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9章

-風瀾衣一進落月院,就看到風燁、風瑤站在院子裡翹首以盼。

兩個小傢夥都極有眼色,知道這一次下藥加偷跑,踩到了自己孃親的底線,一看到風瀾衣,就乖乖地迎上來,排排站好,等待發落。

風瀾衣又好笑又好氣,嚴肅地道:“現在知道錯了,晚了,都給我去大樹下站足一個時辰。”

風瑤鼓了鼓腮幫子,然後就甜甜的笑了,小嘴像抹了蜜似的拍著小胸脯,奶聲奶氣地哄道:“隻要孃親能消氣,就算是要瑤瑤站足兩個時辰,瑤瑤都願意呢!”

“那就站足兩個時辰吧!”風瀾衣斜了風瑤一眼,麵不改色。

她決定要給這兩個小傢夥一點教訓,否則下次再私自逃跑,真遇到壞人怎麼辦。

風瑤聞言小臉頓時垮了下來,悔不當初。

嗚嗚……早知道就不一時逞口快,哄孃親開心了。

胳膊怎麼擰得過大腿!

風燁嫌棄地看了風瑤一眼,早有準備的從袖子裡掏出一卷書,邁著矜持的小步子,到大樹下站好。

風瀾衣看著早摸清楚自己套路的兒子,嘴角抽了抽。

小傢夥聰明的都快要成精了。

“小匙參見王妃!”

風瀾衣還冇有進屋,就瞧見一個綠衣婢女,快步跑出來,頭嗑地跪在了她的麵前。

這婢女年齡跟小鎖差不多大,五官也有八分相似。

風瀾衣對她有印象,這婢女正是她從南籬帶過來的陪嫁婢女之一,也是小鎖的親妹妹。

隻是當初小鎖陪她去了鄉下莊子,小匙則留在了王府。

“起來吧!”風瀾衣看了眼身側,眼含淚花情緒激動的小鎖,開口說道。

小匙站起來,就跟小鎖抱在了一起。

從小匙的話中,風瀾衣得知。

小匙這麼多年來,都獨自一人在照看落月院。

昨日,墨祈淵帶迴風燁、風瑤後,也將人送到了落月院中。

墨祈淵並冇有對外宣稱風燁、風瑤的身份,所以府上的人,都還不知道風燁、風瑤的真實身份。

小匙一聽說風燁、風瑤是風瀾衣跟墨祈淵所生,整個人又驚訝又高興。

“太好了,王妃終於苦儘甘來了。”

風瀾衣聞言不置可否,她要帶兩個孩子離開的事情,當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晌午,太陽正烈。

前院書房。

一襲玄衣鑲金絲的男人端坐在書案前,墨發高束,堅毅的臉上帶著生人勿近的威壓,骨骼分明的手指握著毛筆,正在公文上書寫。

清風從外走進來,臉上帶著藏不住的憤懣,躬身稟告。

“王爺,落月院傳來訊息,王妃為了懲罰小世子跟小郡主之前私自回來找您,竟罰他們在太陽下麵站足兩個時辰,這麼大的太陽,就算是身體強健的爺們也受不住,王妃委實過分了!”

他後悔了。

之前因為王妃帶著兩個孩子在鄉下生活了五年,剛回府就被罰禁足,他還心生同情,現在看來他就是瞎了眼。

墨祈淵聞言眸色一冷,擱下了手中毛筆。

虎毒不食子,風瀾衣為了演戲逼真,連自己的孩子都能下這麼重的毒手,簡直毒婦!

他墨祈淵的孩子豈是隨便任人利用、虐待的,就算是孩子他孃親也不行。

墨祈淵眼裡起了殺意,起身離開了書房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