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什麼,胡院長,我冇聽錯吧,你讓我擔當校招考察組的組長,幫你們學校招生?”葉鳴森拿著手機,略顯驚愕的低撥出聲。

“是啊,葉小友,你是江北大學醫學係的學生,對你們學校醫學係肯定是最瞭解的,而且你的醫術之高,彆說是你們學校了,就算是整個江北市,估計都冇有比你高的,你來擔任校招組的組長,是在合適不過得了。”

說到這裡,院長鬍長海略帶歉意道:“那個,我知道自己的這個請求,有點強人所難,如果葉小友你實在是不方便的話,就當我冇說好了。”

“胡院長,你太客氣了,你能讓我來當這個校招考察組的組長,是看得起我。”葉鳴森恭維了一下,想了想道:“我可以擔任校招組的組長,不過,我有一個請求,希望胡院長你能答應。”

院長鬍長海高興道:“太好了,葉小友,你有什麼要求,儘管提,隻要我能決定的,都不是問題。”

“是這樣的,我想請你給我一個實習生的名額,不過是那種掛名,不需要去醫院上班的那種,當然了,我也不會要工資的,隻需要等我快畢業的時候,給我開具一份實習證明,就可以了。”

“啊!!”

手機裡響起院長鬍長海愕然的低呼。

葉鳴森不解道:“怎麼了胡院長,這件事情有困難嗎?”

“冇,當然冇困難了!”院長鬍長海急忙搖頭否決,葉鳴森能來他們醫院,掛名個實習生,他高興還來不及呢,哪裡會拒絕。

要知道,他之所以打電話,邀請葉鳴森擔任校招考察組的組長,就是為了拉近雙方的關係。

葉鳴森的請求,對他來說,簡直就是送上門的好事。

轉念一想,院長鬍長海又有些好奇道:“那個,我能冒昧的問一句,葉小友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嗎?”

葉鳴森冇有隱瞞道:“其實也冇什麼,就是我最近很忙,冇時間來學校上課,就想著掛名一個實習生的名額,這樣就不用每天來學校上課,到時候醫院給開個實習證明,就可以順利畢業了。”

“額,就這啊!”電話那頭的院長鬍長海,一臉目瞪口呆,他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原因。

要知道,在他眼中,葉鳴森那可是醫術了得的神醫,哪裡還需要什麼畢業證啊。

不過,葉鳴森的這番話,卻是讓他心頭萌生起了一個念頭。

“葉小友,以你的醫術,讓你掛個實習醫生的名頭,實在是太委屈你了,不如這樣吧,你來當我們醫院的名譽副院長,每個月有五萬的工資,平時不需要你來醫院上班,隻有遇到一些我們醫院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,才需要葉小友你出手,至於你們學校的事情,都由我來幫你解決,不知道你意下如何。”院長鬍長海略顯忐忑的出言詢問,心情既緊張又期待。

幸好院長鬍長海身邊,並冇有其他人在,不然聽到他的這番話,看到他此刻的緊張表情,一定會以為自己是在做夢,或者是院長鬍長海腦子出了問題。

江北市中心醫院的名譽副院長,雖然冇有實權,但不管是地位還是待遇,那都是不亞於實權副院長的,是絕大多數人,一輩子的目標和夢想。

是不知道有多少醫務人員,靠著關係和金錢,都達不到的高度。

結果,現在院長鬍長海,竟然要請一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,擔任名譽副院長。

並且還是一副患得患失,生怕對方拒絕的模樣。

如此一幕,連那些電視劇,電影,估計都不敢拍這樣的劇本。

葉鳴森同樣有些被院長鬍長海的行為,給震驚了一下。

雖然現在的他,並不在意什麼名譽副院長,但院長鬍長海如此誠心誠意,他要是再拒絕,就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了。

“既然胡院長你誠心邀請,那我就卻之不恭了,以後還請胡院長多多指教。”

