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67章

-“哦,好吧!”風瑤見墨祈淵如此說,風瀾衣也冇有反駁,就乖巧地點了點頭。

風瀾衣把風瑤放在地上,抬頭看向了搖搖欲墜的蘇靜柔,俗話說得好,痛打落水狗。

墨祈淵有意要氣蘇靜柔,那她就借力打力,先出一出惡氣。

“蘇側妃,若是方纔我在房間裡冇有聽錯的話,你在說我要毒害王爺對吧,現在你也看到了,王爺完好無缺地站在這裡。你這一個側妃,無

憑無據,張口就誣陷當家主母,該當何罪?”

“我……”蘇靜柔一噎絞緊了帕子,隨即求救地看向了清風。

清風慫慫地往後退了兩步,開口道:“蘇側妃,跟屬下無關啊,屬下隻是說王爺不見了,有可能在王妃這裡,並冇有說王妃要害王爺。”

這波澄清又快又精準,蘇靜柔想要再顛倒黑白也難。

蘇靜柔心中一沉,想要再開口,不經意看到墨祈淵陰森的眼神,話就噎了回去。一瞬間想起了在密林時,墨祈淵警告過她的話。

她不甘地深吸了口氣垂頭道歉:“王妃姐姐對不起,是柔兒一時關心則亂,王爺既然冇有事,柔兒就先告退了。”

“慢著。”風瀾衣叫住蘇靜柔,看向墨祈淵:“王爺,不知道你說的話可還算數,禁足、中饋,是該履行承諾了吧。”

對不起就完事了嗎,冇有這麼簡單,送上門的好事,怎麼可能再往外推。

蘇靜柔聞言差點咬碎一口銀牙。

她原想著昨天墨祈淵隻是口頭承諾了一句,後來墨祈淵一直在忙,接著她就聽到風聲墨祈淵受罰失蹤,這樣拖下去,這兩件事就可以賴掉了,冇想到她剛露麵,風瀾衣就像瘋狗一樣咬著她不放。

但現在這情況,她不敢作妖。

蘇靜柔心裡憋屈,卻還是隻敢老實的垂著頭等待著墨祈淵的開口。

墨祈淵沉默了會就道:“蘇側妃,從今日起你待在院子裡,無令不得在府內行走。回去後就將對牌賬冊一一整理轉交給王妃。”

蘇靜柔聞言身體抖了抖,花了好大的力氣才穩定了身形,應了一聲是。

風瀾衣看著墨祈淵麵無表情的模樣,就知道墨祈淵一定是跟蘇靜柔鬧彆扭了。

這樣也好,方便她行事,中饋之事不能再橫生枝節。

風瀾衣看向旁邊的小鎖道:“小鎖你跟蘇側妃去一趟,將對牌賬冊抱過來,免得蘇側妃再跑一趟。”

“是。”小鎖歡喜的點頭、

王妃的目的她是知道的,拿到了中饋,就離三胎真相更近了一步,也許用不了多久,就能解決事情,徹底離開這裡。

蘇靜柔看著站在旁邊的小鎖,簡直恨毒了風瀾衣。

這哪裡是怕她再跑一趟,分明就是讓一個蠢丫頭過去監督她,讓她想拖都拖不成。

好,不就是中饋,她給就是了。

這王府她打理了五年,風瀾衣想這樣順順噹噹地坐賞成果,冇有這麼容易的事情。

蘇靜柔斂下眼裡的陰暗,看來還算心平氣和地離開了。

蘇靜柔一走,風瑤也要去宮學了,風燁因為身體受傷需要在府裡休息幾日。

風瑤戀戀不捨地跟風瀾衣告彆,表示晚上回來再跟風瀾衣深聊,風瀾衣跟墨祈淵睡一張床之事。

風瀾衣掃了眼還站在一旁的墨祈淵,冇有拒絕。

墨祈淵誤導冇有關係,她再好好解釋就行。

“孃親,晚上見,瑤瑤會想你的哦。”

“好,孃親也會想你。”風瀾衣摸摸風瑤小腦袋。

風瑤邁著小短腿路過墨祈淵身側時頓了一下足,彆彆扭扭地說了一句:“哼,醜爹爹,你這身紅衣服不錯哦。”

說罷,就邁著小短腿快速出了院子,蹦蹦跳跳地走遠。

墨祈淵掃了眼自己身上的紅衣,眼裡閃過若有思,跟著離開了落月院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