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66章

-墨祈淵看著風瀾衣雀躍的模樣,彷彿就已經看穿了風瀾衣的心思。

他冇有風瀾衣想象中的慌亂或者惱怒,反而唇瓣掀起一股瞭然的笑。

這笑看得風瀾衣心裡發毛,不由自主地問:“你笑什麼。”

“笑你,口是心非。”墨祈淵懶懶地睨著風瀾衣。

風瀾衣莫名心跳加速,同時也明白了墨祈淵的意思。看來墨祈淵是對她以前的示好,深信不疑了。

她無話可說,總不是能自己拆自己的台,隻能道:“那王爺,你要不要開門?”

墨祈淵深不可測的一笑,房間外蘇靜柔說話了。

“瑤兒,看來你是對柔姨有些誤會,要是因為在安北王府的事情還在生柔姨的氣,柔姨向你道歉。柔姨這麼過來是有重要的事情,柔姨是來阻止你孃親犯錯誤的。”

“你胡說八道,孃親在房間裡睡覺,怎麼可能犯錯誤。”風瑤奶凶奶凶的回懟。

蘇靜柔的聲音再次響起,傳了進來:“瑤兒,大家都知道你孃親是南境神醫的徒弟,擅長使毒,昨日王妃跟王爺起了衝突,王爺受傷半夜失蹤。這事恐怕跟你孃親脫不了乾係。”

“你是說孃親要給醜爹爹下毒嗎?不可能。”

“冇有什麼不可能的,有人昨晚聽到王妃房間裡有動靜傳出。”

“小郡主,要不你將王妃先叫出來。”清風的聲音又響了起來。

風瀾衣聞言突然有些悟了,難道風瑤方纔會說清風帶著人走來走去,原來找的重要東西就是墨祈淵。

墨祈淵臉色難看地睨著風瀾衣。

風瀾衣冷笑地回望:“怎麼?王爺。你不會是真的以為我要下毒害你吧。”

“不是冇有這種可能。”墨祈淵冷冷地說了一句,下一刻就打開了房門。

“王爺,你真的在王妃這裡。”清風一看到墨祈淵就鬆了口氣。

“王爺你冇有事吧。”蘇靜柔關心地上前。

墨祈淵隻是看了蘇靜柔一眼,並冇有理會,其中表情最為驚訝的還是風瑤。

風瑤一隻小胖手捂住嘴巴,一隻小胖手驚訝地指著墨祈淵:“醜爹爹,你怎麼從孃親房間裡出來了。”

“有何不可,你孃親是本王的王妃。”墨祈淵眸色一動,不置可否,仔細聽又像是在故意引導。

“!!!昨晚你跟孃親床頭打架,床尾和了?”風瑤吸了吸口水,果真想歪,更加驚訝地脫口而出。

小娃娃再聰明也隻有四歲,並不知道有些話,在有些場合是不能說的。

墨祈淵沉吟了一會兒,就模棱兩可點頭:“昨晚的確是睡在一張床。”

這是歧義!!!

風瀾衣挑了挑眉,驚訝地看向墨祈淵。

墨祈淵出來後,當著蘇靜柔的麵,不是應該主動跟她撇開關係嗎。

“孃親,這是真的嗎?”風瑤邁著小短腿走過來晃了晃風瀾衣的手,小小的腦袋裡像是一時間裝不下這麼多資訊了。

風瀾衣抿唇,瞥了眼刹那間臉上已經毫無血色的蘇靜柔,不想解釋。

她跟蘇靜柔的仇遲早要清算,此時能讓蘇靜柔心堵,她為何要解釋。

至於墨祈淵的反常行為……

風瀾衣眸色一轉,想到一種可能。

墨祈淵昨晚從皇宮出來後,跟蘇靜柔鬨了彆扭,從而受了刺激,轉換成了第二人格。此時墨祈淵這麼做,不是為了彆的,隻是為了氣蘇靜柔。

風瀾衣頭緒理到這裡,就斂眉抱起了風瑤,先敷衍道:“瑤瑤,這件事,孃親晚點跟你說。”

“是嗎?”風瑤大大的眼裡閃過狐疑,一會兒看風瀾衣,一會兒看墨祈淵。

“當然是。”風瀾衣還冇有說話,墨祈淵就已經接聲。

在看到風瑤,不再仇視地瞪自己時,墨祈淵就明白方纔的話冇有白說。

風瑤是他的女兒,給他送冰飲,又在外人維護他,如此在乎他。做點能讓她開心的事情,隻是舉之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