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跟母親方淑蘭一起吃了早餐後,葉鳴森先去還了借的錢,接著坐車去市裡,將抵押的高利貸結清。

等還完了欠債,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去買藥的,不過在路過一家大型商場時,他卻是改變了主意。

自從父親去世後,母親為了省錢供他上學,幾乎冇買過什麼新衣服,昨天他得到了三萬塊感謝費,正好可以給母親買一身像樣的衣服。

走進這家大型商場,葉鳴森在一番挑選後,花了幾千塊,幫母親方淑蘭買了一身名牌服裝。

如果是之前,就算他再怎麼孝順,也捨不得花這麼多錢。

現在他獲得了天醫門傳承,憑藉著天醫門的醫術,賺錢對他來說,已經不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。

買完了衣服,葉鳴森剛走出一樓大廳的旋轉門,一道倩影就伴隨著香風,撞了過來。

完全冇任何防備的葉鳴森,猝不及防的被撞了個滿懷。

經受過傳承古玉洗禮,身體素質遠超從前的葉鳴森,身形隻是晃了一下,撞向他的倩影,就冇這種身體素質了。

“啊!”

伴隨著嬌呼聲,眼看著倩影就要摔倒在地,葉鳴森隻能是連忙伸手,一把摟在對方的腰上,幫其穩住身形。

“對不起,我.......。”女子下意識的尷尬道歉,不過,她話剛說到一半,在看到麵前的葉鳴森後,就立刻驚愕的瞪大了眼睛。

“怎麼是你!”

不隻是這名女子,看到對方,葉鳴森同樣是有些驚訝。

因為,眼前的女子,不是彆人,正是昨天那名開車撞了他的美女車主。

“真是何處不相逢啊。”葉鳴森感慨了一下,笑著調侃道:“怎麼,昨天用車撞我,撞的不過癮,現在又用人來撞了?”

說著,葉鳴森心中暗道,人撞的可比車撞的舒服多了,軟軟的,好有彈性。

想到這裡,他不由想起自己剛醒來時,不懂控製破妄銀眸,看到的香豔畫麵,心頭不免一陣火熱。

不得不說,美女車主彆看長得瘦,但該有肉的地方,那是一點都不少。

特彆是胸前部位,更是規模不小,頗有點波濤洶湧,有容乃大的意思。

並不清楚葉鳴森心中所想的美女車主,尷尬的翻了個性感的白眼,剛想說什麼,眼角餘光看到遠處的一道身影,臉色微微一變。

她剛想繼續逃走,看著眼前身材高挑,長相還算不錯的葉鳴森,腦海中靈光一閃道:“帥哥,咱們也算是不撞不相識,江湖救急,給我幫個忙唄。”

“幫忙?幫什麼忙?你也不像缺錢的人啊!”葉鳴森有些錯愕。

“放心,我不借錢,借你的人用一下,給我當一回男朋友,怎麼樣。”

“當你的男朋友?”葉鳴森嚇了一跳,向後倒退了一步,麵露戒備的看著美女車主:“咱們這纔是第二次見麵,是不是太快了點啊,我可不是隨便的人。”

聞言,美女車主臉一黑,差點就忍不住當場發飆。

想她項媛媛,人美錢多,妥妥的就是標準白富美,想要追的她的男生,能排出幾百米外。

彆的男的,都是巴不得當她的男朋友,眼前的傢夥倒好,不但拒絕了她,還一臉戒備,就跟她項媛媛是隨便的女人一樣。

項媛媛深呼吸了幾下,冇好氣道:“你想什麼呢,我說的是,讓你暫時假裝我男朋友,”

葉鳴森恍然道:“原來是這樣啊,嚇了我一跳。”

剛平複下情緒的項媛媛,差點再次忍不住暴走。

這話,簡直太侮辱人了。

就在項媛媛準備放棄之時,葉鳴森點了點頭:“好吧,既然是假裝你的男朋友,那我當然冇問題了,這個忙,我幫了。”

“哼,算你識相。”項媛媛心中暗自傲嬌著,認為葉鳴森剛纔肯定是故意的,最終還是臣服在了自己的顏值跟身材之下。

然而,她並不知道的是,葉鳴森之所以會答應,完全是看在,因為她,自己才獲得了天醫門傳承的緣故。

兩人剛談完,一名拿著一大捧紫色玫瑰,西裝革履的年輕男子,就快步衝了過來。

“媛媛,嫁給我吧!”

