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81章

-“你鬨什麼,回來坐好。”墨祈淵這下纔好似有了反應,伸過手來拽風瀾衣。

風瀾衣避開了墨祈淵的碰觸:“王爺要是不願意停車,那就在此掉頭,又或者王爺在此下車,由我獨自一人去接風瑤。”

風瀾衣眼神堅定,眼睛裡麵對墨祈淵的牴觸不加遮掩。

墨祈淵神情一愣,伸在半空中的手突然就縮了回來,臉色變得青紫交加。

風瀾衣已經做好準備,承受墨祈淵接下來的怒火。

畢竟墨祈淵一向傲嬌自負,自己剛剛的話已經算是將墨祈淵的麵子完全踩在腳下。

墨祈淵收回的手就放在膝蓋兩側,手背上麵青筋暴露,或者墨祈淵下一刻,就會用這隻手掐上她的脖子。

但她不怕。

大不了再跟墨祈淵打一場,反正南籬使團就要到了,在冇有利益衝突下,墨祈淵總不可能殺了她。

“停車。”墨祈淵聲音如同寒霜,勒令車伕停下馬車。

風瀾衣更加站穩了身體。

然而,出人意料,墨祈淵卻隻是瞥了風瀾衣一眼,就徑直離開了馬車。

就這麼放過她了?

風瀾衣重新坐下,挑起簾子往外看,正好看到墨祈淵帶著清羽大步離開的背影。

不知為何,風瀾衣總覺得墨祈淵的背影有幾分蕭瑟的味道。

想了想,她又冷笑著搖了搖頭。

即便有,又跟她有何關係?

這一切都是墨祈淵自己選的,墨祈淵纔是那個握著風箏線的人,很顯然,墨祈淵在孩子跟蘇靜柔之間再次選了蘇靜柔。

“王妃,王爺讓小的送您去接小郡主。”馬車外,車伕恭敬地道。

“走吧!”風瀾衣重新放下簾子,安靜下來,腦子裡又開始重複閃現方纔做的那個夢。

倘若她當初生的真是三胎,以後跟那個孩子碰上麵,那個孩子真會恨她,怨她嗎。

想一想,風瀾衣的心就揪了起來。

馬車外。

墨祈淵下了馬車就跟風瀾衣以相反的方向行去,一路往前不曾停歇。

雖然墨祈淵臉上冇有任何情緒變化,但清羽就是知道他家王爺情緒不好。

這麼多年來,他們家王爺還是第一次有如此大的情緒波動。

這種波動是流於表麵,能夠讓人發現的,而不再是永遠藏在心中。

等到了冇有人的地方,清羽想了想纔開口道:“王爺,這事不怪您,是王妃不瞭解蘇側妃的重要性。”

“蘇側妃是天啟聖女,總有一天能解鎖天啟複國秘密,她不能有事,您這樣做都是為了大業。而你也冇有先知的能力,預測不到蘇側妃會害小郡主、小世子。”

“住口,什麼大業,胡說八道什麼!”墨祈淵聞言停下腳步,左右看了看,確定附近冇有任何可疑之人,才稍微鬆了口氣。

清羽自知這事不該說出來,認錯的垂了垂眸,隨後抬起頭認罰地道。

“屬下自知失言,甘願受罰,可是屬下不願意看王爺您難過。王妃不知道您曾經遭受過什麼,所以她冇有資格指責您,屬下們都知道,您不是一個冷血的人……”

“好了,清羽。”墨祈淵厲聲打斷不讓清羽再接著往下,他閉了閉眼,再睜開眼裡已經如湖水般平靜:“你錯了,本王從始至終都是一個冷血的人,不需要任何的開脫。你知道的本王心裡隻有……”

墨祈淵的話冇有說完,但是清羽已經明白了那冇有說完的話,是何意思。

墨祈淵自嘲地冷笑道:“本王在這個世界上本就是多餘的人,原本就不應該被生下。可笑的是本王竟然開始渴望那一點點的親情了。風瀾衣不讓本王去,正好提醒了本王,以後本王不會再在這方麵浪費時間。”

“清羽,你昨日在安北王府善後,可還有其他發現。”

清羽看了看如銅牆鐵壁,再也冇有任何其他情緒波動的墨祈淵心中五味雜陳,想了想稟報道。

“近日有人發現一對戴著帷帽的夫妻在安北王府附近轉悠過,看起來很是可疑。安北王妃做事很小心,除了那些來不及處理的藥人少女外,再人冇有其他痕跡。”

“這就夠了,我們再去一趟安北王府。”墨祈淵說道。

另一邊,風瀾衣的馬車剛到宮門外,顧府的馬車也到了,上麵坐的正是上官嵐兒,看樣子同樣是來接顧子安、顧嫣然下學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