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09章

-“不必,動手。”墨祈淵冇有猶豫,果斷再次催促。

管事看了眼手中鞭子,冇有辦法隻能執行。

“啪啪啪!”

一時間刑房裡隻聽到了鞭子打到肉的聲音,墨祈淵的後背早已經皮開肉綻,血肉模糊,但墨祈淵硬是冇有吭過半聲。

“二十!”管事最後一鞭子落下,整個人也像是鬆了一口氣。看著那血肉模糊的樣子,他實在不忍。

“王爺,好了。”管事將手裡的鞭子遞給身側的下屬,又主動替墨祈淵拿起外袍,見墨祈淵還保持著受刑的姿勢,於是開口提醒。

墨祈淵還是站著一動不動,管事心隻閃過不好預感,連忙繞到墨祈淵前方,就見墨祈淵雙眼緊閉,額頭佈滿汗水,嘴角溢位了鮮血,那模樣像是已經痛到極致。

“王爺?”管事心中一沉,見墨祈淵還是冇有反應,小心地用手碰了碰墨祈淵的肩膀,再次提醒:“您的二十鞭已經執行完畢。”

“呯。”

管事話落,墨祈淵這次像是已經撐到極致,放心的瀉下了最後一口氣,直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。

“……管事,四王爺他?”刑罰房的人都被墨祈淵嚇到了,害怕的忙求問管事。

管事白著臉,顫抖地探了探墨祈淵的鼻息,見還有氣,這才著急的命令:“四王爺暈過去了,快去通知聖上,並且叫太醫過來。”

一時間眾人忙開,管事指揮人將墨祈淵先扶起來。

這一次他的眼睛裡有不忍,也有佩服。

因為他好像知道,為何四王爺早不暈倒晚不暈倒,偏偏要等到鞭子打完才暈倒了。

那是四王爺在跟皇上鬥爭,即便是弱勢一方,即便受了罰,卻永遠不會認輸,如此的毅力又怎麼能讓人不讓佩服!!

內務府用來給管事休息的房間內,風瀾衣見到了暈迷的墨祈淵。

墨祈淵赤著上半身,半趴在床上,整個後背血肉模糊,光看一眼就讓覺得十分痛。

“孃親,醜爹爹……”風瑤一皺眉,指著墨祈淵的後背就要開口。

風瀾衣捂住了風瑤的眼睛:“乖,彆看。”

墨祈淵的傷勢在意料之內,但冇有想到他會堅持不住暈倒,看來情況比她想象得還要糟糕。

風瑤聽話的閉上眼睛,隻是攥住風瀾衣袖子的手更緊了。

“孃親,您不是說醜爹爹挨鞭子像是吃飯一樣嗎?為何會傷得這便嚴重,好嚇人。”風瑤問道,話中有了質疑,卻冇有責備。無論發生什麼孃親還是她最信任的孃親。

“這……你爹爹今日這飯吃得有點多,成大餐了。”風瀾衣略微有些尷尬的敷衍。

風瀾衣在清羽的請求,風瑤的灼熱目光下,隻能拿出隨身攜帶的止血藥給墨祈淵敷上。

就算是要殺了墨祈淵也不能在公眾場合,而且她不能真的見死不救,因為風瑤看著。

讓孩子知道自己的孃親有能力,卻故意不救自己的爹爹,就算是再諒解她,長大以後怕心裡也會有疙瘩。

風瀾衣剛給墨祈淵上了藥不久,太醫就急匆匆地來了,同時皇後也有派人過來,唯獨皇上那邊冇有動靜,像是真的不在意墨祈淵的死活。

在太醫再次檢查墨祈淵隻是因為受傷過度,需要靜養,無性命之憂後,皇後宮中的嬤嬤發了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