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99章

-久久冇有等來痛感,風瑤也慢慢地睜開了一條眼縫。

小傢夥看到舔血跡的小白虎,嘴巴一扁,小臉閃過一抹嫌棄。

“咦,小白,你臟死了。”

小白虎像是聽懂了風瑤的話,抬起了對風瑤來說極其碩大的腦袋,一雙吊睛就那麼直愣愣地盯著風瑤。

“嘻,你是不服氣嗎?都告訴你了,我的血是酸的是臭的啊,我吃過燒雞、燒鵝、烤乳豬,可好吃了,比我好吃一百百百倍。”

風瑤捂著胸口,雖然虛弱,但一說到吃的就不分場合,雙眼變得亮晶晶起來,她用另一隻手非常誇張的比畫,並且口饞的吸溜了一下口水。

這真的不怪她呀,都下學這麼久了,她早就餓得肚子咕咕叫了。

小白虎這時也像是充滿了靈性,風瑤這話一出,大滴大滴的口水就從它的嘴裡蔓延滴落到了地上。

“哈!”風瑤見狀發出一聲愉歡的驚呼聲,伸出小手,就像以前風瀾衣摸她一樣,輕輕地摸了摸小白虎的腦袋。

“小白呀,你是不是跟我一樣,也餓了呀,你放心,我下次過來就給你帶燒雞、燒鵝、烤乳豬好不好呀。帶好多好多,讓你吃個夠呀。”

墨祈淵包括同樣已經趕過來的風瀾衣,都被風瑤的這個動作嚇掉了半條命。

白虎第一次冇有吃風瑤,隻能說是好運,這第二次風瑤主動去摸老虎這就是挑釁了。

都說老虎的鬍鬚摸不得,這摸老虎的腦袋跟鬍鬚也差不了多少了吧。

然而,奇蹟再次發生。

隻見小白虎聽了風瑤的話,從口裡流出來的唾液更多,幾乎把所站的那塊地給流濕了。

它冇有抗拒風瑤摸腦袋的發飆,反而腦袋順勢在風瑤手掌心蹭了蹭。

癢癢的,惹得風瑤一陣哈哈大笑。

“好了好了,小白你乖乖的,我知道意思了。你看那個,她就是我孃親啦,我孃親會給你準備燒雞、燒鵝、烤乳豬的。”

風瑤又伸出胖胖的小手指了向風瀾衣,示意讓小白虎看。

小白虎果然聽話地側頭,不過一看到風瀾衣,它就反應激動地吼叫了一聲。

像是對風瀾衣很排斥,又像是在記風瀾衣之前拿銀針弄暈它的仇。

“好了好了,小白乖,孃親之前是以為你要傷害我,纔會對付你的哦,咱們可要當個不記仇的好寶寶呀。我們從現在開始就是好朋友了。孃親對我的好朋友,都很好的哦。”

“就像以前莊子上的小花,還有嫣然姐姐。嘻嘻,你肯定不知道小花、嫣然姐姐是誰吧,冇有關係啊,以後我會跟你說的哦。”

風瑤忙喋喋不休地安撫,那小白虎果然像是被安撫到,默了一下,收起了那副凶神惡煞的模樣,衝風瀾衣如同狗似的,討好的搖了搖尾巴。

風瀾衣還是第一次看到老虎會搖尾巴,臉上表情怪異,難道眼前這隻白虎真的能通人性。

冇穿越前她就在雜談上看到過,有關白虎通靈性的故事,自古以來白虎也被人類稱為祥瑞的象征。

雖然她作為不相信鬼神的二十一世紀新新人類,可連穿越這種事情都能發生在她身上,白虎通靈而已,又有什麼是不可能的。

而且,她袖子裡不是還藏著一隻,能聽她驅使的黑蠍子。

風瀾衣這麼一想,就重重的舒了口氣。

這白虎傷了風瑤固然可惡,但風瑤像是真的很喜歡它,而且東墨帝也不允許傷了白虎,若就此能化乾戈為玉帛,再好不過。

風瀾衣權衡過後,答應似的朝小白虎點了點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