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55章

-風瀾衣擁被坐起,就見墨祈淵將房間裡的燈點亮了。

眼前光線變得明亮,墨祈淵的模樣也能看得更加清楚了。

一襲紅衣襯得墨祈淵氣度非凡,發如墨、眉如黛、膚如玉,是真真的好看,這也是記憶中除了新婚夜,第二次看到墨祈淵穿紅色。

然而,風瀾衣卻無心欣賞美色,就算是有心欣賞,也對墨祈淵提不起來任何興趣。

她總覺得今晚的墨祈淵有幾分詭異。

“清風、清羽。”

風瀾衣穿鞋下地,就被墨祈淵一把推回,按在床上坐好。

“噓,彆喊,一會將人都喊來了。”墨祈淵修長的食指抵在風瀾衣的紅唇上,聲音溫柔帶著一點哄人的味道。

在手指壓在唇瓣上的瞬間,風瀾衣身體不由自主的一僵,隨後就是惱怒。

她用力一把將墨祈淵推開,狠狠擦了擦被墨祈淵碰觸過的地方:“墨祈淵你又在抽什麼瘋,你既然怕蘇側妃知道,半夜來我房間裡做什麼。”

“你在生氣?”墨祈淵皺眉,目光落在風瀾衣那隻中了暗器的手上,溫柔的眼裡又閃過自責,冇有計較風瀾衣態度惡劣,上前捧起風瀾衣的手,輕輕吹了吹。

他眼睛抬起,那溫柔如海彷彿要將風瀾衣吞併:“暗器打入手腕時一定很疼吧,對不起,哥哥他固執又暴戾,我代他再次向你道歉。”

風瀾衣正想說貓哭耗子假慈悲,抽回自己的手,就被墨祈淵嘴裡的話給震驚到了。

哥哥?

墨祈淵什麼時候有哥哥了,何況自己手腕上的暗器明明就是他自己打入的。

風瀾衣驀地就想起在皇宮,從麗晨宮暗道裡出來的那一晚

墨祈淵雙目猩紅,似乎是受了寧妃的影響,晚上就發癔症了,把她當成了寧妃。

現在難道又發癔症了。

風瀾衣盯著墨祈淵的眼睛:“你說代你哥哥認錯,那你是誰?”

“我是誰?”墨祈淵愣了一下,就揚唇笑了,笑起來如春風溫暖,一點也不似平時,總是麵無表情一張冰塊臉,即便是笑,也是嘲弄的笑。

他優雅進退有度地道:“對不起皇嫂,雖然我早就聽說過你,但我們到底還是第一次見,我都忘記要自我介紹了,我叫寧小四,跟哥哥是雙胞胎,以後你叫我小四就好。我哥哥他不是很喜歡我,所以我一直都冇有機會跟你見麵。”

風瀾衣斂了斂眉,一邊不動聲色打量著墨祈淵,一邊分析墨祈淵的話。

眼前的男人,雖然說話的語氣表情跟墨祈淵都不一樣,長相卻是一模一樣,他應該是來之前換了衣服重新熏了香,身上的藥香味纔沒有那麼重了。

所以之前進入房間,她纔沒能第一時間認出墨祈淵,此時待在一個空間久了,墨祈淵身上草藥香又隱約飄了出來。

因此他的話是不成立的,他根本不是墨祈淵的雙胞胎弟,也不是寧小四,他就是墨祈淵本人。

墨祈淵這次發癔症,都幻化出真實姓名了,可見不是單純的發癔症這麼簡單,倒像是二十一世紀的一種心理疾病——人格分裂。

風瀾衣抬眼,為了證實心中想法問:“為什麼你哥哥不喜歡你,他不許你出來,那你平日都住在哪裡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