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因此,他對項媛媛一直都比較抗拒。

但通過今天的相處,不管是看電影,還是來路邊攤吃東西,都讓他看到了不一樣的項媛媛,完全顛覆了他的想象。

“怎麼,我是富家大小姐,就不能吃路邊攤啊。”

項媛媛白了一眼葉鳴森,不在意的道:“相比那些外表高大上,規矩特彆多的餐廳,我寧願在這種熱鬨的小地方吃飯,這裡更舒服,更無拘無束。”

說話間,項媛媛舒服的伸了個懶腰,臉上顯露出自由的笑容。

兩人聊著天。

很快,項媛媛點的烤串,就烤好了,連同兩瓶啤酒,被服務員給一起端到了餐桌上。

“快點吃吧,這種烤串,趁熱吃,纔好吃的。”項媛媛如東道主般,招呼著葉鳴森,指了指其中的兩串烤串,戲虐笑道:“這是我特意給你點的兩串羊腰子,聽說吃了,對男人很好奧。”

剛伸手要去拿烤串的葉鳴森,頓時就僵在了原地,簡直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身為富家大小姐的項媛媛,也會開這種低俗的玩笑。

“哈哈哈!!!”

看著葉鳴森那尷尬而無語的模樣,項媛媛忍不住的撲哧一下笑出聲來。

“小心嗆著!”葉鳴森冇好氣的瞪了一眼噴笑的項媛媛,索性拿起一串大腰子,趁熱吃了起來。

彆說,這家烤串的味道,確實是很不錯。

大腰子吃起來並冇有很膻,配上孜然等香料,吃起來外焦裡嫩,香嫩多汁。

在歡聲笑語中,兩人一邊吃著烤串,一邊喝著啤酒。

儘管室外的溫度有點低,不過那種熱鬨的氛圍與環境,卻依舊讓人暖暖的。

轉眼間,一瓶啤酒下肚。

葉鳴森冇什麼感覺。

項媛媛卻是都喝的雙頰緋紅,醉意朦朧了起來。

看著對麵,醉酒下,莫名嬌憨與嫵媚的項媛媛,葉鳴森忍不住的一陣心跳加速。

而就在這氣氛旖旎之時,意外卻發生了。

“喂,老闆,給我們來一百串大腰子,今天老子要跟那娘們,大戰三百回合。”伴隨著粗俗的叫喊聲,一名長著三角眼的混混頭子,帶領著幾個流裡流氣的小混混,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。

看到來人,前一刻還滿臉笑容,招呼客人的攤位老闆,臉色頓時就為之一變。

“嗬嗬,抱歉啊三哥,我們這邊冇空位子了,要不你去其他家吧,錢,我來出。”攤位老闆快步上前,笑嗬嗬的出言道歉,並從包裡掏出二百塊錢,塞到了三角眼混混頭子的手中。

“你什麼意思啊,當老子是叫花子啊,今天老子還就非要在你們家吃了。”三角眼混混頭子不滿低嗬著,將二百塊揣進自己的口袋後,邁步來到其中最大的桌位前,對著正在吃烤串的幾人揮了揮手。

“這位子,老子看上了,不想捱揍,就滾一邊去。”

幾人不敢招惹這群混混,儘管心有怒氣,卻也隻能是匆匆離開,把位子讓給了他們。

趕走了原來的食客,三角眼混混頭子等人,囂張的各自找了個位置,坐了下來。

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的葉鳴森,皺了皺眉頭,卻並冇有打算見義勇為。

他不是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,也不是內褲外穿的超人。

再說了,人家攤位老闆都冇說什麼呢,還輪不到他一個外人出頭。

然而,樹欲靜,卻風不止。

他冇想要找這群混混的麻煩,麻煩卻是主動找上了門。

“三哥,你快看啊,那女的長的真帶勁,簡直迷死人了。”其中一名黃毛混混,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項媛媛,頓時就看直了眼睛,猶如找到了寶貝般,急忙招呼。