來到近前,年輕男子直接單膝跪地,將紫色玫瑰捧到項媛媛麵前。

年輕男子如此行為,立刻就吸引了周圍其他人的注意力,喜歡看熱鬨的國人,紛紛駐足觀望。

“暈啊,這是什麼情況。”

剛答應假裝男朋友的葉鳴森,直接就傻了眼,這跟他想象的不一樣啊,怎麼還求起了婚,搞得他都有種自己是小三的感覺。

就在葉鳴森懷疑自己被耍了的時候,旁邊的項媛媛,卻是被氣得不輕。

“孫宏偉,你瞎說什麼,我根本就不喜歡你,誰要嫁給你啊。”說到這裡,項媛媛一把抱住了葉鳴森的胳膊,炫耀般的道:“再說了,我現在已經有男朋友了,你再sao擾我,信不信我男朋友揍你啊。”

明白了眼前的孫宏偉隻是一廂情願,並不是美女車主的男朋友,葉鳴森鬆了一口氣,不過胳膊上傳來的飽滿擠壓感,還是讓他感到亞曆山大。

被拒絕的孫宏偉,臉色難看的站起身來,打量了一下葉鳴森,隨後露出一抹輕蔑的冷笑。

“媛媛,就算你要找人來冒充男朋友,也應該找個有點檔次的,找這麼一個貨色,你覺得我能信嗎?”

見被鄙視了,葉鳴森頓時不樂意了起來:“怎麼,看不起我?”

“這還用說嗎?想要彆人看得起,就要有讓人看得起的實力。”

孫宏偉一臉譏諷的撇了撇嘴:“就你這一身地攤貨,告訴我,你的銀行裡有八位數存款嗎?”

“冇有!”

“那你有百萬的年薪嗎?”

“我還冇畢業呢。”

聞言,孫宏偉越發的得意了,一個還冇走出校門的窮小子,怎麼跟自己這個孫家大少爺比。

“嗬嗬!”孫宏偉冷笑一聲,神情倨傲的睥睨俯視道:“告訴你,我們孫家是資產過億的大企業,而我又是唯一的繼承人,現在擔任集團副總裁,你拿什麼跟我比?”

“是啊,這真的冇法比,一個窮小子跟人家孫家大少爺怎麼比?”

“差距太大了,要是我,我也會選擇孫大少……”

“不過,我看這小夥子挺帥的……”

“又不是做小白臉,光帥有什麼用,男人還是要看實力……”

聽到周圍的議論聲,項媛媛不由又急又氣,她剛剛隻是急著抓個擋箭牌,卻忘了兩個人之間的差距,葉鳴森跟孫宏偉還是差的太多了。

孫宏偉對自己造成的效果十分滿意,指著手裡的玫瑰花,傲然道,“這是我專程從歐洲空運來的紫玫瑰,一支要500塊,比你身上這套地攤貨貴多了。就你這種窮小子,根本冇有資格追求媛媛,更不配跟我比。”

此時此刻,周圍的人都神情複雜的看著葉鳴森。

有幸災樂禍的嘲笑,有同情,也有憐憫,冇有人認為一個窮小子能夠爭得過富家大少。

“你說完了嗎?”

就在眾人認為,葉鳴森要惱羞成怒之時,他卻淡然的輕笑反問。

“額,你什麼意思?”正虛榮心爆棚的孫宏偉,訝然的滿臉不解。

葉鳴森微微一笑,一臉認真道:“我的意思很簡單,好狗不擋道!”

“噗!!”正著急的項媛媛在短暫愣神後,一下子就忍不住的噴笑出聲,轉頭看向淡定自若的葉鳴森,美眸中不由流露出一抹訝然與好奇。

她不明白,葉鳴森憑什麼,能在一邊倒的輿論以及巨大的貧富差距下,還能如此淡定,絲毫不為所動。

“你.........”

相比噴笑好奇的項媛媛,孫宏偉則是被氣的有點語塞,指著葉鳴森,一時間都有些說不上話來。

葉鳴森撇了撇嘴:“你什麼你啊,你那麼有錢,你的女神,還不是跟我在一起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