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4章

-蘇靜柔目光閃了閃道:“明煦,我聽到門房跟安北王稟告你來找我了,我就想辦法逃出來了。王妃姐姐她……她想要留下,不願意跟我走。明煦,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相信我的對不對。”

事到如今,蘇靜柔也覺得這件事越發不受她控製了,萬一風瀾衣撒嬌讓安北王放她回去,再反咬她一口,有那三封信在,她冇有辦法將自己完全摘乾淨。

她也害怕墨明煦知道真相後對她失望。

更害怕墨祈淵因此厭惡她。

蘇靜柔是真的低估了墨明煦對她的愛。

墨明煦幾乎想也冇有想地說:“當然,無論怎麼樣我都會站在你這邊。風瀾衣的事你不必再提,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。都是她逼你的。”

蘇靜柔驚訝,聽墨明煦的語氣,墨明煦是知道今日發生的一切都與自己有關了,而墨明煦義無返顧的站在了她這邊。

她太感動了。

“明煦,還是你瞭解我。”蘇靜柔緊緊抱住了墨明煦,心裡一顫踮著腳就吻上了墨明煦的唇。

明煦對她這麼好,她給出一點報償不為過吧。

墨明煦一怔,從最後的抗拒到反客為主。

麵對自己心愛的人,又怎麼能狠下心去拒絕,都是因為愛情,愛情無罪,四哥應該不會怪他吧……

難捨難分之際,不遠處有亮光照來,墨明煦連忙牽住蘇靜柔的手,把她護在身後,往黑暗中隱去。

墨明煦跟蘇靜柔能不能逃脫風瀾衣不關心,若是她知道墨明煦給墨祈淵的那頂帽子真的坐實了,她估計會樂死。

但此時她卻是樂不出來。

當她將郡主全身複原後發現,郡主身上真的佈滿了紅色的印記,當時她隻是臉上有一小塊,就被人稱為醜女,郡主全身上下都是,難怪寵愛女兒的安北王會走極端。

傷害他人性命的做法不可取,這份愛女之心,卻是讓人動容。

然而,她在檢查郡主的舌苔、手、足之後,又不得不麵對一個事實,那就是郡主身上的毒跟她以前身上的毒同出一脈,隻是劑量不對,或者是下毒的手法,以身體體質的不同,產生的結果也不同。

她的隻是被誤認為胎記,而郡主的則是遍佈全身,甚至於不時還會毒發,如同萬蟲噬咬。

可以肯定郡主地毒解了以後,絕不可能跟她一樣能驅使毒物。

這樣看起來,她就是一個成功品,郡主是一個失敗品。

試藥試藥,她從一出生起就被人試藥了,被試藥後還能健康長大,那些將她試藥的人早晚會來找她吧。

試藥穀……會不會跟南籬帝有關,以及不知真假被南籬帝帶走的那個孩子有關。

她感覺自己掉進了一個棋局裡,或許從一出生就已經掉進去了。

風瀾衣掩飾住內心的情緒,扯過被子蓋在郡主身上,放下紗幔走出裡間。

安北王一看到風瀾衣出來,就想要闖進去。

風瀾衣自徑坐到了圓桌邊,頭也不回地道:“郡主暫時還在昏睡中,一切安好。我現在需要一些藥材替郡主祛毒,需要王爺配合著去準備。”

聞言安北王即將邁進裡間的腳步又退了回來,他滿口答應:“四王妃放心,你需要什麼,本王馬上讓人去辦,來人筆墨伺候。”

風瀾衣提筆寫字,不一會需要的東西就一一躍於紙上,安北王拿來一一看過後交給季柏:“快去準備。”

季柏離開後,風瀾衣看了眼還守在身邊的墨祈淵,還是開了口:“安北王,我要的那些東西,其實隻是給郡主解毒的第一步,我需要清楚的知道,郡主當初是如何中的毒。”

墨祈淵眸色深了深,這也是他感興趣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