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88章

-“你說什麼?”蘇靜柔的聲音驟然一變。

那護衛對上蘇靜柔陰冷的目光,胸口驀地一窒。

他說錯話了嗎,一向溫柔和善的側妃怎麼會突然這麼凶。

心裡忐忑著,他還是自我懷疑地回了一句:“王妃他們在一半個時辰前就已經回來了,不止屬下,大家都看到了。”

說著就看向了其他護衛。

護衛們紛紛點頭。

一個人還有可能看錯,一堆人總不能都看錯。

墨祈淵神情陰沉得可怕,他一甩袖子,幾乎是用飛的速度朝府內走去。

蘇靜柔胸口一梗,見狀一急,連忙跟上,可惜才解過毒的身體格外的弱,還冇有走兩步就已經氣喘籲籲。

“側妃。”夏竹連忙上前扶住。

“快跟上。”蘇靜柔顧不得其他的催促。

落月院。

風瀾衣讓小鎖帶走風燁、風瑤,自己則重新換了身乾淨的衣服,慵懶地坐在軟榻上,一邊翻著手中的話本,一邊等墨祈淵來興師問罪。

風瀾衣翻了幾頁書,逐漸進入狀態,就在她越看越有勁的時候,墨祈淵如同一陣狂風從門外颳了進來,搶走了她手裡的話本。

這種時候奪她書,如同要她命。

風瀾衣掙紮要搶回來,下顎就被人用力鎖住,那力氣大的彷彿要把她的骨頭都拆卸下來。

墨祈淵你祖宗的。

風瀾衣心中怒罵,就聽墨祈淵寒冷刺骨的聲音響起。

“風瀾衣,如實交代,從寧遠侯府出來後,去了哪裡。”

風瀾衣吃痛恢複理智,也不想著話本了,而是要解決眼前的事,從她回來起,她就知道會有這個時候。

現在最要要緊的是奪回主動權。

風瀾衣眸光微動,一隻腿用力地往墨祈淵腳背踩去,一隻腿膝蓋彎曲,往墨祈淵的某處頂去。

墨祈淵顧頭又顧尾,這麼一折騰,雖然風瀾衣依舊冇有碰到他,但到底被風瀾衣給掙脫了。

這該死的女人。

墨祈淵眼裡迸射出刺骨的寒意,又要動手地向前。

風瀾衣先發製人抓起榻上的一切東西就往墨祈淵身上砸去。

墨祈淵一一擋開,榻上再無東西可砸,風瀾衣隻能把剛剛打鬥,被墨祈淵丟下的話本撿起來,再次朝墨祈淵砸了過去。

墨祈淵眼睛也不眨,一抬手就把話本抓到了手裡。

書名《老爺錯怪夫人後下跪了》,這又是什麼鬼名字,墨祈淵掃了一眼皺起眉頭。

毫無疑問,這本書的名字就是風瀾衣才寫了,剛貼上去用來噁心墨祈淵的。

眼見再扔無可扔,風瀾衣率先搶在墨祈淵麵前大聲開口。

“墨祈淵你有病嗎?一回府就發瘋,你問我,我還想問你呢。帶我出去,又把我丟在寧遠侯府是什麼意思?回來的路上害我差點被彆人的馬車撞死,那些侍衛又隻顧著吵架,根本就冇有人理會我。”

風瀾衣越說越委屈,拿袖子擦了擦眼睛,眼淚就落了下來。

這生薑水真辣。

墨祈淵看著從風瀾衣眼裡滾落出來的淚水,愣了一瞬,隨即將手裡的話本扔出,用內力震成碎片以此震懾風瀾衣的冷笑。

“風瀾衣,你又跟本王來這一套,你是不是覺得本王傻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