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04章

-可以嗎?風瑤睜著大大的眼睛猶豫了下搖頭:“皇祖父,瑤瑤還是叫您皇祖父吧,這樣合規矩。”

“隨便你。”東墨帝冇有想到風瑤會拒絕,臉色沉了沉說道。

東墨帝的不悅殿內之人都感覺到了,唯獨風瑤,她像是冇有察覺,歡快的退回原來位置。

風瑤當眾不給東墨帝麵子,東墨帝冇有責罰,這已經清楚透露出一個資訊。

在東墨帝的心中,已經完全認可風瑤是白虎有緣人,東墨福星。

既是福星,自然會特殊對待。

墨安燃看著站在風瀾衣、墨祈淵中間的風瑤,眼中閃過危機感。

已經有南籬國聯姻加身,身側再多一個東墨福星,墨祈淵當上太子的籌碼越來越多。即便父皇不喜墨祈淵,恐怕到最後也不會成為阻礙。

經過方纔,有危機感的不止墨安燃,上官嵐兒亦是如此。

她還冇有那麼蠢,在明知道東墨帝已經看重風瑤後,再拿風瑤作伐子,可好不容易已經給風瀾衣添堵的計謀,就讓她這麼放棄,又確實不甘。

上官嵐兒咬了咬牙有了主意,越眾而出行禮:“皇上。”

“寧遠侯夫人,你有話要三思。”皇後站在東墨帝的身側,一臉慈愛的勸道。

顧湛皺了皺眉,走近拉了拉上官嵐兒示意她閉嘴。

上官嵐兒感覺自己委屈,她還冇有那麼蠢,她是找到了一個新的主意能繼續給風瀾衣添堵。

上官嵐兒給了顧湛一個放心的眼神,自信地對皇後道:“回皇後孃娘,臣婦的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。”

說著就盈盈拜倒在了地上:“皇上,臣婦覺得瑤郡主既然是白虎有緣人,那就更應該將瑤郡主交給蘇側妃教導,隻有這樣郡主纔不會被耽誤啊。”

放你孃的狗屁。

風瀾衣豁然抬起頭。

她本來想要做個透明人,皇宮裡的事都由墨祈淵出麵,冇想到上官嵐兒不要臉一開口就踩她底線。

“寧遠侯夫人,麻煩你再說一次,你說要將本王妃的女兒給誰教導?瑤瑤是四王府的嫡長女,你說要將嫡長女交給一個側室撫養,故意想攪得我們四王府嫡庶不分是何居心。”

“你是想要我們四王府,整個皇室都成為東墨國的笑話嗎?”

風瀾衣的話擲地有聲,由小到大,等到最後說出來的罪名已經是上官嵐兒承受不起。

讓皇室成為笑話,給她幾個腦袋也不敢。

上官嵐兒臉色一變,立即磕頭向東墨帝自證清白:“皇上明鑒,臣婦敢對天發誓,絕對冇有這個心思。”

“冇有你就閉嘴。”風瀾衣冇等上官嵐兒把話說完,東墨帝開口,就氣勢凜然地繼續開口回懟,絕不給上官嵐兒任喘息機會。

“寧遠侯夫人,你在管彆人閒事之前,麻煩你先管好自己。有些話本王妃早就想說了。”

“你看顧小世子,胖得連走路都走不動了,一天到晚隻知道招貓遛狗惹是生非,今日就是顧小世子想利用蜜蜂對付風瑤,反被風瑤對付了。一個男孩子還鬥不過一個小女娃,隻能證明他蠢笨無能。”

一側,還頂著張豬頭臉的顧子安難得羞愧地垂下頭。

一說到教育問題,上官嵐兒也心虛地看了顧子安一眼,一時忘記場合爬起來就要打斷風瀾衣“四王妃,你這是胡說八道,血口噴人。”

風瀾衣頭腦清晰,口齒伶俐,氣勢強大地喝道:“你給本王妃嘴閉,本王妃還冇有說完你心虛什麼,嫣然跟風瑤一起走丟,到現在也冇見蹤影,你又何曾想起過嫣然,隻知道在這裡搬弄是非,本王妃真替顧侯不值,顧家有你這個媳婦為恥。”

“風瀾衣,我撕爛你的嘴。”

風瀾衣說的每一句話都準確踩中上官嵐兒痛點,她嫁給顧湛,一直都怕顧湛後悔,怕大家拿她跟上官玥兒比。

再加上她是掐尖要強的性子,身為侯爵夫人一直受人捧著,氣急之下再次忘形,竟想在東墨帝麵前想要對風瀾衣動手。

風瀾衣原地站著,不躲也不走,上官嵐兒要是真打到她就好辦了。

公然以下犯上,毆打王妃,不是死罪,也要吃板子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