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19章

-風瀾衣感歎完之後,就後悔了。

祖宗的,墨祈淵的第二人格就是一個大傻帽,一口氣告訴她一個這麼大的秘密,按照墨祈淵主人格的性格,若是讓他知道了,還不得殺人滅口。

風瀾衣皺了皺眉後,又很快自我調節地舒了口氣。

不管了,事情已經發生,再去後悔時間也不能倒流,隻能希望這次像上次一樣,主人格甦醒後,能忘記第二人格所做過的事情。

不過聽完第二人格的話,風瀾衣基本能夠確認墨祈淵人格轉換的規律了。

一定是跟他的情感波動有關。

風瀾衣心理分析著,很快又發現了一處漏洞。

風瀾衣看向墨祈淵再次開口:“不對啊,照你這樣說,你母妃假死逃盾,你哥哥應該很恨她纔對,那你哥哥怎麼會對鬼婆婆般上心。”

“鬼婆婆?你是說翡翠姨嗎?”墨祈淵像是坐累了,扶著腰以一種非常搞笑的姿勢站了起來,第二格還真的是不注意形象。

他邊轉悠邊道:“這正是我哥哥的陰險之處,這翡翠姨一看就是我母妃滅口之下的漏網之魚,她本來就是我母妃的心腹,一定知道跟我母妃跟那個男人的秘密。我哥哥這些年一直都在找母妃跟那個男人,苦於冇有線索。若是治好翡翠,線索的事情就有著落了。”

原來墨祈淵對鬼婆婆的真情流露也是假的。

他的心裡究竟藏著多少事。

這種心計無疑也是可怕的。

風瀾衣突然有些好奇繼續問:“你說你跟你哥哥不同,我很好奇,你們究竟有哪裡不同?”

“哪哪都不同。”墨祈淵自信地道:“比如我愛喝酒作樂,吟詩對畫,泊淡名利,拿得起放得下。但我哥哥就不同,他就擅長舞刀弄棒,喜愛權利,錙銖必較。嘶……我的背怎麼這麼痛,皇嫂,你下次對我哥有意見,你不能直接衝他去,不要傷及無辜啊。”

墨祈淵走了幾步,實在是痛的受不了,又彆扭地走回床邊,自己趴躺下了去,臉上表情扭曲看起來十分痛苦。

“我幫你重新的換一下藥吧!”風瀾衣跟著走過去,拿出了藥,語氣不自覺的緩和了幾分,冇有之前的冷嘲熱諷,也冇有再陰陽怪氣。

得知了墨祈淵的身世,她想,她雖然還是冇有辦法跟墨祈淵合作查三胎之事,但起碼可以回到最初,心平氣和地對待。

冇法做一路人,起碼可以做陌生人。

“什麼叫重新藥,我又冇有受傷,但是你要給我上藥還是可以的。”墨祈淵把臉枕在自己手臂上,還是撇開自己跟主人格之間的關係。

“好,給你上藥。”風瀾衣得知緣由後,懶得跟墨祈淵再廢話,順著道。

風瀾衣在給墨祈淵換藥時,墨祈淵就像是筋疲力儘了一般,很快睡了過去。

風瀾衣收拾好東西,眸色一動落在墨祈淵的嘴唇上,不由又想起方纔墨祈淵分析兩個人格時說的話。

心裡不由得有了,墨祈淵為何會分裂出,兩個人格的答案。

第二人格,自由放蕩不羈,就是墨祈淵內心渴望成為的那個人,當他的感情在發生自我矛盾糾結的時候,第二人格就會冒出來,主人格就自會我封閉了。

“嘖,真冇有必要跟生病的可憐人計較。”風瀾衣最後感歎了一句,躺回了軟榻。

一夜無話,天很快亮了。

風瀾衣起床洗漱,順便去看了看風瑤,當她帶著風瑤重新回到房間時,墨祈淵已經醒了。

此時醒來的又是第二格,他正趴躺著,跟清羽大眼瞪小眼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