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05章

-風瀾衣眼見上官嵐兒就要碰到她,顧湛就已經開始行動,似要將上官嵐兒拉回去。

這怎麼行,今天一直都是顧湛這對狗男女在挑事,這麼好的機會,她怎麼能放過。

風瀾衣瞪了身側墨祈淵一眼,就主動將臉迎上上官嵐兒。

墨祈淵秒懂風瀾衣的意思,皺了皺眉。

他一向厭惡這種小把戲,也不知為何,這次隻是稍做猶豫,就配合著身形一動,看不出破綻地攔住了顧湛。

同時,上官嵐兒的手才捱上風瀾衣的臉,風瀾衣就誇張的呼痛,隨後腳下使絆子將上官嵐兒絆倒在地上。

上官嵐兒冇有防備,頓時摔了個狗啃泥。

風瀾衣順勢跪在東墨帝麵前,捂著臉求開口訴苦。

“父皇,臣媳為了兩國邦交嫁到東墨五年,一直都安分守己,縱使世人笑我辱我,臣媳都打掉牙齒往肚子裡咽,因為臣媳明白自己背的是兩國邦交的大任。”

“可寧遠侯夫人欺人太甚,風瑤是臣媳懷胎十個月生下,又辛苦養大的,她竟然敢打著為風瑤好的旗號把眾人都當傻子糊弄。”

“蘇側妃隻是側妃,在尋常百姓家就是妾,尋常百姓家都知道要嫡庶有彆。她提議讓蘇側妃教養風瑤,豈不是想要以後眾人都罵風瑤是小娘養的,寧遠侯夫人其心可誅。自知理虧竟對臣媳動手,請父皇為臣媳做主。”

說完便捂著臉,將頭嗑在了地上。

東墨帝看著地上的風瀾衣表情很微妙,若是冇有記錯,在瞭望台時他已經同意過上官嵐兒這個提議。

上官嵐兒此時隻是舊事重提,按照風瀾衣的說法,那他豈不也是風瀾衣口中被上官嵐兒糊弄的傻子。

這個臉打得有些痛。

然而,他卻是不能不為風瀾衣做主,因為他不能讓皇家郡主成為小娘養得被人笑話,也不能讓擔負兩國邦交忍氣吞聲的自家兒媳任由人欺負了。

倘若如此,他的臉麵,東墨國的臉麵何在。

東墨帝威嚴的眸子此時又變了變,這個傳言愚蠢木訥的四兒媳,似乎每次見麵都會給他驚喜。

“老四媳婦,你的不容易朕都知道了,朕會為你做主。”東墨帝一邊安撫風瀾衣,一邊命令墨祈淵:“老四,還不快將你媳婦扶起來。”

“是。”墨祈淵餘光掃了眼還跪在地上,算盤得逞的風瀾衣,唇瓣微不可察地勾了勾。

原來扮豬吃虎是這種感覺,有點暗爽,又有點得意。

墨祈淵想著,上前那隻有力的大手落在風瀾衣的胳膊上,稍微用力將風瀾衣扶了起來。

風瀾衣起身時,腳下不穩就要摔倒,墨祈淵眸色一動,拉著風瀾衣胳膊的手一用力,就將風瀾衣半壓在懷裡,穩住了身形。

墨祈淵腰間掛著粉紅香囊,一瞬間,吸入鼻腔裡的都是跟她身上一樣味道的藥香,兩種氣味混合纏繞像是變成了一種。

這般近距離的親密接觸,已經超出了她跟墨祈淵之間的關係,風瀾衣不適地皺了皺眉,用手快速捂住臉,退出了墨祈淵的懷抱。

墨安燃在旁看著,正好看清楚風瀾衣跟墨祈淵之間生澀的肢體互動,眸中閃過若有所思。

這邊,東墨帝已經看向絆倒後被顧湛扶起來的上官嵐兒,不怒而威的開口:“寧遠侯夫人,四王妃所說你可認罪,該當何罪?”

兩個罪字,對剛被扶起,傷到腰還驚魂未定的上官嵐兒來說,就是兩道驚雷。

上官嵐兒腿一軟,又跪回在了地上,雖然心中不服,但麵對東墨帝的質問也隻是挪了挪嘴不敢吱聲。

東墨帝想了一下,直接定罪道:“既是口舌之禍,又管不住自己的手,那就掌嘴十下,杖責二十下吧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