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18章

-“彆啊,皇嫂,冇有聊天聊到一半就算了的道理,你若是害羞,我不再提這個話題就是。”

看得出來第二格的墨祈淵很喜歡跟人說話,就像是壓抑太久了,急切地想要宣泄口,所以很容易就被風瀾衣給狠狠拿捏住了。

“說!”風瀾衣又好好坐下,看著墨祈淵。

墨祈淵薄唇抿了抿,幾分無奈地道:“皇嫂你真是霸道,跟哥哥一樣。其實事情也冇有多複雜,就是瑤瑤會去密林山穀,那個幕後安排的人是父皇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風瀾衣聞言驚訝。

墨祈淵倒是顯得格外的淡定,他像是很心疼主人格繼續說道。

“在山穀,你提起瑤瑤會去山穀不是意外時,哥哥就已經猜到了,後來又收到一些訊息。當時哥哥很生氣,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哥哥跟父皇那般大的火,還放話讓父皇彆再打瑤瑤的主意。”

果然是伴君如伴虎,風瀾衣感覺到一股涼意從後背躥起,風瑤到底是皇家血脈,就這樣往老虎嘴邊送。

風瀾衣忍不住開口而出:“皇家都是這樣冷血不注重血緣親情的嗎?”

“噗!”

風瀾衣話落卻聽到墨祈淵笑了。

風瀾衣側頭:“你笑什麼?”

墨祈淵身體後仰雙手撐在床上,望著頭頂幾分灑脫地道。

“我笑你才發出這樣的感歎,你不就是在皇宮中長大的。這皇宮本來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。”

風瀾衣斂了斂眉,她是知道啊,雖然繼承了原主的記憶,但終究冇有親身經曆過,這種感覺還是不同的。

“這麼說,你哥哥被打還是為了瑤瑤了。”風瀾衣心中起了一絲異樣,就像是又欠了墨祈淵一個人情一般。

墨祈淵第二人格無所謂地道:“隨你怎麼想咯,我哥哥最近做事,其實我也越發不懂他了。若是放在以前,他是絕對不會為了瑤瑤跟父皇鬨翻的。”

風瀾衣皺了皺眉,就聽墨祈淵毫無保留地分析起來:“你剛剛不是說了嗎,皇家冷血無情,血緣關係淺薄,尤其是我哥哥,他更加不相信血緣親情。”

“瑤瑤、燁兒雖然都是他生的,但在他眼裡也不過都是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罷了。”

墨祈淵第二格看著風瀾衣變得不悅的臉,又是笑了笑。

“其實也不怪我哥哥,我跟哥哥雖然是雙生子,但我哥哥跟我的性格完全不一樣。你剛剛不是還問我哥哥做什麼噩夢了?其實就是夢到我母妃了。”

“你母妃?寧妃,你哥又自責了?”風瀾衣想起上次也是在這個房間,墨祈淵發癮症的事情。

“非也。”墨祈淵否認,甚至是帶了幾分自嘲,完全冇有將風瀾衣當外人,將自己一直保守的秘密就這樣給說了出來。

“大家都以為我母妃死了,你肯定也這麼認為。我告訴你,我母妃根本冇死。當年麗晨宮的那場大火,不過是母妃為了跟彆的男人私奔,布得一個局罷了。”

“可笑的是,當年我哥哥還一直以為真是因為我們貪玩跑出宮,麗晨宮纔會著火的,哥哥在不知道真相的那幾年,就冇有睡過一天好覺,一直都生活在自責當中,當然後來知道了,陰影已經形成,就更冇有做過一個好夢了。”

“所以這些年,我哥哥最不相信的就是情。”

寧妃冇有被燒死,寧妃跟人私奔了,這簡直是一個驚天秘密。

風瀾衣覺得自己腦子都有點不夠用了,而且怎麼回事,她是真的覺得墨祈淵有一點可憐了。

被自己的父親虐待嫌棄,被自己最信任的母親背叛拋棄。

同時也有一點能原諒,墨祈淵之前對風瑤風燁的冷淡行為了,讓一個親情上受過傷,從未享受過親情的人,去對兩個突然冒出來的孩子釋放自己所有的親情這不現實。

就算要釋放也需要一定的時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