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58章

-“風瀾衣,你有冇有話要跟本王說。”墨祈淵用能殺死人的眼神攫著風瀾衣。

風瀾衣眼見躲不過去,乾脆一咬牙,手指向小道柳樹下,墨明煦跟蘇靜柔所站的位置:“王爺你看,他們是不是很般配。”

她這話非常鹹魚,意思是說:你自己看,我隻是實話實說,一切跟我無關。

墨祈淵看到抱在一起的墨明煦跟蘇靜柔時,如點墨般的眸子動了動,卻是冇有任何動作,甚至冇有動怒,隻是臉繃得更緊了。

這都能忍。

風瀾衣挑了挑眉,是個男人估計都無法忍受自己頭頂長草,除非是真的愛慘了。

這麼說來,墨家的男人都很癡情,隻是兄弟倆看上同一個女人,怎麼看都複雜了些。

不過,跟她又有什麼關係呢。

風瀾衣眯了眯眼,趁墨祈淵不注意抱緊風瑤就想溜。

隻是她剛一動作,墨祈淵就已經重新看了過來。

墨祈淵麵無表情辨不出喜怒,但風瀾衣偏偏就是能從中讀出一個資訊——你敢走,就死定了。

“爹爹笨笨,不許再凶孃親。”小孩子對於情緒總是格外的敏感,風瑤立即氣鼓鼓地開始維護。

爹爹上次欺負孃親,她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說服自己理爹爹。

如果爹爹再欺負孃親,那她就再也不要幫爹爹跟孃親和好了。

風瑤雙手抱住了胸口。

爹爹……笨笨?

墨祈淵差點氣笑,這已經是小傢夥第二次說他笨了。

小奶娃冇有人教,怎麼可能會認為他笨。

結合剛剛聽到的,不用想,這個人就是風瀾衣。

一次一次地抵毀他,膽子真大。

眼見墨祈淵眼神越來越深沉,就在這時,墨明煦、蘇靜柔終於聽到動靜,看了過來。

他們在發現墨祈淵、風瀾衣時,倆人臉上都露出了慌亂,幾乎是以極快的速度分開。

“王爺。”蘇靜柔白著一張臉,率先一瘸一拐地來到墨祈淵身前。

墨明煦緊跟在其後,看到蘇靜柔走路不利索的模樣,幾次伸手想要幫忙攙扶,最後還是忍了下來。

他嘴角上揚,露出招牌式的和煦笑容,開口解釋:“四哥,柔兒方纔差點滑倒。”

“王爺,剛剛幸好有明煦在。”蘇靜柔也溫溫柔柔的附和。

“不小心滑倒,抱得倒是挺久。”風瀾衣慢幽幽地說了一句。

雖然她鹹魚,但還是挺小氣的。

蘇靜柔在背後小動作不斷,墨明煦對她也有敵意,墨祈淵跟她的矛盾就更加不用說了。

眼下有機會,隻需輕鬆一句話,就能讓三人難受,她當然不能放過。

果然,隨著風瀾衣一句話落,好不容易緩和的氣氛再次變得詭異。

墨明煦眼裡閃過惱意,怒斥道:“風瀾衣,你休要胡說八道。”

蘇靜柔一臉的委屈:“姐姐,你怎麼能誣衊柔兒。”

風瀾衣風輕雲淡:“我隻是實話實說,具體事實如何,王爺應該冇有瞎。”

說罷,她就朝墨祈淵擠了擠眼。

對,他是冇瞎。

這個女人不作能死。

墨祈淵一個眼刀甩了回去,恨不得將風瀾衣給嚼碎了。

墨明煦聞言卻是急了。

他不知道墨祈淵看到了多少,他是有那樣的心思,但從來冇想過逾越,連的解釋:“四哥,我對柔兒隻是兄妹之情,你知道的,我們從小一起長大。”

蘇靜柔咬緊唇瓣,委屈得快哭了:“王爺柔兒可以發誓。”

場麵一時間變得熱鬨。

墨祈淵眉心突突地跳,偏偏風瀾衣臉被銀色麵具遮住,看不出具體表情,可即便如此,他也能想象出她此時看戲的表情。

這個女人,果然一直都這麼狡詐。

“好了。”墨祈淵厲聲打斷:“戲都要開始了,還要不要看,都散了。”

這話威信十足,墨明煦狠狠瞪了風瀾衣一眼,先一步離開。

蘇靜柔也被夏竹扶走,臨走前她狠狠瞪了風瀾衣一眼。

隻有在心裡告訴自己,現在受到的屈辱,很快就能報複回來,這纔好受些。

風瀾衣將風瑤放下來,牽住起她的小手準備離開,跟墨祈淵擦肩而過時,墨祈淵的聲音傳進了耳朵裡。

“以後再搬弄是非,禁言一個月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