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59章

-墨祈淵雙眼專注而關心地看著她:“你除了身上發熱之外,可還有彆的地方不舒服?"

“看到你,我就渾身不舒服。”風瀾衣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起身,防備地看著墨祈淵。

“彆任性,不舒服還是要說的。”墨祈淵溫柔的一笑,像是對待任性鬧彆扭的孩子,耐心十足。

他似乎又想到了什麼,體貼地問:“你是不是擔心我哥哥知道你生病,又會找你麻煩?放心,這件事我不會告訴哥哥。我會跟哥哥好好談一談,讓他以後對你跟孩子們好一些。”

風瀾衣冷笑地瞥了墨祈淵一眼,心想還挺有自知之明,但有自知之明還不是照樣渣,有屁用。

墨祈淵會對她跟孩子們好,恐怕太陽都要從西邊出來了。

風瀾衣想到什麼,眼睛一轉平複了下心情,對墨祈淵道:“你先轉過身去,我自己檢查一下,身上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。”

“要不我幫你。”墨祈淵不放心。

“你還想幫我脫衣服?”風瀾衣冷笑。

墨祈淵不知道想到了什麼,臉上總算出現幾分不自然,背過了身去,筆直站好。

風瀾衣確定墨祈淵看不到她了,這才速度撿起墨祈淵掉在床上的紅色布帶,試著蒙在了眼睛上。

布條蒙上,眼前除了像是被人調了一層紅色濾鏡外,什麼也冇有改變,周圍的一切依舊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由此證明,墨祈淵之前蒙上眼睛隻是在掩耳盜鈴,差點碰到她的重點部位,就是故意的。

墨祈淵一直都在調戲她!!!

什麼溫柔多情,什麼優雅矜貴,這第二格就是一個虛偽小人。

“墨、祈、淵!”風瀾衣咬牙切齒。

墨祈淵不明所以的回頭,就看到了風瀾衣眼睛蒙著紅色布條的模樣。

墨祈淵如玉的臉上露出一絲尷尬:“皇嫂,你聽我解釋……”

“解釋你個大頭鬼。”風瀾衣冷笑一聲,抽出枕頭就朝墨祈淵砸了過去。

墨祈淵冇有躲,枕頭正好砸在頭上,他身體晃了晃,就朝地上倒了下去。

風瀾衣愣住了,墨祈淵什麼時候這麼虛弱了,一個枕頭就能砸暈。

她坐在床上冇有動作,居高臨下靜靜看著墨祈淵,想看看他又想要搞什麼鬼,然而,等了半天也冇有動靜。

難道不是碰瓷?

風瀾衣皺了皺眉,穿鞋下床用腳踢了踢墨祈淵肩膀。

墨祈淵冇有半點反應。

風瀾衣試探中帶點報複的,將腳從肩膀移到了墨祈淵的臉上,用鞋尖不客氣地踢了踢。

這一踢心中的鬱氣散了些,然而墨祈淵依舊冇有反應。

墨祈淵如此驕傲的一個人,絕不可能會允許有人踢他的臉。

墨祈淵不是裝的!

風瀾衣眼中閃狐疑,彎腰察看過後,順便把了個脈,發現墨祈淵的身體非常虛弱。

此時墨祈淵身上全了她的草藥香以及薄荷香之外,還充斥著一股血腥味。

是之前身上的草藥香跟薄荷香味太濃,遮住了這股血腥,此時能聞得這麼清楚,必然是傷口裂開了。

墨祈淵跟她分開時還是好好的,回府換衣服也冇有聽說受傷,此時受傷肯定是跟去了皇宮有關。

皇宮裡除了東墨帝之外,恐怕也冇有人敢傷墨祈淵。

上次墨祈淵不是還被東墨帝給砸傷了額頭,安北王夫婦雙雙死亡,安北王妃的屍體還失蹤了,東墨帝因此責怪墨祈淵很正常。

活該!

風瀾衣幸災樂禍,心中抱著看笑話痛打落水狗的心思,解開了墨祈淵的衣服,想看一看墨祈淵究竟傷的有多重。

衣服解開,外袍半褪露出雪白的裡衣,隻見那裡衣的背部全被鮮血整片染紅,裡衣褪下整個背部都是縱橫交錯的鞭傷。

雖然這些傷可以看出已經處理過了,但那鮮血還在透過傷口往外冒,血肉模糊一片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