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8章

-風瀾衣準備好藥材後,就正式給郡主藥浴。

郡主剛泡進入藥池冇有多久,人就清醒過來,整個人的精神狀態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起來。

等在浴池外的安北王聽到婢女的稟告高興得直摸肚子,安北王妃也一連唸了好幾聲阿彌陀佛,隨後就感激地拉住風瀾衣的手。

“四王妃,多虧有你,我們家安兒總算有救了。忙了這麼久,肯定累到了。我已經命人準備好廂房。今晚就在這裡歇下。老四那邊我已經讓人傳話。今日之事全是誤會,明日我陪你一起回四王府解釋清楚。”

倘若有安北王妃親自陪著上門,即便安北王的名聲再差,也不可能會影響她,這樣的安排無疑是目前最好的。

風瀾衣冇有拒絕,抽回自己的手:“如此便勞煩了。”

“不勞煩,這怎麼能叫做勞煩。”安北王妃飛快撚動著佛珠很是高興,隨後又看向戴著麵具的墨祈淵。

“這位兄弟,天不早了,你也一道歇下吧。上門即是客,何況聽說你還是為了安兒的病前來。”

“多謝安北王妃。”墨祈淵從善如流的抱拳。

安北王冷哼了一聲,顯然不樂意墨祈淵留下,但又像是不想拂了安北王妃的意思,隻能依從。

男女有彆,風瀾衣跟墨祈淵不可能住在同一個院子,風瀾衣叮囑了婢女幾句,郡主接下來藥浴需要注意的事項,就跟墨祈淵分道揚鑣。

風瀾衣由著婢女帶路住了東跨院,房間整潔佈置大方,一看就是客院。

她剛進房間不久,就有婢女送來蔘湯茶水。

風瀾衣喝了點蔘湯就打發婢女離開,自己吹熄蠟燭躺下。

夜越來越深,外麵星光將樹的影子拉長。

黑夜裡一個人從房間裡出來,剛出院子就看到牆邊站著個人。

風瀾衣下意識把手伸進袖子裡,當看清楚那人是戴著麵具的墨祈淵時,又把手放了出來。半是調侃地道:“肖五,你冇有喝蔘湯。”

狗男人取個名字也夠敷衍的,肖五,怎麼不叫肖六,正好跟墨明煦那個老六湊一對。

墨祈淵像是專程在等風瀾衣,聞聲便站直了身體,冇有感情的道:“你不也冇有喝。”

風瀾衣撇了撇嘴,進房間後送來的蔘湯裡摻有迷藥,雖然那迷藥是通過改良的特效藥,但她還是輕輕一聞,就聞出來了。然後她就將計就計,假裝睡覺,果然冇有一會,就聽到有人摸進了她的房間。

不過此時,那個摸進她房間裡的人,早就被她五花大綁地塞進了被窩裡。

瞧墨祈淵這模樣,應該跟她遇到了相同情況。

“肖五,你覺得是安北王有問題,還是安北王妃有問題。”風瀾衣不再跟墨祈淵拌嘴,試探性地交換資訊。

“安北王妃。”墨祈淵這會倒是比風瀾衣更直接。

風瀾衣笑了,墨祈淵跟她不謀而合。

明顯郡主跟安北王都在維護安北王妃,安北王妃若隻是識人不清,何必需要這樣遮遮掩掩。除非安北王妃就是那個犯下通敵賣國罪名之人。

真相到底如何隻能活捉安北王妃,一探究竟才能知道。

“肖五,我們合作吧,我對試藥穀的藥感興趣,想要研究。至於你想要什麼,我都可以不追究。”

風瀾衣假裝隻癡迷醫術,實則,她也想要弄清楚試藥穀的秘密。

墨祈淵不知道在想什麼,看了風瀾衣一眼冇有拒絕:“可以。”

小佛堂外麵靜悄悄的,一個侍衛也冇有。

風瀾衣跟墨祈淵對視一眼,都察覺到了異樣,可還是默契地摸了進去。

是龍潭是虎穴闖了纔會知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