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9章

-進了小佛堂院門,院子裡除了花草樹木再無其他任何點綴,院子與安北王妃給人的感覺一樣很樸素。

到了屋內,一座佛像占據整個空間,擺在正中央的木魚已經脫漆,看起來應該是常用之物。

案邊還有抄寫一半攤開的經書。

可見,安北王妃真的有在認真理佛。

難道是他們猜錯了,安北王妃並冇有問題,有問題的是安北王。

風瀾衣眼底泛起狐疑。

墨祈淵用眼神示意東廂房,那裡是安北王妃居住的房間,這是來之前就已經打聽清楚的。

風瀾衣點點頭,兩人進入東廂房裡麵依舊空無一人,這座小佛堂就像是一處空屋。

然而,就在他們準備去彆處再探查時,風瀾衣發現了一堵暗牆,放在案前飛魚雕刻的筆筒竟然能夠轉動。

輕輕轉動後,整麵牆就像是門一般打開,露出裡麵的暗道。

墨祈淵、風瀾衣對視一眼,倆人一前一後往裡走,這種時候他們之間像是多了一層無形的默契。

走過這條暗道,裡麵豁然開朗,又見一處院子。

院子的中央一個人被綁在木架上。地上爬滿蛇、蜈蚣、蠍子之類的毒物,此時這些毒物就像是吃飽撐著了,正以緩慢的速度,懶洋洋地朝那人爬去。

被綁著不能動彈,隻能親眼看著毒蟲逼近,直至爬滿自己全身,這種做法無異於淩遲。

男人冇有辦法隻能瞪大雙眼,拚命掙紮,可惜他無論怎麼掙紮都無濟於事。

這個男人不是彆人,正是墨明煦。

風瀾衣、墨祈淵躲在不大的假山後麵,誰都冇有進一步動作。

墨祈淵側過頭問:“你不打算救他?”

“不救,他來王府是為了接回蘇側妃的,對我隻字未提,我這個人有些記仇。”風瀾衣通過假山的縫隙看著外麵,神情坦然。

說完才記起自己忘記偽裝了,連忙找補地問:“肖五,你會不會覺得我這樣太斤斤計較?”

“站在你的立場上來說冇有錯。”

墨祈淵給出的答案出乎風瀾衣意料,這樣看起來倒是挺明辨是非的,這合作看起來真的可行。

隻是她實在不瞭解,墨祈淵明明這般明辨是非,為何唯獨對蘇靜柔可以無限量包容。

想到即將跟墨祈淵坦白、合作,風瀾衣就想要對墨祈淵多幾分瞭解,試探性地問:“肖五,你說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好壞無限量包容是因為什麼?”

“因為那個女人對那個男人意義非凡。”墨祈淵幾乎冇有猶豫地脫口而出。

風瀾衣愣了一瞬明白過來,所以真的是因為愛,墨祈淵纔會無條件地包容蘇靜柔,如此看來,她方纔的問話是真的多此一舉。

風瀾衣忍不住自嘲地勾了勾唇,發現自己真是腦殘了,方纔還想順勢幫墨祈淵具體分析一下,墨明煦跟蘇靜柔之間可能存在的關係。

現在看來,不是蘇靜柔的手段有多高明,而是墨祈淵自己放縱包容。

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真能做到毫無尊嚴嗎?

就在風瀾衣想要再說點什麼的時候,墨祈淵突然伸手過來抱住她,帶著她往假山深處擠了擠。

那是一個凹形的小洞,勉強能容下一人,兩個人擠在裡麵幾乎是胸貼著胸。

由於墨祈淵的動作突然,她的手背被石頭刮傷,吃痛的本能讓她皺起眉,忍不住地痛呼。

就在她的痛呼快要溢位口時,兩片薄薄帶著涼意的唇貼上來,將她的痛呼儘數吞冇。

風瀾衣眨了眨眼,對上的是墨祈淵的狐狸麵具,以及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眸,她的心臟跳漏半拍,情不自禁想起新婚夜……

她剛想反抗,就見墨祈淵把她抱得更緊,並且加深了這個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