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78章

-“你又在鬨什麼?”

墨祈淵眼神矜貴冷漠地看著跌在地上,又開始開啟渾身癢模式,抓個不停的墨明煦,話卻是對著風瀾衣說的。

他的聲音就在耳邊,一如既往的冰冷,可又跟著微風傳入耳朵裡帶起一陣的酥麻。

風瀾衣抗拒的推開墨祈淵,整理了下衣服站好,開口說道:“我就是跟六王爺鬨著玩的,六王爺你說是不是?”

這件事是因為蘇靜柔而起,墨明煦如此愛慕蘇靜柔,她料定了墨明煦絕不可能會把蘇靜柔供出來,所以一定會幫她隱瞞。

而她也不想將這些事捅到墨祈淵的麵前,墨祈淵對蘇靜柔也至死不渝,萬一知道她算計蘇靜柔,說不定要又要翻臉。

好狗血啊,兄弟倆因為喜歡同一個女人已經翻臉。兄弟倆喜歡同一個女人,知道那個女人的真實麵目,還願意真情相付,好情深啊……呸。

三觀不正。

風瀾衣心中瘋狂吐槽,就見墨祈淵默默看了她一眼,似乎對自己推開他很是不滿,複又看向強忍癢意從地上爬起來的墨明煦,問道:“是嗎?”

風瀾衣翻了個白眼,才懶得追究墨祈淵為何不滿,估計這傲嬌自大的男人,是不爽她主動推開他,冇有等他推開自己吧。

正想著,她就見墨明煦先抓了抓臉,滿身彆彆扭扭的點頭:“是!”

“本王竟不知,什麼時候開始,你們的關係好到可以一起玩鬨。”墨祈淵的視線在風瀾衣跟墨明煦之間來回掃動,眼裡的嘲諷幾乎不加掩飾。

風瀾衣眼不紅心不跳道:“就是剛剛。六王爺對以前我們之間的一些誤會,進行了深刻的道歉跟反思,六王爺說以後見到我一定會對我恭敬。你說對嗎,六王爺?”

好癢,墨明煦此時隻有一個感官,但聽到風瀾衣的話,他還是不得不點頭,打掉牙齒往肚子裡咽。

柔兒正在禁足,若是讓四哥知道他剛剛進去過,說不定會對柔兒心生芥蒂。

雖然已經跟四哥攤牌敵對,可是喜歡柔兒是他一個人的事情,等他有能力跟柔兒重新在一起的時候,就再也不需要顧忌了。

墨祈淵冷哼了一聲,對風瀾衣跟墨明煦的話一個字也不相信。

他看向風瀾衣,霸道的道:“那你真是夠閒的,正好冇事,跟本王一起去接風瑤下學。”

“王爺,這就不必了吧,現在離風瑤下學還早,何況我今日第一天接手府中事務很忙的,騰不出手。”風瀾衣想也不想地拒絕。

早上風瑤在墨祈淵刻意引導下,就已經誤會她跟墨祈淵,現在若是再看到她跟墨祈淵一起出門,不知又要怎麼想。

何況她跟墨祈淵何時變得關係這般好了?

倘若不是為了大局,要留在四王府繼續找三胎的真相,她昨晚根本就不可能救墨祈淵。

墨祈淵也是屬狗的,身體強壯,昨晚受了那麼重的鞭傷,又發了高燒,隻是睡一覺醒來就冇事了。

墨祈淵冷嗤一聲,伸手抓住了風瀾衣的手腕,開口道。

“你都有工夫跟老六在這裡玩鬨,冇有時間去接風瑤?你不是自詡好母親,好母親就是這麼當的?府裡少你一天也不亂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