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92章

-“母親,您彆再說了。”顧子安感覺到此時壓抑的氣氛,偷偷拉了拉上官嵐兒。

他雖然很討厭風瑤,想整治風瑤,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想風瑤喂白虎。他想可能是還冇有報到仇。

冇出息的慫貨,上官嵐兒心中暗罵一句,就假笑地摸了摸顧子安的腦袋。

“傻孩子,忘記臉是怎麼腫的了,怎麼記吃不吃打呢,母親都是為了你好。”

顧子安抿了抿唇,這句母親都是為了你好,他從記事起就在聽,但這是第一次感覺聽著奇怪。

顧子安跟上官嵐兒的小動作是一瞬間完成的,同時這邊,風瀾衣皺了皺眉,她又不傻自然聽得出來上官嵐兒說這麼多隻是為了看她笑話。

但此時也不計較的時候。

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這個仇她記下了,以後一併退還。

一時的忍讓不是慫的表現,而是權衡利弊後最好的結果。

既然東墨帝不答,她也不管了這麼多了,總之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,她也要去救風瑤。

風瀾衣左右看了看,不再藏拙的施展輕功朝山穀而下。

眾人都冇有想到,風瀾衣冇有東墨帝的命令,竟敢當著東墨帝的麵擅闖禁地。

上官嵐兒心頭一跳看向東墨帝,皇後亦是緩緩側頭。

東墨帝還是盯著山穀,帶著威壓的聲音緩緩飄向風瀾衣。

“不許傷了朕白虎,既是你自己的選擇,冇了命那也要自己負責。”

這就是允了,同時也是袖手觀旁的意思。

皇後眯了眯眼。

上官嵐兒震驚的同時,高興得嘴角控製不住地上揚。

就算是東墨帝允許風瀾衣闖禁地又如何,難道就憑風瀾衣一個弱女子,還能從凶悍的白虎口中保住性命不成。

何況東墨帝還說了一條,不許傷害白虎,這就好比對方能打你,你不能還手是一個道理。

風瀾衣跟風瑤死定了。

上官嵐兒篤定。

墨安燃趕來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,頓時都顧不上扭傷的腳,跑到了瞭望台邊緣,試圖抓住風瀾衣。

風瀾衣這麼漂亮喂白虎可惜了。

風瀾衣的輕功還不足以讓她一口氣落到山穀,她在中途停落,正準備繼續往下,身側突然悄無聲息地多了一個人。

“四王妃縱使你會毒,也不可能頃刻間毒倒一隻老虎,如若你真毒死了白虎,皇上也不會放過你。我們不如做一筆交易,我幫你去救瑤郡主,你告訴我究竟在哪裡見上官玥兒可行。”

顧湛目視著前方,幽幽地開口說道。

風瀾衣瞥了眼身側因為一句話,就像瘋狗抓住她不放,不擇手段也要知道蕭南玥訊息的男人,有了片刻疑問。

“你為何一定要打聽上官玥兒的下落,你不是有上官嵐兒了,還是你想要享齊人之福?”

“不是。”顧湛否認得很爽快,同時也回答得很爽快:“因為我恨上官玥兒。”

恨?這就是顧湛娶了蕭南玥,又冷落、放任自己母親、相好,折磨欺負蕭南玥的原因,這該是有多深的恨。

風瀾衣忍不住分析,同時吸了一口氣。

顧湛跟蕭南玥的關係遲早要清算,但不是由她來清算。

無論如何,她也不可能會出賣自己的朋友。

風瀾衣道:“實不相瞞,顧侯爺的這筆交易本王妃很心動,但本王妃的確不知道先夫人的下落。顧侯爺若是不信,等回府後,本王妃會讓人將那話本給顧侯爺送到府上。”

說罷,風瀾衣再次施展輕功,成功落在了山穀一塊石頭上。

“啊,孃親。”

風瑤發現了風瀾衣,丟下手中蘆葦,歡快的揮了揮手臂。起身朝風瀾衣跑來,也就是在這時,一直按捺不住的白虎有了動作。

它吼叫一聲,就朝石頭後麵撲了出來,向奔風瑤而去,那隻不是乖而嚇壞了的小兔子,也撒開腿躥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