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章

-芳柔院。

幾乎是風瑤一進前院書房,蘇靜柔就已經得到了訊息。

蘇靜柔正在修剪綠植,聞言“哢”的一聲,手裡的剪刀剪掉了一大片綠枝,一株原本造型俱佳的綠植就這樣被毀了。

蘇靜柔煩心地扔下了手裡的剪刀,揮手示意讓人將綠植撤掉。

夏竹上前扶住蘇靜柔的手,一臉擔憂跟不滿。

“側妃,催嬤嬤方纔回稟,王妃一直在歸置院子,她手裡的丫頭小鎖更是來回去了兩趟大廚房搬運食材,現在又讓小郡主去書房纏著王爺,這一次絕對不能讓王妃捷足先登了。”

蘇靜柔搭在夏竹手背上的手驀地收緊,撇了夏竹眼後,眸色沉了沉。

一個風瀾衣她不足為慮,但夏竹的話戳中了她的內心。

王爺待她很是不錯,知道她身體弱,這些年就一直冇有碰她。

她心裡著急,可為了在王爺麵前維持自己名門閨秀的矜持形象,遲遲都冇敢主動往前。

可王爺若一直不碰她,她又怎麼能懷上孩子,已經讓風瀾衣用那種手段懷過一次了,難道還要讓她用相同的手段又懷一次,到時候外麵的人,又會怎麼看她?

蘇靜柔的手再一次收緊,痛的夏竹蹙緊了眉頭。

片刻,蘇靜柔重重地吐出一口濁氣,像是終於打定了主意,她鬆開夏竹吩咐:“你去,把管家今日送過來的冰全部用上,本側妃要沐浴。”

暮色降臨,天一點點地暗下。

墨祈淵放下了手裡的公文,站起身來,清風上前整理書案。

墨祈淵看了清風一眼,食指跟拇指磨搓著袖口,似漫不經心地問道:“你送小郡主回去,她可有說什麼?”

清風手裡動作一頓,想到風瑤回去時那個失落的小表情,就開始添油加醋,嘀嘀咕咕。

“小郡主太可憐了,屬下送她回去時,她都哭了。王爺您就算罰屬下,屬下也要說。小郡主一片孝心頂著大太陽,給您把冰飲送過來,您怎麼忍心把她趕回去。如果換成屬下,屬下也要傷心……”

清風說起來冇完冇了,墨祈淵臉色一變,冷聲打斷:“好了,出去,今晚彆讓本王看到你。”

清風咬住了唇,這下是真的要傷心了,他放下手裡的東西,轉身默默地出了書房。

墨祈淵盯著清風黯然離開的背影,想到清風剛剛說的話,腦中浮現出風瑤眼裡含著淚的可憐模樣,胸口一窒。

小傢夥太喜歡他了,一點敷衍都不行,真是麻煩。

算了,如果他今晚不去落月院,小傢夥還知道要哭多久,風瀾衣也許還會因此遷怒小傢夥。

一會過去,不管風瀾衣怎麼示好,直接無視就行。

墨祈淵傲驕地抿了抿唇,一甩袖子雙手負在身後,抬步走出了書房。

他剛走到後院,夏竹就從遠處匆匆走了過來,屈膝行禮:“王爺,不好了,我們家側妃,突然發熱暈過去了。”

“可有請大夫?”墨祈淵問。

“常給側妃看病的徐大夫,剛剛已經過去了。”夏竹斂著眉眼回道。

墨祈淵眸色一沉,換了個方向,腳步往芳柔院而去。

同時,從傍晚起,就聽風瀾衣吩咐關注著芳柔院動向的小鎖,在得到這個訊息後,偷偷回到了落月院。

關上門,小鎖立即喜形於色。

“王妃,果然如您所料,側妃她突然發熱暈過去了,芳柔院人仰馬翻,大夫跟王爺都已經過去了,我們現在可以走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