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姝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92章

-風瀾衣根本不知道墨祈淵在想什麼,她此時陷入了沉思。

事到臨頭,她為什麼回來,當然是為了孩子。

但她不能說。

孩子的存在是真是假,還尚未可知,當初她生產發作後,的確昏迷過一陣,等再次醒來,風燁的頭已經出來了。

想要弄清楚真相,就隻能找當初在莊子上,給她接生的李嬤嬤。

倘若孩子為真,南籬那邊拿孩子要挾她,那就絕對不會隻是為了讓她留在東墨,穩定兩國聯盟這麼簡單,說不定後麵還有更大的陰謀。

她貿然將事情告訴墨祈淵,說不定會惹怒南籬帝,重要的是,她也不相信墨祈淵。

雖然墨祈淵冇有虧待過風燁、風瑤,但也冇有看出,墨祈淵有多在意兩個孩子,墨祈淵會為再次冒出來的孩子付出嗎,不見得。

再有,等查清楚真假後,她還是會帶著孩子們離開,現在回到四王府,隻是暫時的。

想到這些,風瀾衣抬起了眼:“王爺對自己難道就這麼冇有自信嗎。”

“什麼意思。”墨祈淵挑眉。

“捉賊拿贓,捉姦拿雙,我不知道王爺聽到了些什麼,我隻能說全都不是真的。”

風瀾衣起身,杏眼裡滿是真誠,豁出去似的,半真半假地說道。

“都被人這麼潑臟水了,我也不想瞞了。我回來其實是為了王爺。在這之前,我的確是想要逃走,都到渡口了,突然想起王爺,我又就捨不得了。”

“在這段日子的相處裡,我發現自己早就不知不覺喜歡上了王爺,離不開王爺了。王爺其實不用太過自卑,放著你這麼優秀的男人我都不喜歡,還去喜歡彆人,我眼睛還冇有瞎。”

怎麼就變成他自卑了?

哪隻眼睛看出他自卑。

還真是巧舌如簧。

墨祈淵深深吸了口氣,胸口堵了堵,輕睨了風瀾衣一眼,雖然風瀾衣的話不可信,但多少還是有些眼光。

哼……他墨祈淵的確優秀。

風瀾衣見墨祈淵臉色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和了些,心中鬆了口氣。

這個男人喜歡聽好話。

還真是跟風燁一樣,吃軟不吃硬。

風瀾衣斂下眉眼,她要想查清楚孩子的事情,那就必須擁有自由出入王府的權力。

王府裡,倘若真的還隱藏著南籬國奸細,那她最好還要有調度王府人手的權利。

隻有這樣,才方便她把奸細揪出來,仔細盤問。

所以她現在需要王府的管家權。

風瀾衣心中盤算清楚,越發心中煎熬。

隻要一想到,也許她真的還有一個孩子,那個孩子不知道在什麼地方,也許正吃不飽、睡不暖,心裡就像是被針紮一樣。

她一刻鐘也等不了了,心焦的想要儘快得到管家權。

風瀾衣眸動了動,不管房間裡還亂著,殷勤地給墨祈淵先倒了杯茶,遞了過去。

“王爺,喝茶,日久見人心,時間久了你就知道我有冇有說話謊了。”

墨祈淵冇有接茶盞,而是斜瞥著此時明顯乖巧、討好他的風瀾衣。

風瀾衣喜愛穿紅色,紅色的衣裳把她的肌膚襯得更是膚白欺雪,五官精緻如畫,杏眼如水清澈,看起來那股子乖巧勁倒是跟風瑤有幾分相似。

這個女人還真是多變,幾日前明明對他還不假顏色,後他用兩個孩子要挾,她也是多有不滿,現在卻是能極儘討好了。

不過風瀾衣有句話說得冇有錯,捉賊拿贓,捉姦拿雙,冇有證據的確不能蓋棺定罪。

但凡存在過,總會留下痕跡,暫且先放過風瀾衣,等派人調查一番再做打算。

墨祈淵輕哼一聲,嫌棄又彆扭地接過了茶盞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