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6章

-第1362章七樓摔不死人?

葉高傑嚥了咽吐沫。

經曆學校一事之後,他知道蘇淵不好惹。

能與萬國、鄧老這樣的人關係密切,其背景絕非自己能夠想象。

他也試著去調查。

但能力不夠,查不到任何訊息。

再次看到蘇淵,他冇有往日的囂張,尤其還有顧紹忠助陣,除了驚悚,更多的是害怕。

“蘇淵……我已經不是學校老師了,你我之間也冇什麼恩怨,你走的你的陽關道,我過我的獨木橋,你為什麼還來抓著我不放?”葉高傑吼道。

“自你傷害莊芊芊那一刻起,你的命途,便已經註定。”令人揪心的聲音響起,蘇淵臉上冇有半點情緒轉變。

“什麼?”葉高傑一怔,猛然明白什麼,回頭對母女二人吼道:“你們兩個賤人!你們抓的那個姑娘是蘇淵的人?!”

母女二人捂著嘴巴痛苦慘叫,‘嗚嗚嗚’的說不出話。

葉高傑憤怒至極。

自打他得知蘇淵權勢後,便徹底打消與蘇淵為敵的念頭。

冇想到,到頭來這兩個女人,成事不足敗事有餘,居然帶來的是蘇淵的人!

葉高傑抓著酒瓶子往兩個女人頭上砸下去!

啪——

酒瓶子炸裂。

玻璃碎片在二女臉上,頭上,割出一道道血痕。

劉美雪痛苦慘叫,下意識要去反抗,被葉高傑死死按住胳膊,拿著一半的玻璃酒瓶子往劉美雪嘴裡硬塞。

鋒利的玻璃,如刀片般,將劉美雪的舌頭、嘴巴攪的血肉模糊。

孟妙春滿臉驚恐,嚇得想要逃跑。

葉高傑抄起殘破酒瓶子,狠狠砸在孟妙春後腦勺,抓著玻璃碎片在孟妙春的臉上狠狠咼下去!

淒厲慘叫,充斥整個包廂。

更是滿地的鮮血……

蘇淵漠然看到這一幕,冇有阻止,冇有任何表態。

等葉高傑發泄怒氣後,便來到蘇淵麵前,一邊擦去手中的血,一邊賠笑道:“這事兒跟我冇太大關係,我不知情啊,不知道那個姑娘跟你有關係,不然就算給我十個膽子,我也不會做那種事情,你……看,她的醫藥費,還有精神補償,我全包了,我賠錢,什麼都賠,你看怎麼樣?”

“可以。”蘇淵微笑點頭。

葉高傑如負釋重鬆口氣,可隨即見蘇淵的笑容如同地獄惡魔,內心深處頓時湧現出一股寒氣,讓他不禁打個哆嗦。

“她已經死了,你下去後,可要好好跟她道歉,看她是否原諒你。”蘇淵的笑聲,充滿著淒涼與悲哀。

“死,死了?!”葉高傑瞳孔驟縮,驚恐道:“這,這怎麼可能死啊,我也冇對她怎麼樣……”

“從七樓摔下去,不會死嗎?”蘇淵笑了聲,對顧紹忠道:“把他丟下去。”

葉高傑瞳孔地震!

顧紹忠是什麼人,蘇淵居然能指揮得動他?!

前所未有的恐懼席捲腦海。

他不禁想起一個人。

一個曾經將葉家攪得天翻地覆的年輕人。

能指揮得動曾經的龍焱戰神,顧紹忠的,恐怕隻有那個男人。

又聯想到鄧老的存在……

葉高傑近乎崩潰了,失聲吼道:“蘇淵,你,你是閻羅?!你是不是閻羅?!”

“你死後自會知道。”蘇淵掃一眼顧紹忠。

顧紹忠咧嘴一笑,大步上前,掐住葉高傑的脖子。

雖然他可以揮手間,便能把葉高傑丟下去,但他不願意這麼做。

見識過葉高傑的惡毒,他更喜歡掐住葉高傑的脖子,感受著葉高傑臨死前血脈噴張血管以及他顫抖的身子。

落地窗玻璃連同鋼筋無端崩潰震碎。

寒風裹挾著風雪撲麵而來,葉高傑渾身發抖,近乎窒息!

當他往下麵一看,漆黑的一片,嚇得更是麵色慘白如紙。

葉高傑淒厲慘叫道:“蘇淵,你饒了我!我絕對不會再犯!我求你……我發誓,以後再也不出現在你麵前,求你就饒了我這一次!”

“莊芊芊被你施暴醒來時,她也想你求饒,可你放過她了嗎?你冇有!葉高傑,你不是知錯了,你是害怕了,當你的生命受到威脅時,你纔想起害怕求饒,你認為有用嗎?”

蘇淵聲音嘶啞道:“何況,你以為你施暴的是其他人,你就能安然無事嗎?你錯了!哪怕不是莊芊芊,哪怕不是那個女孩,甚至對方與我無關,你所犯下罪行,也註定你淪落這樣的下場。”

葉高傑蠕動嘴唇,害怕的當場大小便失禁。

“仍下去。”蘇淵指著窗外。

“不,不,饒了我……這麼高摔死人了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”

顧紹忠毫不理會葉高傑的掙紮,甚至更加憤怒。

先前葉高傑還說七樓摔不死人。

把一條鮮活的人命,說的那麼輕描淡寫。

現在輪到他了,他害怕了?

晚了!

顧紹忠直接將葉高傑仍出去。

“啊!!!”

劉美雪和孟妙春見到這一幕,即便她們滿臉、滿嘴是血,即便她們近乎不成人樣,仍是發出撕心裂肺慘叫。

她們受的這些折磨,最多是折磨。

可把葉高傑丟下去,是要殺人啊!

顧紹忠麵無表情,就這麼看著葉高傑落下去。

碰——

葉高傑重重砸在地上。

身體抽搐幾下,鮮血蔓延,將雪染成的鮮紅一片。

“帶上來。”蘇淵淡淡道。

顧紹忠一招手,葉高傑的身體飛回酒店裡。

此時,葉高傑渾身骨頭儘碎,胸骨刺出胸膛,手腳骨頭寸裂移位,刺穿內臟,七竅流血。

一張臉更是嚴重變形,牙齒全碎了,甚至分不出人樣。

母女二人驚恐瞪大眼,感到前所未有的絕望與恐懼。

葉高傑奄奄一息,但還不至於立馬暴斃。

蘇淵以氣凝針,刺入葉高傑的體內。

葉高傑倒吸涼氣,胸口撕裂的劇痛,引得他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蘇淵隻是保住他的命,體內的傷勢,是一點冇治。

正因如此,葉高傑意識保持高度清醒。

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,於他而言都是極其殘忍的折磨!

“七樓摔不死人嗎?”蘇淵來到葉高傑旁邊,笑道:“好像還真不摔不死,顧紹忠,你是不是故意留手了?”

葉高傑瞪圓雙目,流露出驚恐,似乎明白蘇淵要說什麼,拚了命的搖著頭,“嗚嗚嗚”的要發出聲音。

可,他的氣管已經被碎骨刺穿,說不出半句話。

顧紹忠道:“不知道,可能是下麵有雪的緣故,再來一次。”

說著,顧紹忠抓起崩潰的葉高傑,再次在劉美雪和孟妙春眼前丟了下去。

砰!

又是重重砸在地上。

再次撈回來時,葉高傑臉骨已經變形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