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62章

-墨祈淵眼底一片漆黑,看不清楚他的情緒,隻是聲音低沉聲線很冷:“夠了。”

這邊,墨明煦也擋在了蘇靜柔的麵前,用能吃人的目光瞪著風瀾衣。

這個男人又要包庇,風瀾衣冷笑望著墨祈淵,不懼的嘲諷:“怎麼,王爺是要幫忙打回來?”

墨祈淵的瞳孔裡,印出了風瀾衣此時的模樣。

沾血的銀色麵具下,紅唇扯出一個嘲諷的弧度,眼神冷傲,像是一隻渾身長滿刺的刺蝟。

這跟欺騙他時,示好的模樣不同。

跟他攤牌時的無所謂也不同。

此時的她,是一種,他從冇有見過極其亮眼的一麵。

墨祈淵喉結滑動推開了她:“真醜。”

“噗,連王爺都嫌棄她醜。”

“是啊,無禮粗俗野蠻醜陋,每一樣都占齊了。”

因為剛剛風瀾衣句句在理,以雷霆手段打了蘇靜柔,而受到震攝的眾人,因墨祈淵的一句話又重新活了過來。

紛紛找存在感的取笑。

“你們不許胡說!”風瑤攥緊了小拳頭,忍耐已經到了極限,她徹底暴了,連看墨祈淵這張喜歡到不行的帥臉,也不再香了。

她護短的跺著小腳,委屈的一頭朝著墨祈淵撞了過去:“爹爹笨笨,跟壞人一起欺負孃親,瑤瑤再也不要原諒你。”

隻是風瑤還冇有撞到墨祈淵,就已經被墨祈淵拎起來,扔進了清羽懷裡。

風瀾衣看著眼裡已經含了一包淚,極力維護自己的女兒,眼裡閃過心疼。

此時,蘇靜柔的兩邊臉頰已經腫如饅頭,墨明煦一邊心疼一邊想要上手幫忙處理,礙於場合問題又糾結的遲遲不敢動作。

然而,蘇靜柔的心思早就飛到了風瀾衣身上。

她見狀,推開了墨明煦,再次盈盈上前,將一塊乾淨的帕子遞到了風瀾衣麵前,一臉歉意地道。

“姐姐,對不起,剛剛是妹妹處理不當,讓你一時受委屈了。你還是快快擦乾淨臉上的血跡吧,事後你想再怎麼懲罰妹妹都行。”

她的目的,從一開始就是想借風瀾衣災星的名頭讓其先出醜,再扒下風瀾衣的麵具,讓其再出醜。

她要讓風瀾衣受儘所有人嘲諷的目光,讓王爺看清楚風瀾衣那張真實醜陋的臉。

她以為風瀾衣不會反抗,就算反抗也在她的可控範圍內,但冇有想這個賤人出手這麼利索,反應如此快,不但打了淩微,還打了她。

不過,她受點委屈又有關係,隻要目的能達成就行。

何況在設計這一切時,淩微就已經被她視為棄子,她也做好了承擔宴會看管不力的責任。

傷敵三千自損八百,她覺得很值。

隨著蘇靜柔的話,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風瀾衣臉上的麵具上。

狗血這個時候已經滲入麵具裡,不把麵具摘下來,根本冇有辦法擦乾淨這張臉。

風瀾衣冷冷地睨著蘇靜柔,既冇有接過蘇靜柔的帕子,也冇有開口。

蘇靜柔則是一直伸著手,做出一副低姿態。

局麵眼見僵持,墨祈淵不耐煩地冷嗬:“風瀾衣,適可而止。”

這是要息事寧人的意思。

風瀾衣冷笑一聲,依舊冇有接過蘇靜柔的帕子,卻是當著眾人的麵,手朝臉上的銀色麵具伸去。

大家盯著風瀾衣的動作,連呼吸彷彿都呆滯了下。

接著幾乎動作同步的看著風瀾衣緩慢的一點點將麵具終於摘了下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