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26章

-安北王妃一路往前,原本已經越過風瀾衣、墨祈淵藏身的大樹,不承想,突然又停下步子,返了回來。

“四王妃,這麼晚了,冇想到你還有閒情逸緻在這裡玩躲貓貓,倒是跟你家小世子、小郡主一樣調皮了。”

安北王妃臉上是慈眉善目的笑容,說出來的話也有幾分逗趣,但聽到風瀾衣耳朵裡卻是不一樣。

風瑤、風燁纔不見,安北王妃突然提起他們,顯然就是告訴自己,孩子在她手裡。

風瀾衣聞言眼裡閃過幾分焦慮,很快,她又鎮定下來。

安北王妃既然提起風燁、風瑤,那就證明風燁、風瑤應該還冇有出事。

風瀾衣抿了抿唇,現如今被髮現,再藏著也冇有用了。安北王妃的機警不容小視,原本的偷聽計劃註定無法再進行。何況之前因為墨明煦也耽擱了那麼久。

不如直麵對峙。

風瀾衣跟墨祈淵交換眼神,先一步走了出來,墨祈淵緊跟其後。

安北王妃在看到風瀾衣時,臉上還有笑,可當目光移到墨祈淵身上時,她臉上的笑意就消失了。

她從墨祈淵的衣著上,猜出墨祈淵就是戴狐狸麵具的肖五。

安北王妃冷笑著嘲諷:“四王爺,都說你在一眾王爺中最為沉穩,冇想到四王爺還有喬裝打扮,私闖自己皇叔府邸的喜好。此事皇上若是知道,一定也會為我們安北王府做主的吧!”

聽這話是在威脅!

墨祈淵卻也是冷哼一聲,絲毫不懼,一語道破安北王妃的身份。

“本王也不知道,安北王妃竟然是南籬邪教護法,父皇若是知道後,你說是先責備本王,還是先治皇叔的罪?”

安北王妃冷笑了一聲,卻是冇有否認。

墨祈淵繼續說出自己的猜測。

“安北王妃,你之前說的那個故事,隻有三分為真吧。五年前給郡主下毒試藥為真,結識蘭夫人為假。因為那個蘭夫人隻是你的化身。本王實在好奇,究竟是因為什麼,讓你不惜傷害自己的女兒,狠心在自己女兒身上下毒、試藥。”

安北王妃輕笑著反問:“那你呢,四王爺。究竟是因為什麼,你要死揪著我們試藥穀不放。王爺又是想知道什麼呢?”

兩人互相試探,點到為止,誰也不願意再多說一句自己的秘密。

風瀾衣安靜地聽著。因為安北王妃跟墨祈淵的問題,她都感興趣。

僵持不下,墨祈淵率先開口:“事到如今,安北王妃還不願意坦白,那本王隻能不客氣了。”

安北王妃還是冷笑,那意思很明顯,就是你來,我等著。

墨祈淵抽出了身上的軟劍,對著安北王妃襲來,安北王妃將手裡的燈籠朝著墨祈淵扔去,手裡的佛珠頃刻甩出。

原來安北王妃的佛珠竟然是她的武器。

兩人纏鬥在一起,數十個回合之後,安北王妃就開始露出敗象。

安北王妃及時抽身。調轉方向朝風瀾衣襲而。

風瀾衣原本能的躲閃,跟安北王妃纏鬥在一起,安北王妃武功不俗雖然不是墨祈淵的對手,但對付風瀾衣還是可以的。

墨祈淵正要過來幫忙,就見來時的路上衝出三名婦人,上前將墨祈淵攔下,並且纏鬥在一起。

“很好,冇有想到你不僅解了身上的毒,還練了武功。若是他看到,一定會很高興。”這邊,安北王妃一邊跟風瀾衣過招,一邊模棱兩可地說道。

聽這語氣,像是有點嘲諷又有點開心,反正很複雜。

安北王妃對她的感情很複雜?

為什麼呢?

風瀾衣在心裡快速分析著,迫切想要瞭解更多的追問:“他是誰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