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2章

-這份聖旨表明瞭東墨帝對風瀾衣的認可。

如果說先前風瀾衣作為和親公主,東墨帝對她的態度隻要她活著就好,那麼現在就代表願意讓她活得體麵一點。

風瀾衣一行人還冇有離開勤政殿,聖旨就已經到了。

蘇靜柔斂著眉,盯著地麵,恨不得將地麵看出一個窟窿來。

憑什麼?

風瀾衣麵聖連話都冇有說上一句,就因為這瘋丫頭毫無規矩的行為?

蘇靜柔餘光瞥了眼蹦蹦跳跳很高興的風瑤。

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。

這瘋丫頭就好似風瀾衣的福星,先是幫風瀾衣纏著王爺,現在是皇上。

再放任其發展下去,真讓王爺跟皇上將他們放在了心上,後果不堪設想。

蘇靜柔深吸一口氣,此刻她無比慶幸,早在兩日前就給宮裡傳了訊息。

這邊,柳德全傳完口諭後,又笑眯眯地看向墨祈淵。

“四王爺,聖上還說了,讓您儘快擇日將小世子跟小郡主送入宮學。小世子雖然聰穎,但也不能耽擱。”

“有勞柳公公。”他正有此意,墨祈淵頷首。

柳德全退下。

領路公公帶路繼續往坤德宮內行去。

走過幾個抄手遊廊幾條宮道,終於到了坤德宮門口。

一隊端著各種美食的宮女魚貫而來,駁身而過時,一名宮女突然不小心打翻了手裡的托盤,湯水幾乎濺濕了風瀾衣的半條裙麵。

“王妃饒命!”那宮女立即跪倒在地上磕頭賠罪。

風瀾衣看了看地上灑落地湯水,再看了看自己慘不忍睹的裙麵皺了皺眉。

“哎呀,如何做事的,怎麼這般不小心?”

蘇靜柔一邊驚訝出聲,一邊抽出手裡的帕子,殷勤地替風瀾衣擦著裙麵。

隻是怎麼擦,裙子上的油漬都冇有辦法去除。

風瀾衣吸了吸鼻子,幾乎能聞到裙子上的魚腥味。

打翻的是魚湯。

“姐姐,擦不掉怎麼辦?這是你初次拜見皇後,這樣進去太失禮了。”蘇靜柔急的聲音裡已經帶上哭腔。

墨祈淵深如幽潭的眸子閃過一抹陰鷙,不耐地掃了風瀾衣一眼吩咐:“清羽,這裡離六公主宮殿最近,你速速去一趟借身衣服過來。”

清羽應聲離開。

那隊宮女的領頭女官見狀,連上前屈膝行禮。

“四王爺恕罪,就讓奴婢將功折罪,帶四王妃到偏殿休息吧。”

墨祈淵頷首,轉身帶著人不理會風瀾衣直接離開。

風燁、風瑤不願意走。

這裡是皇宮不能任性,兩個孩子隻有跟緊墨祈淵才最安全。

風瀾衣安撫:“乖,孃親換完衣服馬上就來,跟緊你們父王。”

打發走兩個孩子,風瀾衣抬頭對上蘇靜柔關切的眼神。

蘇靜柔安撫地握住她的手,儼然跟她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,小聲地叮囑。

“姐姐,皇後孃娘最重規矩,一會你待在偏殿內,切記彆隨便走動。”

偏殿內。

裡麵空蕩蕩的隻有帶她過來的女官陪著。

一刻鐘後,一個宮女將清羽帶回來的衣服捧到風瀾衣的麵前,隨後跟著女官一起離開,把空間留給了風瀾衣。

風瀾衣看了眼手裡的衣服,紅色質地不錯,跟她身上的衣服有八分相似。

清羽辦事倒是妥當。

風瀾衣仔細檢查衣服冇有問題後,將它換上。

把臟衣服放在一側,對鏡仔細看了看自己的儀容確保挑不出錯後,她打開了房門。

門剛打開,就有人重重朝她撲了過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