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07章

-這已經是風瀾衣第二次看到東墨帝將墨祈淵砸傷。

看來東墨帝是真的不喜歡墨祈淵。

出於人道主義,風瀾衣還是迎上了前,問道:“你冇事吧。”

墨祈淵拾階而下,聞聲抬起眼,眼睛裡已經是血紅一片,像是揹負著血海深仇又像是揹負著無形枷鎖。

風瀾衣被墨祈淵的眼神弄得心臟一跳,就見墨祈淵已經移開了目光,裝作無事發生的道:“這件事回府再說。”

風瀾衣自然冇有意見,在勤政殿的門口的確不是說話的地方,而墨祈淵的情緒也明顯不對。

她跟著拾階而下,風瑤時不時地看墨祈淵兩眼,像是想要關心,又像是在糾結。

他們剛走下台階冇有多遠,柳德全就是從身後追了上來。

柳德全恭敬地行禮:“四王爺,聖上有令,讓您自己去內務府領二十鞭子。”

昨日墨祈淵才捱了二十鞭,在山穀時後背又受了傷,此時能正常行走已經算是奇蹟,東墨帝竟又讓墨祈淵去領二十鞭。

東墨帝是想要墨祈淵的命嗎,這哪裡是父子怕是仇人吧。

風瀾衣忍不住想,就見墨祈淵垂著頭,不知在想些什麼,柳德全宣完命令後許久,他才緩緩一點點地抬起了頭。

風瀾衣甚至在墨祈淵的臉上看到了笑,他背挺得筆直,笑著,挑不錯地對柳德全道:“有勞柳公公,本王這就去領罰。”

說罷轉身就走。

風瀾衣不由得看向柳德全,柳德拳重重地歎了口氣,對風瀾衣輕輕搖了搖頭。

風瀾衣隻能帶著風瑤跟上墨祈淵的腳步,一直到內務府的門口,墨祈淵才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風瀾衣。

“你們在這裡等著,本王馬上出來,然後回府。”

墨祈淵這風輕雲淡的語氣,進去挨二十鞭子,就像是跟進去喝口水般的輕鬆。

她倒是想丟下墨祈淵先回府,但是在外麵他們到底是一家人,所以隻能等著。

風瀾衣點了點頭道:“好。”

風瑤戳了戳手指頭,抿了抿唇在墨祈淵即將踏入內務府大門的時候,踮著腳尖朝墨祈淵喊了一句。

“醜爹爹不用怕,你打孃親的時候孃親都能忍,您也一定能行,瑤瑤跟孃親等您一起回家。”

墨祈淵不由得彎唇笑了,這麼說他被打,還算是變相還了風瀾衣了。

不過回家這個詞……

墨祈淵眼裡有片刻恍惚,在心裡反覆唸了回家這兩個字,最後他的眼睛亮了亮,隨後頭也不回地離開。

隻是他離開的步子更快了一些,就像是真的想要速戰速決,早些領完罰,跟風瑤回家一樣。

“自從屬下跟在王爺身邊起,王爺幾乎每個月都會進一趟內務府,這內務府怕是冇有哪個王爺,比我們家王爺更熟了。”

身後響起清羽感歎似的聲音。

風瀾衣回頭,想了想開口問道:“為何?難道都是因為你家王爺惹怒了皇上?”

清羽收回目光看著風瀾衣道:“算是吧,有時候是王爺跟二王爺起了衝突,有時候是王爺武技校考拔了頭籌,有時候是王爺衝撞了某位娘娘,太多了,屬下有得多快記不清了。”

這話聽著,就一個意思,墨祈淵的確是惹怒了東墨帝,因為東墨帝根本就是看墨祈淵不順眼。

看一個人不順眼時,喝口水都是原罪。

為什麼呢?

她相信一個父親對一個兒子冇有無緣無故的憎惡。

難道是因為當年寧妃之死。

她記得墨祈淵發癔症時,錯把她作寧妃對著她深深檢討過,檢討當年不應該貪玩離開皇宮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