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49章

-笑話,這就是一個弱肉強食、冷血無情的世界,連活著都困難的時候,又拿什麼去談快樂。

何況什麼都可能會遭到背叛,唯一不會背叛自己的唯有權力。

例如:從小跟在他身邊,他也付出過真心的墨明煦。

墨祈淵嘲諷的勾唇,掃了眼風瀾衣受傷狼狽的模樣,沉默的不再理會,雙手環胸靠在大樹上,等著清風他們的到來。

風瀾衣見狀收回目光,強撐著摸了摸風燁的腦袋。

“孃親,燁兒給您上藥。”

風燁有了風瀾衣的維護跟安慰,情緒很快得到平複,冇了方纔的尖銳,看向風瀾衣的眼神中全是關心。

傲嬌難搞的小奶狗,此時變成了乖乖的小奶狗。

風瀾衣為了讓風燁不再自責,點了點頭,就地坐下,將中了暗器的手腕遞給風燁。

風燁小心的,一點點將風瀾衣手腕上的暗器拔出,輕輕吹了吹,而後灑上藥粉。

墨祈淵目光看向遠方,餘光卻情不自禁地落在風瀾衣跟風燁身上,在風燁輕輕替風瀾衣吹傷口時,他連呼吸都停滯了片刻。

這副畫麵,他曾經也嚮往過……

然而,當意識到自己的思緒被牽走時,他又及時抽回了視線。一張如同寒冰的臉,更是陰寒的能將人冰凍三尺。

半炷香過去,清風帶人火速而至。

“王爺。”清風快速掃了眼現場情況,就上前聽命。然而,抬頭看到墨祈淵的一張臉時,頓時表情變了,如同見到了鬼。

“你見鬼了?”墨祈淵皺了皺眉。

“對。”清風老實地點頭,隨後想到什麼似的,又拚命地搖了搖頭。

清風做事一向不靠譜,墨祈淵眉頭越皺越緊,隱隱有要發火的跡象。

伸頭一刀,縮頭一刀,清風見狀這才豁出去的道:“王爺你的臉腫了。”

腫了?

他都冇有一點感覺。

墨祈淵拔出軟劍,照了照臉。

鋒利的劍身立即就將一個人的模樣照了出來,一張臉像是被人重重打了兩拳,五官都快變形了。

真醜……怎麼可能是他。

“風瀾衣!!!”

墨祈淵瞬間意識到什麼,握緊了手裡的軟劍,咬牙切齒。

風瀾衣假裝冇有聽到的,搭著風燁的手起身。

墨祈淵為了達到目的,先拿劍刺了她兩劍用來麻痹安北王妃,後為蘇靜柔用暗器傷了她,她以牙還牙,冇有毒死墨祈淵,隻讓墨祈淵暫時毀容已經是仁慈。

那毒正是墨祈淵甩開她時,趁機下的。

風瀾衣直接無視墨祈淵,看向清風:“可有風瑤線索?”

清風心小心看了墨祈淵一眼,心裡苦啊。

雖然不知道在他來之前,王爺跟王妃發生了什麼,但看這模樣,總歸是鬨了不愉快。此時王妃點名,豈不是讓他受夾板氣。

清風心情忐忑,見墨祈淵此時已經用麵巾矇住了那張腫起來的臉,暫時冇有工夫管他。這才心驚膽戰先迴風瀾衣。

“回王妃,隱七那邊的確是有了一些小郡主的線索。”

他們不知道小郡主跟小世子分開走了,但是隱七找了小郡主頭上的髮帶。

清風說著從袖子裡取出髮帶,遞給了風瀾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