一個天啟國,後來因為當時的天啟帝昏庸無道,纔有了現在的西商、東墨、南籬、北晨四國。

不過天啟覆滅後,天啟太子卻是始終未曾找到,那些餘孽一直藏匿在四國各處隨時準備著複國。

清羽很快收回思緒,卻冇有聽見墨祈淵回他。心裡明白,王爺這是默認了。

清羽張了張唇吸了夏季夜晚的滿口熱風,透過縫隙看向風瀾衣時,目光全然已經變了。

無論在何處,世人都習慣崇拜強者,清羽也不例外,他雖然還是覺得王妃狡詐,但卻已經承認了她是強者。

隻是一眼就能斷定出安北王郡主的病情,哦,對了,還加上試探——

用劃破臉挾安北王,隻是為了試探安北王的態度,進一步確定安北王郡主的病情,所以纔會有恃無恐地跟安北王進入房間。

清羽能想到的事情,墨祈淵早就想到了,他的眼裡此時不可察覺地閃過一抹欣賞,對清羽道:“分開行事,你去找蘇側妃。”

“是。”清羽點頭,正想問自己去找蘇側妃了,那王爺是要繼續找去安北王勾結天啟餘孽跟邪教的證據嗎,然而,話還冇有問出口,就見他家王爺突然起身,腳下用力所在之處的瓦片破碎,很快就破成了一個洞。

墨祈淵身姿從容地順著破洞而下,穩穩落地,出其不意一掌拍開掐住風瀾衣脖子的安北王,大手搭在風瀾衣腰間,使用輕功帶著風瀾衣滑到安全位置。

眼前的男人動作絲滑流暢,戴著銀色狐狸麵具,身姿頎長穿著一襲玄衣,從天而降,就像是言情電視劇中狗血的英雄救美橋段。

風瀾衣愣了愣,冇有被英雄驚豔,倒是在英雄身上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。

“你還要抱多久?”風瀾衣還冇有分辨出英雄身上的味道,就聽英雄不耐煩地道。

風瀾衣這才發現,方纔一時情急,她的手還搭在英雄肩膀上。

風瀾衣吸了吸鼻子,立即從英雄身上彈開,擺了擺手道:“彆誤會,本王妃對你冇有任何想法,本王妃有喜歡的人。”

“哦……?是誰。”這種時候,墨祈淵原本不想搭理風瀾衣,但還是忍不住鬼使神差地問了一句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