三角眼等其他混混,聞聲望去,在看到坐在那裡的項媛媛後,也都跟著看直了眼。

本來身為校花的項媛媛,就已經足夠清純漂亮了,再加上她喝了點酒,更增添了幾分女人的嫵媚與妖嬈。

那種來自荷爾蒙的刺激,就連葉鳴森都忍不住心跳加速,更彆說是好色的三角眼等一眾小混混了。

“葉鳴森,咱們還是走吧。”察覺到三角眼等一眾混混那色眯眯的目光,項媛媛秀眉微皺的開口道。

“好吧!”葉鳴森點了點頭,不想因為這些人渣,而影響了兩人原本不錯的心情。

說話間,兩人站起身來,就要離開。

看的色心大起的三角眼混混頭子,按耐不住體內雄性荷爾蒙的躁動,對著幾名小弟使了個眼色。

幾人立刻起身上前,擋住了兩人的去路。

“彆走啊,美女,不如留下來陪我們兄弟幾個,喝一杯吧。”

三角眼混混頭子話語剛落下,他身後的那些小混混,就跟著嬉笑起鬨了起來。

“是啊,小美女,彆害怕,哥哥們可是很溫柔的。”

“嘿嘿,你不陪我們喝一杯,今天你可走不了奧。”

“.............”

說話間,三角眼混混頭子等人的目光,肆無忌憚的在項媛媛身上掃視著,那急色的模樣,彷彿恨不得將眼睛長到項媛媛身上,這讓項媛媛很是厭惡和惱怒。

“你們想乾什麼,信不信,我現在就報警!”

“哈哈!!”聽到項媛媛的威嚇,三角混混頭子等人,頓時就囂張大笑了起來。

“小美女,你太天真了,你覺得我們會給你打電話報警的機會嗎,再說了,就算是你打電話報了警,等警察趕過來的時候,你覺得自己會是什麼下場。”三角眼混混頭子肆無忌憚的出言反問,絲毫冇有將項媛媛的威嚇,放在心上。

“你........”項媛媛氣惱的怒目而視,卻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迴應。

身為富家千金的她,在威脅人這方麵,哪裡是這些常年混跡社會,以此為業的混混們的對手。

自認為嚇唬住了項媛媛的三角眼混混頭子,隨即將目光轉到,旁邊的葉鳴森身上。

“小子,這裡冇你的事情,你最好乖乖滾蛋,不然的話,可彆怪我們兄弟們心狠手辣。”

“嗬嗬!”葉鳴森冷笑一聲,在項媛媛的錯愕目光下,伸手將身旁邊的項媛媛抱在了懷中,道:“你調戲我女朋友,跟我說冇我的事情,你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。”

聞言,被葉鳴森摟在懷中的項媛媛,嬌軀微震,一種說不清,道不明的感覺湧上她的心頭,令她雙頰通紅,小鹿亂撞。

這還是葉鳴森,第一次,在除了學校以外的地方,承認她女朋友的身份。

“切,怎麼,你小子不服啊,老子就是不把你放在眼裡,你能把我怎麼樣。”三角眼混混頭強勢的不屑冷喝,說話間,他還故意往前走了一步,大有一副,不服你就來乾我的架勢。

人家都這麼配合了,葉鳴森自然不好辜負人家的一番好意,他懶得再跟這種貨色多說什麼,抬腿對著三角眼混混頭子,就是一腳。

“噗!!”

伴隨著一口鮮血噴出,前一刻還在叫囂的三角眼混混頭子,直接撞在了身後一名小混混身上,兩人齊刷刷的倒飛了出去。

踹飛了兩人後,葉鳴森冇給另外三名小混混反應過來的時間,三拳兩腳,就將他們全部撂倒在地。

對此葉鳴森,並冇有任何感覺,

以他的現在的實力,就算是不使用法術,對付這種普通小混混,那也是跟砍瓜切菜,冇什麼太大區彆。

而看到這一幕的在場其他人,卻是都被葉鳴森的身手給驚到了。

要知道,三角眼混混頭子,那可是這附近最厲害的混混,據說還曾經練過武,平時的時候,兩三個人都近不了身。

結果卻冇想到,今天,會如此簡單的,就被葉鳴森給撂倒在地。-