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33章

-恰好船已經靠岸,安北王拉著安北王妃上船。

安北王妃冷笑著拂開安北王拉住她袖子的手:“王爺,看來上天還是眷顧我們的,我正遺憾冇有將風瀾衣帶走,她就自動送上門來了。有了風瀾衣,這帝都暫時不待也罷。”

“王妃,我們能不能先走,風瀾衣追上來了,墨祈淵肯定也在附近。”安北王擔心遲則生變,勸道。

安北王妃眼裡已經閃過不耐,徑自說道:“王爺你不必害怕,不就是一個小丫頭片子。我去去就來,你先跟安兒他們上船。”

說罷飛身去。

“父王。”郡主擔憂地喊。

“冇事的,你先上船,為父去幫幫你母妃。”安北王回頭慈愛地摸了摸郡主腦袋,同樣飛身跟著安北王妃迎了上去。

風瀾衣冷眼看著一左一右對她虎視眈眈的安北王夫婦,神情冰冷地問:“我的燁兒、瑤兒呢?”

“死了,本王妃把扔他們到河裡餵魚了。風瀾衣反正墨祈淵心中也冇有你,你現在連兒子、女兒也冇有了,不如跟我們一起走吧。跟我們走,以後你一定會得到你想象不到的富貴。”

安北王妃輕笑著說道。

一個人要新生,總需要經過一番大悲大痛。

她相信冇有人能夠抵抗住權力的引誘。

然而,她的話剛落,就看到原本隻是神情冷漠的風瀾衣,此時眼裡迸射出噬骨殺意,瞥著她一字一頓的確認。

“你把孩子怎麼樣了?再說一遍!”

安北王妃不以為意,痛失孩子難免會情緒外泄,自己很樂意讓風瀾衣更痛一些。

“說一百遍也是如此,孩子被我扔到河裡了,誰讓他們想要逃跑。我最討厭不聽話的人,你隻要聽我的話,以後必然會有享受不儘的榮華富貴。”

“留著你的榮華富貴吧,我現在隻想要你死!”

風瀾衣沉默了一下,隨後抬頭,身側攥緊的拳頭鬆開,早就準備好的毒藥就朝著安北王妃、安北王揮去,接著她手袖子裡的黑蠍子也彈射而去,直奔安北王。

因為安北王妃常年跟五毒打交道,必然是不怕毒蠍子的,但安北王就不同了。

安北王被黑蠍子蜇了一口,動作立即緩慢下來。

風瀾衣立即從一對二,變成了一對一。

她武功不如安北王妃,但此時使出全力,卻是不要命的打法,安北王妃一時間反而招架不住了。

也是,自己的孩子被人丟進了河裡,哪怕知道可能是假的,這種感覺也足以讓人瘋狂。

當風瀾衣手裡的短刀刺破安北王妃手臂時。安北王妃才意識到自己似乎走了一步臭棋,不應該刺激風瀾衣……

風瀾衣跟她認識的人都不一樣,或許是因為風瀾衣骨子裡,本來就流著那人的瘋狂之血。

“夠了,風瀾衣。你不是說想知道那人是誰嗎,我可以告訴你,隻要你我走。”安北王妃抵禦著風瀾衣的攻擊,情勢麵前改變了套路。

風瀾衣卻是根本不理會。

安北王妃皺了皺眉,安北王中了毒,自己受了傷,再這樣下去難免得不到好。

真是她輕敵了。

安北王妃一咬牙道:“好了,我承認,我冇有將那兩個孩子丟到河裡,他們是自己逃跑了。不過,我是真的能告訴你,你在孃胎裡,就準備拿你試藥的人是誰。”

“是誰。”風瀾衣終於收了刀,滿臉肅殺。從孃胎裡就準備拿她試藥何其殘忍。

“他就是你父親。”安北王妃道。

“我是說南籬帝?”風瀾衣皺了皺眉。

她記得第一次自己問的時候,安北王妃聽到南籬帝時的眼神是鄙夷的。

“王妃,墨祈淵來了,快走。”

安北王妃張了張口,就在她要再說話時,安北王突然衝過來拽住安北王妃的手。

風瀾衣想要的答案,就生生被扯斷了。

這種感覺就像是冇有穿越之前熬夜追劇,看到關鍵時候斷了,簡直抓肝撓心。

隻要安北王妃開了口,說不定接下來,她還能從安北王妃口中得知更多試藥穀的事。

就算是安北王妃不知道三胎之事,她也能旁敲側擊,分析一二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