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34章

-風瀾衣心中遺憾,但也絕不可能就此放安北王夫婦離開,她攔住了去路。

“你們不能走,把話說清楚了。還有燁兒、瑤瑤,他們究竟往什麼方向逃了。為何我們一路找來都冇有碰上他們。”

安北王此時中了小黑的毒,臉色青紫,眼看墨祈淵越來越近,隻能焦慮地對風瀾衣指了指風燁、風瑤離開的兩條小路。

“四王妃,兩個孩子都已經逃跑有一段時間,本王還是勸你不要跟我們再拉扯耽誤時間,萬一林中真有野獸,兩個孩子就凶多吉少了。”

風瀾衣聞言心臟就像是被一隻大手扼住了,她回頭看去。

藉著這個空擋,安北王妃突地出手,同樣將藏在袖子裡的毒朝風瀾衣揚去。

安北王妃從冇有歇過帶風瀾衣離開的心思,一直都在伺機而動。

風瀾衣及時側身躲過,卻是冇有想到,一心隻想著離開的安北王突然耍陰招,也同樣襲擊而來。

不是她不夠機警,實在是避無可避,被一掌打中了肩膀。

風瀾衣倒飛摔在地上。

安北王妃得逞冷笑,趁此機會上前扣住風瀾衣的手,想將她強製帶離。

風瀾衣怎麼可能讓安北王妃得逞,眼裡冷意滑過,起身時一把刀再次從袖子裡滑出,精準握在手裡,刀尖往安北王妃腹部送去。

安北王妃冇有想到風瀾衣受了傷還能反撲,一時不察就要被風瀾衣刺中,關鍵時候北安王閃身擋在麵前,刀尖直接冇入安北王腹部。

“王爺!”安北王妃連得扶住安北王,嘶聲叫喊。

風瀾衣同時也捂住肩膀後退,臉上表情冰冷。刺中安北王她冇有後悔,安北王妃害了多少人,如果冇有安北王的放縱跟支援,安北王妃怎麼敢!

這一切都不過是罪有應得。

“我冇有事,彆擔心。你走,快帶我們的安兒走。”安北王明明很虛弱,卻是笑著撫了撫安北王妃的臉。

“不,我不走,要走一起走。王爺,我不會讓你有事,我有藥可以救你。等我解決完風瀾衣這個賤人,我就給你療傷。”安北王妃將自己的臉往安北王手上貼了貼,看向風瀾衣的眼神裡充滿了仇恨。

權勢是很重要,但這些都是建立在親人無恙的前提基礎上。

要說方纔安北王妃還想要帶風瀾衣走,拉攏風瀾衣,此時就是真的怨恨上了。

拉攏也好,怨恨也罷,風瀾衣都不怕。

她已經做好安北王妃瘋狂反撲的準備,就見中了她一刀的安北王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,在笑容完全消失的那一刻,他無奈的收回貼在安北王妃臉上的手,聲音裡帶著寵溺。

“你啊,還是這麼的不聽勸。那又能怎麼辦法,誰讓本王就是喜歡你呢。”

說罷,安北王轉身出其不備,使用內力一掌將安北王妃送到河岸邊上。

他表情冷漠地大喊:“你走,你再不走本王就休了你。”

安北王妃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身處的位置,不可思議地看著一向聽自己的話夫君,說要休自己的話後,用他那肥肉的身體攔住了風瀾衣,又攔住了墨祈淵。

直到這一刻,安北王妃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已經窮途途路。

“母後。”郡主這個時候下了船,著急地看向安北王方向,臉上的麵紗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風吹落,她卻也是不管不顧。

安北王妃看到自己女兒這張人不人,鬼不鬼的臉時心口一揪。

她似乎拿女兒試藥之後,就再也冇有好好看過女兒這張臉。

女兒難過、自卑,卻從冇有怪過她,女兒從始至終都支援她的決定。

她有很好的夫君,有很好的女兒,然而,她卻一心追求權謀,難道真的錯了嗎?

這種時候,安北王妃終於開始審視自己的內心,她伸手摸了摸郡主醜陋的臉,眼裡含了淚:“女兒你受苦了,是母妃的錯。”

“母妃,女兒不怪你,你去救救父王好不好?”郡主乞求,目光始終不離那邊的安北王。

“好,母妃答應你。”

“真的嗎?”郡主大喜。

安北王妃點頭,下一刻用內力將郡主送回船上,並用內力割斷了船的牽繩,船立即隨風飄離。

安北王妃站在岸邊厲聲吩咐船上的翠紅:“保護好郡主,無論發生什麼,絕不能回頭。”

“是。”翠紅含淚遵命,抱住了不停哭喊的郡主。

安北王妃最後眷戀地看了一眼,轉身往回走。

此時安北王已經全身是傷,但是他就是主動挑釁糾纏,像是狗皮膏藥一樣,不放過風瀾衣跟墨祈淵。

為了自保墨祈淵、風瀾衣隻能出手,又是一掌安北王被打飛在地,當場口吐血。

安北王妃上前扶起安北王,表情冷漠地看向墨祈淵。

“四王爺,我知道你為何一定要找試藥穀的麻煩,你隻要殺了風瀾衣,我就告訴你試藥穀的秘密,以及前朝公主的線索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