“哈哈,好好好,葉小友你能來我們醫院,是我們中心醫院的榮幸,以後恐怕還要多多麻煩葉小友你了。”院長鬍長海大笑說著,高興地一張臉都快化為綻放的菊花。

在他看來,能用一個名譽副院長的身份,將葉鳴森捆綁到他們中心醫院,簡直就是大賺特賺。

剛開始第一次見到葉鳴森的時候,他隻是很看好葉鳴森,認為葉鳴森挺有能力的,很有潛力。

第二次,葉鳴森前來救治那兩名刑警時,他才真正讓他意識到,葉鳴森醫術的高超。

特彆是後來,他通過雷清風老爺子,瞭解到很多關於葉鳴森的情況,他更是震驚不已。

正是因為如此,今天在電話裡,麵對連雷清風老爺子都自歎不如,甘願拜師的葉鳴森,他纔會開口許下如此承諾。

他不是信口開河,而是經過了深思熟慮。

掛斷了跟院長鬍長海的通話,葉鳴森想到不久前,吳培祥在自己麵前耀武揚威的那一幕,嘴角不由泛起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他相信,明天校招會開始的時候,一定會很精彩的。

之前他不願意太過招搖,隻是考慮到,自己還要在學校裡上學,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。

現在他已經無需再來學校上課,自然也就冇有了那麼多的顧忌。

葉鳴森最後一天的課堂生活,依舊是平平淡淡。

在下午放學離開的時候,望著身後熟悉的教學樓,他心中卻是不免有些感慨和失落。

這裡畢竟是他生活和學習了四年的地方,雖然明天還會過來一趟,卻不再是以學生的身份。

他這裡正感慨著,熊勝男的電話卻是打了過來,告訴他,之前答應他的那個條件,已經找到瞭解決的辦法。

電話裡,熊勝男並冇有說清楚,隻是讓他去一趟市公安局。

葉鳴森坐車來到市公安局,在門外等待了片刻,熊勝男就從裡麵走了出來。

“走吧,我帶你去辦理入職手續。”兩人見麵,熊勝男大手一揮,直奔主題的說道。

葉鳴森愕然的一把拉住了她:“什麼辦理入職手續啊?你不會是讓我來當刑警吧?”

熊勝男白了一眼葉鳴森,道:“你想的美,你以為刑警是你們家開的啊,想當就能當啊!”

“那你說辦理什麼入職手續啊?”

“我讓你辦理入職手續,是我幫你爭取到了個臨時法醫的職位,這樣一來,你不但能跟我們一起前往犯罪現場,還能近距離接觸那些屍體,不管你有什麼特殊癖好,應該都能滿足你了。”

“噗!”葉鳴森一口老血都差點噴在熊勝男臉上,他啥時候說自己要近距離接觸屍體了,還有什麼特殊癖好,他丫的有什麼特殊癖好啊。

“熊勝男,你可彆亂說話啊,我可冇有戀屍癖,你要是再造我的謠,我就跟你們公安局所有人說,你是我的侄孫女。”葉鳴森不滿的氣惱威嚇。

“切,不說就不說。”熊勝男撇了撇嘴,招呼著葉鳴森道:“快點走吧,今天正好發生了一起命案,屍體就在法醫間,等你辦理了入職手續,就能跟過去了。”

葉鳴森頓時來了興致道:“那人死了多久了?”

“放心,那人剛死冇超過三個小時,還很新鮮。”熊勝男若有所指般的出言玩味。

“那就好!”葉鳴森點了點頭,不過很快他就反映了過來,扭頭看去,隻見熊勝男正戲虐的看著他,擺出一副彷彿已經看透一切的模樣。

一時間,葉鳴森無言以對。

兩人來到警局內部,熊勝男帶領著葉鳴森,前去辦理臨時法醫的入職事宜。

對於臨時法醫這個職務,葉鳴森並冇有多大的抗拒,畢竟他就是臨時工,再說了,他當臨時法醫也不是為了賺錢,隻是為了方便驗證自己的一個猜測而已。

平時,葉鳴森冇感覺出來,等來到警局,他纔算是體會到,熊勝男這個鬼見愁的威懾力。

不隻是對犯罪分子,就連公安局中的其他警察,麵對熊勝男的時候,那都是畢恭畢敬,生怕招惹到這尊煞神。

冇錯,就是煞神。

這是熊勝男在公安局內部的一個外號,主要是因為她常年身上籠罩著陰煞之氣,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森然感,一般人麵對著她,都會忍不住的心裡發毛。

所以,漸漸的,警局內部的同事們,就偷偷給她起了個煞神的外號。

辦理完了臨時法醫手續,葉鳴森就立刻讓熊勝男,帶他前往存放屍體的法醫間。

現在他已經顧不得熊勝男會不會誤會了,相比之下,他更加想要驗證一下,自己之前的猜測。

如果他的猜測是正確的話,那麼,他將又能多一份玄陰之氣的來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